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賣豬仔記.二】砸傷不忠丈夫 來港卻當小三:相信上天自有安排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Jareen開始點煙,「不是我選擇了香港,來到這裏是我的幸運。」在印度,她並不抽煙,直至發現老公有第三者、抓狂地砸穿他的頭,然後不說一話找中介購買假護照離開印度之前,才抽了第一根煙。但她沒有想過,在香港遇上Sam後,她成了別人的第三者,並且每個晚上一直抽煙。

插畫:W

動畫:潘敏逸

跟她第二次見面時,我也曾探問過她,四十幾歲一個女人孤獨睡在公園,就不曾渴望性的歡愉嗎?Jareen很習慣別人的不信任,「我能閱讀別人,此刻你在想的我也知道,很多朋友聽過我的故事也覺得太戲劇性而不相信。我只能當他們是羨慕我有個男人每天在等我。」她在香港睡過的男人十多年來只有Sam,那天Sam從重慶大慶帶她回家,他們租了一間二百呎小房間有床有廚房,Jareen每天煮好飯等Sam回家,他們稱彼此為「親愛的」,有時做愛,即使這個買她回去的男人已經結了婚。「我並不只是等待和他做愛。」她突然這樣說,然後哭起來,「遇見他以後,我不能愛上別的男人了。」

Jareen聽從Sam的一切想法,Sam叫她相信上天自有安排,她就相信,否則她無法接受自己成為別人的第三者,本來她平生最恨的就是第三者。Jareen一直不肯提及為什麼會離開印度,初時簡單說是「關係破碎了」,「我生命中有一部分在腦中只是一片空白,別人提起我只說是忘了,不願意發生的事我不想記著,如果我的人生去掉這一部分還是很好。」結果記憶依然存在,她哭著哭著說話:「我結過婚,我的丈夫……我真的不想提起,現在提到還是很痛苦。」她沒有停下來,繼續說,「我是差不多瘋掉,有一天回到家我看見一個脫光的女人和我丈夫睡在我的床,我一句話也沒有說,把全間屋的東西都拿起來摔破,連別人的頭也砸破,我老公、我老公的媽媽,我的頭好像也被人砸穿……我應該是瘋了。」再問她是誰砸她的頭?為什麼老公媽媽也受罪?她低頭一句話也不說,沉默了很久,說她之後去酒吧喝酒,抽了第一根煙後有個女人說可以幫她辦護照離開印度,到曼谷或香港賣化妝品賺錢,於是她付了些錢,上飛機時以為生命會有新開始。

 

結果遭遇的新生命卻是一宗性販賣。

旺角別墅服務20個男人

沒有確切的數字可以知道到底香港有多少人曾被性販賣。一個律師曾經找了各大報章、非牟利機構才翻查到90年代尾的十年間,香港曾經有16宗性販賣個案,受害者有39個女人。更多的應該是找不到的個案。(Trafficking of Women into Hong Kong for the Purpose of Prostitution:  Preliminary Research Findings,  Robyn Emerton,  2001)

1999年有一宗這樣的個案:女人叫茱莉亞,她來自菲律賓,經紀找了一個假老公和茱莉亞簽了一份假結婚文件後,假老公和她飛來香港,起初他們一起住在美孚新邨,然後假老公告訴她,她的工作地點不在他們家,而在旺角一棟別墅,她的職責是每日提供性服務給20個男人,直至她拿到身份證。茱莉亞被警告,若交易詳情被洩露,她在菲律賓的家人會有危險。後來茱莉亞還是選擇逃走報警,事件放上法庭公開後,5個販子被判罪,茱莉亞的誠信也在庭上公開被法官質疑:「我沒有一分鐘相信過茱莉亞並不願意從事性工作。」

保安局回覆,2015年4月至2016年2月期間,發現在超過7000人次的性工作者、非法勞工及非法入境者中,有16人和人口販賣有關,其中8人被檢控並被判入獄,4人被判監16個月至30個月。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