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處「逗室」講心事 中學生:除咗讀書, 我哋就冇其他價值?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葵涌有個由中學生主理的共享空間,中學生會在那裏互訴心事,傾吐成長心聲有時更會聲淚俱下。明年便應考文憑試的女生說:「好多中學生都經歷緊呢啲心路歷程,特別在高中幾年,於備戰公開試的漩渦中無限輪迴,但誰又能理解我們這代中學生?」她們說學校和家庭要做好學生本份,師長多關心學業成績,卻沒有讓大家抒發壓力和感受的空間。記者問:「如果有機會與爸媽訴心聲、有機會講夢想,你會說什麼?」不如先聽聽他們說什麼。

攝影:陳嘉元、歐嘉樂

這班女生說起「逗室」便泛有暖意,覺得這裏感覺自在。(陳嘉元攝)

+22
+21
+20

葵涌一個由中學生主理、同校師兄姐協作的共享空間「逗室」故事:

上集:葵涌共享空間「逗室」 學生自修、講心事:「我哋想有人傾聽」

下集:中學生管理共享空間  開甜品班無人報? 師兄:學生須學承受失敗

鼠鼠 (右)

鼠鼠:「今天來這裏訪問,我也跟爸媽說是為中六生寫打氣卡。他們的回應是,『吓,咁你有冇時間溫書?』。學校和家庭的氣氛下,高中這幾年,我常覺得自己的價值只有讀書。好似讀書以外,我做其他事都沒有價值,我只需要溫書、考好個試。我們家很少會講『心情』,其實都不一定說今天心情或感受如何,講學業話題以外,其實講自己的喜好、講家裏的狗狗,我已覺得好Warm(溫暖)!」

Sarah(右)

Sarah:「我好想天馬行空發夢,這裏(逗室)讓我發夢。原來青年人不只讀書,還有無限可能性,可以體驗讀書以外更多。我好喜歡跳舞演戲,日後想成為舞台劇或微電影演員,但爸媽說這工作在香港很難發展,跟我說了將遇到的困難。我打消了念頭,我也喜歡中文的,日後想做老師,或者以後我可以負責學校的戲劇學會,再續夢想。」

園薺(中)

園薺:「社會很壓迫。今屆文憑試考畢,有人就在網上說2018年的考生要留意什麼什麼,要準備好了。看得多網上資訊令人覺得大家都奮戰一博,唔讀書就會變廢青,唔讀書就好不該。上一代深信讀書就有出頭天,所以寄望兒女用功讀書。他們或不懂與我們這一代溝通,例如爸爸多以學業角度關心我,一天回家就問:『你溫咗書未?』,其實不用特別了解或關心我的喜好,好想我們的關係像朋友,爸爸以我角度切入,問吓我今日開唔開心就足夠了。」

Emily

Emily:「好多人覺得講感受是無用,但我們亦有心入面的想法,成長階段都有很多感受想說。例如學業以外,我學完琴回家,爸媽可以問我:『今日學琴學咗啲咩呀?』,而非只問考級的事。其實一直好想做義工,有些中學生做義工取證書,是為符合OLE(其他學習經歷,新學制課程要求之一)。但做義工是真正關心別人,不需要有什麼學歷或成績。例如我之前探望精神康復者,聽他們說自己的故事,經歷別人的生命,覺得人與人之間有聯繫的,這些得著是不能言喻,不用證書的。」

Serena(中)

Serena:「我覺得自己有長處,有時也會欣賞自己。但當師友都不停講讀書讀書,我覺得好像壓住咗自己,要改變自己做好『學生』的角色,而忘記了自己真正是怎樣的。例如我喜歡車嘢、做小手作,好想別人也看到我的興趣。但穿起校服回到學校,沒有人在意那個筆袋是否我車縫的,同學只會問小測幾多分,老師會說文憑試的事,我於是就滿腦子都是考試,開始籌謀自己未來怎辦,哪科表現不理想要補習,忘了今晚其實我想回家車縫。」

紫林(左)

紫林:「我們只想不要什麼都燒到讀書嗰疊,好似除了讀書,我們便沒有其他價值。有些同學就算其他方面的表現得好,都不會被認同或留意。那次音樂會發現,原來一些平日學業成績不錯、為人開朗的同學,與我們一樣都有相同的不快樂。大家心中都有種苦悶不知怎說,有種無力感。」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