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霸.下】Red Bull當水飲 Top Sales慨嘆:底薪隨時唔夠交租

撰文:黃泳樺
出版:更新:

「我們叫街霸,這行一直沒落。」Ricky又笑着說。我們花上兩小時,站在街邊與2萬人擦身而過,訴說他入行15年的「街頭」苦事,期間下過一場大雨,被食環掃過一次檔。他還是一直笑着說話,分不清是樂觀還是苦笑,直到他這一句:「香港人真係勁,其他地方的人來到,都唔知跳咗幾次樓。」原來笑容是用抗衡現實。
「街霸」是電訊和網絡供應公司行內的俗稱,即街頭推銷員。

【街霸.上】專訪街頭推銷員:有壇就有人 紅雨、中暑都要企喺度

食環一小時掃檔一次    罰單公司設上限

Ricky是一個會說「易拉架真係好乞人憎」的街霸,所以他盡量在闊3、4米的街道上把自己和壇(檔口)縮得最小,但無論縮得多小,這條街道還是容不下他們,「我們其實幾自律,不會擺易拉架,同市政都有計傾,知道不要阻到行人路。大家都是搵食啫,互相尊重。」

吸引行人注意公司優惠的機會得一秒。為了在街上生存,有人奉公守法,守住「潛規則」訂下的地盤;有人以身犯險,務求開創一片天地,「博囉,有班新人好博,唔理咩位,只要人流多就開檔博到,睇市政的底線,博不到就自己硬食千五蚊。」食環署若檢控罰款$1,500,一般由公司付款,Ricky的公司每區和每月有一萬元罰款上限,過了上限就得員工自負,單是旺角區已有30、40個街霸,「睇你好唔好彩。」

Ricky說:「易拉架真係好乞人憎。」(蔡正邦攝)

電訊公司的推銷活動不涉及「擺賣」,未算違法。不過法例亦訂明,任何人陳列任何東西,對公眾地方造成阻礙、不便或危險,亦可被檢控。

今次,Ricky算「好彩」。幾個灰色衫「市政」走過,Ricky邊笑邊迅速收檔,「一講就到,即刻示範咗畀你睇。」那時我們開始訪談的半小時,在一場狂風大雨後。食環署職員指一指鐵柱,「呢個公家嘢。」Ricky點點頭,自動拆走鐵柱貼着的廣告牌,扔進食環署的垃圾車,「貼鐵柱、欄杆係政府公物,掛住同你講嘢,收唔切就充公。」語氣沒有一絲責備,因為今天算「好彩」--沒有罰單,「都係睇佢哋心情,最多就是見你有一張告票在手,不多罰你一張。」職員經過時,街霸只准手拿住所謂廣告牌。

街頭推廣的另一種宣傳方式是手執宣傳板。(鍾偉德攝)

跑數人生 一個月只放兩天假

Ricky似是看着我說話,但視線沒有一刻停留我身上,「又要睇客,又要睇市政。市政一掃,一開一收(檔口)就搞好耐。上個月,他們每個鐘掃一次,因為有個大台嚟拍(娛樂及時事節目講及易拉街阻街問題)一上完電視就慘啦。」他口中的「市政」,全名為市政總局,算是現在的食環署。Ricky當了街霸15年,叫慣了。

「由56k變512k,再變以MB計開始,那時的客人是衝過來,排住隊問你『可唔可以教上網』?現在市場飽和,他們的心態是兩回事。」寬頻上網的年代,一條光纖帶Ricky連接未來,速度快得驚人,風光時刻也如光纖。有街霸8年時間儲佣金百萬,當了個老闆,上過新聞,他揚一揚手,「呢啲碎料啦。」香港的寬頻滲透率在全球名列前茅,Ricky也長居業績榜首。Ricky在電訊行業最風光時入行,他說自己曾經的風光就是「可以去旅行放幾日假」。當了15年街霸,以前一張大單的佣金有$1,500,現在一半也沒有。

「以前幾個同事圍在地鐵站口問:『上網未?介紹返。』」後來的街霸是孤獨的,成為公司業績上的一堆數字。「返工12點至10點,係黃金時間,所以都約唔到人。公司講到好好,一個月有8日假,但如果你跑唔到數又放假,是追唔到數。」Ricky試過一個月只放兩天假,「今時不同往日,如果你跑不到數,根本達不到你維持生活的金額。一個月要跑40至60個客,但一日平均都未必做3個客。咬住份底薪,隨時連交租都頂唔住。」

