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賣豬仔記.一】印女逃離家暴 流落重慶大廈:中介要我跟男人睡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重慶大廈走廊很多男人來回,印度男子Sam(化名)在房門縫間看見有個女人在哭。起初Sam當作沒看見掉頭就走。又回來。他和那個在哭的女人用印度語開始對話,「這個中介經紀拿走我的護照,要求我和男人睡覺,一個陌生的地方,我又聽不懂中文……」Jareen告訴Sam。

插畫:W

動畫:潘敏逸

「起初他掉頭走,又回來」

Sam把Jareen的話翻譯為廣東話向中介經紀說:「她說她在印度付錢給你們買護照,是說好到曼谷或香港做銷售員,不是來和男人睡覺。」Jareen當時坐在房內,看Sam和中介經紀站在走廊一角談了很久,談完Sam告訴Jareen,中介經紀開了一個價錢,要他即場付錢,「我還可以有什麼怨言?他付了1.2萬或是1.5萬元,救我出來,我還可以有什麼怨言?」

一個女人賣1.5萬 一個世界賺逾2000億

那是Jareen和Sam第一次見面,大約是2002年的某一天,在這一天,Jareen其實被賣了兩次──從印度賣給香港的中介經紀、中介經紀賣給Sam,但她認定,Sam是她的救命恩人,第二場交易和第一場不一樣,所以她愛上Sam。

每場交易中,人的價碼都差不多,只值萬幾二萬港元。很多個Jareen加起來,可以是一盤賺之不盡的大茶飯,全世界人口販賣中單計性販賣,每年淨賺339億美金(約2640億港元),被賣掉的人至少140萬。生意最大、最好是亞洲,利潤每年112億美金(約870億港元),以此換算,亞洲利潤佔全球生意的三分一;若以販賣人數來換算,亞洲的人口販賣受害者佔全球四分之三,長期名列前茅。(Forced Labour and Human  Trafficking: Estimating the profits, 2005)

什麼樣的販賣生意都可以在亞洲找到,包括假結婚、兒童士兵、器官販賣、乞丐販賣,其中最好生意的當然是女人,〈全球人口販賣報告2014〉指,亞洲人口販賣受害者中有七成七是女人,男人僅兩成三。她們有些被賣作家傭,又或者被賣作性奴(佔兩成六),若以人頭計算,每個被性販賣的亞洲女人平均一年至少可賺取淨利潤1.5萬元美金(約11萬港元)。

港口的另一種商機:水路上的性販賣

賣女人連成的大茶飯生意,海洋佔一個重要位置,一片維港其實是販賣的中轉站,船將印度女人運來香港、日本女人運到南美、烏干達女人運到大陸。一個寫全球人口販賣的作者將香港的位置等同於荷蘭的鹿特丹,鹿特丹是歐洲最大的港口,而香港是亞洲最大的港口,每隻在港口出現的貨櫃貨船也可以是商機:並不是每隻貨船都會被檢查,人口可以當成貨物偷運上船從水路賣到歐美,又從歐美賣回亞洲。

捕漁的漁船也不經常被檢查,〈全球人口販賣報告2015〉之中,特別提到漁業的重要性:東南亞漁民開往斐濟和其他太平洋島嶼時,人口交易跟著這些漁船在香港中轉,於是「援交」孩子和性販賣女人的來源一直從港口水路輸入。

這一整個性販賣的荒謬世界,都是在九龍公園遇上Jareen後我才開始認識的。起初聽Jareen說她的故事,我也不相信,我把她的故事告訴身邊一些朋友,每一個人也懷疑她話裡的真假。可是很多有紀錄的性販賣個案和她所述說的情況差不多,分別只是她比別人早逃脫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