公大創意藝術畢業展 逾300份學生作品 以動畫回應社會議題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六月對不少大學生來說,一早「完Sem」,但數百名公開大學創意藝術學生正為畢業展準備如火如荼。公開大學創意藝術學系近日舉辦四學系聯合畢業展,展出逾300份學生畢業作品,涵蓋電影分析、動畫、攝影、裝置藝術、廣告及電影。6月23日至26日在公開大學銀禧校園1樓和4樓展出。

縱觀不少作品,可以見到學生有意回應社會議題。例如動畫《暗房夜空》三名主創石家俊、黃俊朗、黃梓瑩走訪10名同志,試圖以同志的個人故事映照社會時代變遷。「我哋係憤青嚟㗎!」黃梓瑩笑說。

關注同志議題 從受訪者身上看到自己

石家俊、黃俊朗、黃梓瑩的動畫作品《暗房夜空》,是一部取材自真人真事、關於同志身陷爭取權益與家庭關係糾纏的作品。黃梓瑩說,最初構思畢業作的大方向是關心社會議題:「我們考慮過籠屋,但是找訪問對象遇到困難。於是改為思考身邊的同學、朋友,性別認同是近年香港社會的焦點之一,而手法上,我們受一部羅馬尼亞紀錄動畫片《唐吉訶德闖魔山》(The Magic Mountain)啟發,將真實故事以不拘一格的停格、拼貼剪接呈現。」

+4
+3
+2

動畫製作的畢業展,通常是靠電腦展示動畫作品,桌上放有學生的名片和海報,方便來欣賞的動畫公司成員聯絡他們。(陳銘智攝)

《唐吉訶德闖魔山》的主角Adam Jacek Winkler,既是反共藝術家又是行動者,80年代曾協助阿富汗人民抵抗蘇聯入侵。而暗房夜空的同志主角也叫Adam。同學們說,同志的生活其實與同一時代下的他人無異,面對種種社會爭議,困難地行進。他們訪問故事的藍本:大專同志行動主席尹浩威,深入了解他多年來參與同志平權社運、他面對父親的無力感、不能出櫃的苦惱。

性別認同之外,他們也從尹浩威身上見到自己。「我們三人都喜歡聽歌,看電影,近年香港發生大大小小的社會運動,無不刺激我們的創作。畢業作將近完成時,知道Live House被政府打壓,為什麼香港連一個演奏場地也容不下?因為有許多過時的政策掣肘。正如同志平權運動,台灣之所以容許同婚,正正因為政府能與時並進。我們的作品從其中一點出發,試圖道出這個時代下,在制度內爭取改變的人的情緒。」黃俊朗說。

更衣室是靈感泉源

一年一度告別校園時,有始有終。這次畢業展名為「序」,原來是紀念「創意寫作與電影藝術」、「動畫及視覺特效」、「電影設計及攝影數碼藝術」、「創意廣告及媒體設計」4個課程首次聯合展出。除了「創意寫作與電影藝術」外,另外3個課程的學生都是首屆畢業。

動畫《Bloodxury》講述微觀細菌世界,主角伊巴和高俊為國家尋找糧食,到地球探險的故事。主創同學中,陳立信、李定宇和林健智曾協助製作北角皇都戲院動畫,展現戲院結構,為保育出一分力。去年暑假,他們便同步進行畢業作及皇都動畫,日以繼夜留在銀禧校園4樓的製作室。兩部作品的內容取向卻很不相同。為什麼會製作一套虛構故事?他們和組員李可彤、劉家灝如此道來:「我們構思一套動畫,往往會考慮:真人拍攝能否替代?動畫應該以想像為本,表現真人拍攝所不能表現的。」

《暗房夜空》被不少同學稱讚為超班之作。相對不少畢業作品以虛構故事呈現,3位同學訪問了故事藍本尹浩威3日,用動畫展現真人真事。(受訪者提供)

去年8月開始構思故事、設計場景、製作模組及同步2D、3D製作,耗時接近一年。他們參考美國動畫短片《Johnny Express》和《變型金剛》,想像馳騁,敢於嘗試不同事物:飛機爆炸的煙霧效果、細緻的變型過程等。由於公開大學沒有學生宿舍,為製作動畫,經常有10多個學生長期留在校園過夜。更衣室洗澡時是他們靈感泉源。李定宇說:「我們邊洗澡邊討論,洗澡不止消除疲勞,醒神有助將件事想得更加周到。」

「始終第一屆沒有師兄師姊的作品比較,變相包袱不大。我們只要努力做好,與同儕良性競爭。」陳立信補充,大學校園雖小,但老師、學生之間關係融洽。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