「跑數」似乎是各打工仔均要面對的局面。單是旺角,便有30至40名街霸在跑數。(吳鍾坤攝)

日飲兩罐Red Bull 當飲水

吸引我走向「空壇」(檔口)是一罐Red Bull,心想這位街頭推銷員必定很勤力。「我一日飲兩罐,飲到好似水咁。唔飲唔得,飲左頂到一、兩個鐘都好。」Ricky笑着說,用力擠壓空罐。他一直左顧右盼,沒有老鷹銳利的眼神,但有狩獵的心態,「一個眼神就是一個機會。但現在的香港人好精,避免同你對望。不過Hard sell好令人反感,我不做。」Ricky又笑了笑,「我很喜歡劉德華那個的廣告。」Ricky展示發黃的服務獎,後來這個獎項取消了。

「由56k變512k,再變以MB(Megabyte)計開始,那時的客人是衝過來,排住隊,問你『可唔可以教上網』?」Ricky憶述。(黃泳樺攝)

同行如敵國?

今時今日的服務態度是不夠的。Ricky相信口碑這套,他寧願多花時間教中年客人上網、用手機,調教Router(路由器),甚至上門「教上網」,也不願意追趕一條街死纏客人,「舊人即使不同公司,多數都會互相幫忙。近幾年新加入的就是同行如敵國,佢地鬥志好強,不理他人生與死,做爛市,做到幾爛得幾爛,Chur客(死纏),Sell死哂其他公司(數落同行)。唔需要,公司有實力的話,根本不需要踩其他公司,等客人自己比較,我覺得做生意不需要Hard Sell,這樣冇意思。」

街霸的生存價值

街霸仍有市場?「我覺得我們是服務大眾的。」15年的跑數人生,Ricky眼神依然有一點光芒,「我們是幫了市民慳時間,旺角最多打工仔午餐時間趕來登記。」來旺角的,多是格價的市民。一條街,每間公司什麼價錢,一直走就知道。新屋村屋苑落成,住客習慣拿了門匙,順便在樓下的街霸登記家居上網。不少中年客人欲上網連接新世界,但子女大多忙碌,街霸就成為他們的導師。雖然Ricky一直說街霸這行快沒落,但其Top Sales名銜足證有其存在價值。

同行如敵國?網上亦流傳不同網絡供應商員工拍拖的圖片。Ricky笑說:「其實唔出奇。」
香港人真係勁,其他地方人來到,就不知跳咗幾次樓。在香港生活的人好大壓力,是社會逼成你這樣。

80磅裝備不准上小巴 惟有搬屋

五年前,Ricky為了方便工作,從深井搬到旺角租住100呎劏房,月租$7,000。「你搬得出來就代表你不會放棄做街霸?」快問快答的Ricky停下,只是點點頭。

「本來住深井,但街霸拎住手推車成80磅裝備,好多小巴都不會畀你上車。」他的眼睛依舊四處遊走,尋找一個機會,一份自由。「以前做街霸好似自己生意,自由。這幾年,被公司打壓佣金得很厲害,想轉行又轉唔到,年紀大(39歲),跳過出去發現這行比較自由。」Ricky做過運輸、地盤,才做街霸。15年街頭經驗夠他升上寫字樓坐,他不依,街上是一種鬥爭,辦公室又是另一種鬥爭,前者靠自己實力,多勞多得,後者?「人事鬥爭太恐怖啦。」Ricky搖手。

為公司賣命 怕人事鬥爭 寧做街霸 

「現在很多人網上登記,又有Call Centre,他們暗地裏有很多客人的資料,隨時cold call,已經少了一大截客源。公司製造內部競爭?佢地唔理,反正得益者都是公司,公司不會理你生與死,炒你就炒你,又會找到第二個。」訴說完一輪,Ricky又笑了。

「幫公司賣命,賣自己條命。在香港係咁架啦,做到個人灰哂。」他見過有些行家壓力大得整個檔口踢出馬路,「調整自己心態囉,心態戰勝一切嘛。心態一低就玩完。香港人真係勁,其他地方人來到,就不知跳咗幾次樓。在香港生活的人好大壓力,是社會逼成你這樣。」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