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頭下的世界】香港有櫻花? 化驗師用紅外線捕捉看不見的光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鄭美琪(Maggie)用來看世界的鏡頭有兩支,一支是顯微鏡,另一支相機鏡頭。

細胞本來是沒有顏色的,必須要染色才看得見,那是Maggie作為細胞化驗師每天做的事。這個世界也有看不見的光線,她用紅外線攝影,把肉眼看不到的光過濾、收集、轉化。她看的香港有點不一樣。

童年拆相機 了解光圈快門?

上回提到,Maggie對好奇這個世界運作,當了細胞化驗師。而關於攝影,中學三年級,Maggie才第一次接觸相機,那是哥哥的菲林相機。「問題少女」很有衝動拆開相機,了解小黑盒內的零件轉多少個圈,幾塊玻璃怎樣收集光線,她笑說:「那時我影相,連鏡頭蓋都忘了開。」那個不懂攝影,只想解構相機的女孩,數十年後,在近3,000人的攝影比賽中,得到評審大獎。

哥哥始終沒有讓她拆開相機,她從是書本得知一張相片如何誕生的,「真的很神奇,知道光圈,快門是什麼,為什麼影到一張相。」長大後,Maggie買了一部相機,紀錄旅行的一切,沖灑出來卻不是那一回事,「回來後,發現呢張不知影什麼,那張又不知影了什麼。」她以為懂得相機運作,了解光影變化,就學會拍照,「那時覺得光圈、快門、速度等等好簡單。」

「會整天留意身邊的事」,圖為Maggie在大阪商場拍攝花盆的花,不是花田。(受訪者提供)

攝影老師啟發 學拍有靈魂照片 

Maggie以為拍不好只因自己略懂懂皮毛,於是去上攝影班,想要掌握各種技術。同班的同學詫異地問她:「你來做什麼?」那是動感攝影班,同學那副驚訝表情仿佛告訴她「這種專題,是高級的攝影班,為什麼你要來?」正如以前,想了解生物,這個理科女生會看血液學的書、會解剖白老鼠。但為何這次學懂理論後,依舊照不出好照片?

「原來攝影不是那麼簡單,要把你的感覺都拍出來,才算一張有靈魂的照片,才最吸引人,那是老師們教懂我的。」這個說法對Maggie衝擊很大,那是顯微鏡下學不到的境界。大概只得人類情感是沒有標準的教科書,必需靠人不斷試,學傳情達意,「例如你影一個小朋友吃東西,不過是紀錄,但當你影到他陶醉一刻,眼睛在笑,表達到他那種滿足感。現在手機、相機那麼先進,光圈和快門隨便按一下就可以,但其實沒意義,如果你要求的不是一張紀錄照片。」

【圖輯】香港有櫻花、雪景?細胞化驗師捕捉看不見的光

Maggie隨身攜帶相機和濾鏡。(黃泳樺攝)

看不見的光線 不一樣的香港

細胞化驗師如人體偵探,一滴血看身體變化,於是Maggie常說世界很神奇,奇妙的不只是顯微鏡下的變化,還有香港,「香港的攝影題材,是取之不盡的。這個細小的城市,變化可以很大,你有沒有想過香港都有櫻花盛開?冰天雪地?有朋友說影香港,影幾十年都不會厭。」她拿出香港的雪景圖,那是每天都會經過的大埔,用了紅外線拍攝。「你影得耐,見到綠色,你已經想像到紅外線之下的顏色。」她看到世界與我們不一樣,樹葉有很多種顏色,綠、黃、白,粉紅,正如細胞可染成多種顏色一樣。
 

「我現在出街成日望天,今天的藍天可以變為什麼顏色呢?香港真是好多變化。」Maggie笑說。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