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失敗轉戰上海街賣性玩具12年 「係一份職業,有乜好怕醜」

撰文:梁雪怡
出版:更新:

油麻地有一處由廟街、上海街和街市街交織出的夜市,這一帶的檔口在黃昏後相繼亮起燈泡。當附近的商場徐徐關燈,拉上鐵閘,小販們才精神奕奕地迎接自己的黃金時間。這裏有人占卜星相,有人賣迷你電風扇、電話殼、「珠耳盛」等等,但最為人印象深刻的,想必是性玩具檔口--將一支支形狀、粗幼、顏色不同的假陽具拆開,放在檔口最顯眼之處吸引途人。

除了新年、刮颱風或紅雨黑雨,呂先生一年350多日都會擺檔,由下午三點半至晚上十二點半看著大街熙來攘往,「日頭瞓覺,夜晚返工,輕輕鬆鬆又放工!」他大笑時會擠出一雙彎彎的月牙眼。他說,來買玩具的人大多目標明確,要刺激、要情趣、要「真實感」,拿起獵物付錢就走人,乾淨俐落。自2005年在大街擺賣玩具,身後掛著一排一排性感絲襪,他自稱從來沒有半絲尷尬,就像婦科醫生看病一樣,賣衫賣鞋賣性玩具賣身都是一種職業,無分貴賤,「唔通男人做婦科醫生話『呀,我怕醜』,唏,都係一份職業,有乜好怕醜。諗通咗就得,你又係人我又係人,個個男人女人都打直生㗎啦,唔通打橫生。」

「廟街買嘢快、靚、正」

每次經過這裏也不禁暗忖,真的有人來這買性玩具嗎?現今世代,情趣用品網店應有盡有,也有不少樓上新式商店賣新潮的歐洲貨,有些震蛋看上去像鏈墜,既美觀又不會尷尬,還需要在大街大巷買如此私密的玩具嗎?記者苦求了數檔性玩具檔主,全都耍手擰頭,又或閉目養神當我透明。唯獨是呂生,先是瞇起眼睛笑著拒絕:「你去問啲尊貴人物啦,前面𠴱啲識睇相,唔好問我。」我見呂生欲拒還迎,於是打蛇隨棍上「賴死唔走」,呂生先是大笑三聲,再說只讓我問四條問題,我立即「𦧲飯應」!(無賴的記者當然不只問四條)

這一帶有七八檔口賣性玩具。呂生不怕人多搶生意,愈多人賣愈有特色吸引人來。(梁雪怡攝)
+2

問題一:何以選擇日曬雨淋,在上海街賣性玩具?

60歲的呂生喜以傳統廣東話的腔調說話,聲音洪壯、抑揚頓挫、起伏有致,他邊說邊用手比劃著:「人呢,適者生存,為口奔馳,生意失敗,幾十歲冇人請,咪焗住擺街邊囉!人呢,唔怕辛苦總有出路,捱咗十年,仔大女大,夠就得。好喇,下一個問題!」

「有需要就買囉,有咩好怕醜。」呂生說。(梁雪怡攝)

問題二:做什麼生意而失敗?

「之前喺香港做(針織)製衣批發,沙士前喺東莞有廠,有500幾個員工㗎。2003年有沙士,經濟好差,啲廠執哂。做製衣𠴱時,我啲貨成條廟街都有,廟街有個賣衫嘅朋友爛賭,爭我(貨)錢,就叫佢畀個檔口我囉,擺吓擺吓就擺到𠵱家。仲有咩問?」

來街邊買玩具的人都是「快、靚、正」,目標明確,買完即「閃」。(梁雪怡攝)

問題三:這一帶林林總總貨色都有,何以選擇性玩具?

「適者生存,成人用品古今中外都有需要,冇淡旺季同春夏秋冬之分,ok?清晰呀嘛?100年後,100年前都要,製衣要換季呀嘛!」他再仰天大笑三聲「哈!哈!哈!」,續說:「製衣又要冬天衫、夏天衫,今年輕緊身呀、窄身呀,咩顏色呀好煩。(記:性玩具都有潮流喎?)萬變不離其宗,都係差不多形狀,只係質地唔同,同轉一轉頻道(來貨源地)。就算08年(金融危機)都冇乜影響。(記:中途「出家」,你點識入貨、sell客?)人到中年唔使人教啦,自己都係人,諗吓就識!最後一個問題!」

在網絡世界什麼都有的年代,廟街一帶的性文化產業仍然捱得住。(梁雪怡攝)

問題四:上網買可以靜雞雞冇人知,樓上舖又可以慢慢揀,何以要來街邊買?

「百貨應百客啫,𠵱度買完即走,埋嚟問『邊樣最靚』,買完畀錢就走。淘寶要寄要時間。呢度有八、九檔,仲好啦,有競爭,係人都知廟街有呢啲賣。好似買鹹魚要去西環,買電器去鴨寮街咁,睇相、買古靈精怪嘢就去廟街,一諗起就去。(記:什麼人會買哪類情趣用品?)棒呢啲就多50幾歲嘅婦人買,人有需要嘛,要實在啲;震蛋可能力水差啲,後生就多買震蛋;彎嗰啲(即可以屈曲的假陽具,兩邊盡頭都有陰莖)就畀專業人士用嘅 。(記:即是同性戀?)唔好咁講,叫專業人士啦。好喇,夠喇!」

呂生自豪地說自己懂幫人「睇相」:「幫埋客睇相,擇埋日結婚,我有本通勝㗎嘛,你當我流㗎?」(梁雪怡攝)

問多一條......這些年來香港人對性的態度有轉變嗎?

「中國人傳統鍾意男上女下,𠵱家唔係啦,調轉啦,花式多咗,多咗情趣。(你怎知來買的情侶不是男上女下?)睇個牌頭就知,我識睇相,幫埋客睇相,擇埋日結婚,我有本通勝㗎嘛,你當我流㗎?(我的相如何?)眉清目秀,旺夫呀!最值錢就呢啲喇!好喇,完喇完喇,我收工喇!」

油麻地有一處由廟街、上海街和街市街交織出的夜市,除了賣性玩具,附近有人占卜星相,有人唱歌,好一個港式混雜社區。(梁雪怡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