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坊恩物】當男生親手製布M巾作禮物 女生還介意什麼?

撰文:黃泳樺 梁雪怡
出版:更新:

編按:
莊子說:「以道觀之,物無貴賤」。
街坊小事物並不光鮮,不過它們用處多多,價格相宜,是街坊寶物。它們無處不在,在生活中成為日常風景。不如停下腳步,一起觀察社區的小事物。

80後的甘嘉敏(Carmen)是環保教育工作者,早前開設「全男班,自製M巾」活動,引起一時迴響。製作的不是即用即棄衛生巾,而是洗滌後可以循環再用的M巾。現時香港人對環保M巾仍有不少疑問:如何清洗?外出時要更換怎麼辦?已使用的M巾會有異味嗎?其實這些問題都很容易解答,人們對月經的看法才是最大難題。

用環保衛生巾是為了有更好的身體

Carmen一如大部分女生,長期受經痛困擾。現代人對付經痛,大概只有一個方法:吃止痛藥,痛楚過去了,身體便回復「正常」。

是幸還是不幸?Carmen試過多種經痛秘方,月經來臨時還是疼痛不止,才迫使她正視月經、衛生巾與女性的開係。偶爾翻查資料,她發現即棄M巾有不少化學物品影響身體:「即棄M巾的防水層有漂白劑、螢光劑,加上膠層又焗又熱,私密處較敏感,易滋生細菌,而陰道只有黏膜,化學物品易被直接吸收,影響身體。」用了半年,她感覺環保衛生巾更舒適,經痛情況亦有改善。

然而,香港人對環保衛生巾還是很抗拒。所以與月經有關的東西,只能偷偷摸摸地處理。「之前在台灣買的環保衛生巾款式太像即棄M巾。我家中支持環保、觀念較開明沒有所謂,但晾出去還是會令鄰居側目。」Carmen無奈說道。加上香港天氣潮濕,坊間賣的款式較厚,有時要一整星期才能晾乾。她便自行用一塊正方形有機棉布加上魔術貼,刻意設計成與即棄M巾不同的款式,淺粉紅併藍白間條小布,易乾又好看,看起來倒像小毛巾或環保袋。

Carmen說一塊布製衛生巾可使用約五年,既環保又節省金錢。(受訪者提供)

全男班M巾工作坊   消除誤解

Carmen在市集擺檔時,發現部分女生即使有意轉用環保衛生巾,卻怕另一半介意。「她們會叫男生先走開,才慢慢研究,或者拋下一句『想買,但怕老公介意』便離開。」於是她忽發奇想,舉辦全男班的環保衛生巾工作坊,以消除男生對經期的誤解,沒想到男生反應熱烈,第一場爆滿,還要加開場數。

「原來男生都很接受,他們都想另一半身體更好。」有男生不忍看見女伴經期時的折磨,希望環保衛生巾會減低一點痛苦;有的認為手作天然的衛生巾是份有意思的禮物;更多因對衛生巾知識貧乏,又難以跟朋友討論,便來上堂了解。「他們說有時要跑出去幫太太買M巾,卻不知日用和夜用分別。」Carmen說有些男生還是有點尷尬,會跟朋友一起來「壯膽」,多次確認是全男班才放心上堂。

香港共有5個環保衛生巾品牌,多於網上售賣或店鋪寄賣。圖為Carmen設計的其中一款環保衛生巾。(受訪者提供)

月經被污名 女性不准進入廟宇

衛生巾只是一種女生的貼身用物,如同內褲和bra (胸圍),為何需要避忌?
Carmen

每當中年婦女來到Carmen的檔攤,多是乾笑數聲便離開。她猜:「也許是尷尬,以笑遮醜。」試過有90後女生苦求媽媽近一小時,只為為買一條環保衛生巾。「女生解釋環保M巾如何易洗、環保、對身體好,但她們就從觀念上不認同。」

買M巾何以會尷尬?當我們以「大姨媽」或「我那個來了」來表示「我月經到」,有沒有思考背後的原因?

其實月經長期承載社會對女性的污名與恐懼。從生理期女性不准接近廟宇、漁船、工地傳統禁忌,到女性不被鼓勵公開拎著衛生棉在街上走,大家對月經態度閃閃躲躲,甚至連「月經」二個字都難以啟齒。各種對於月經的污名,是每個女性在少女時期的重大打擊,也間接導致她們無法真正面對自己的身體。

記者常常在上班和朋友聚會分享月事的一點一滴,多次引來的回應是:「咁你都拎出黎講?」、「你咁樣男同事會不知所措」。近年轉用環保M巾,遇到的難題不是外出時怎樣更換,而是與家人的相處。

有次母親指著放在洗手間中、浸著梳打粉加水的M巾,皺起眉頭低聲問:「那桶是甚麼來的?」我直接答:「布M巾啊,可循環用,環保一點。」她大惑不解道:「以前家境不好要用布,現在你們甚麼都有了,方便的不用,反而倒退講環保。」

衛生巾需要500年才能分解

洗M巾要準備小型膠桶,把用過的衞生巾放入,加入室溫水和一至兩茶匙梳打粉,浸一至兩小時,浸一會兒血跡已經消失,倒掉原來的水,再用皂清洗。(Wikimedia Commons)

沒錯,即棄M巾真的很方便,為受經痛折磨女生省了不少洗滌功夫。但屈指一算,若經期流量正常,以一天使用4條即棄衛生巾作基數,女生每次經期需使用約28條月事用品,1年便需使用336條。一般來說,女生經期約30年,即一生棄置近一萬條即棄衛生巾於堆填區。即棄衛生巾由棉花製成,而棉花需使用大量的農藥,棉花發芽時期用的除蟲劑,和採集期用的噴落葉劑。不但生產期間對土地及河流造成污染,衛生巾棄在堆填區,膠膜需要500年才能分解。

如果環保未能說服家人,那就直接說,這塊恰似阿婆年代產物的一塊布M巾可以循環用上幾年,省掉不少錢呢。一塊環保衛生巾可以用上好幾年,但幾十元一包即棄M巾,最多只能「頂到」兩次月事。

經血異味從即棄衛生巾化學品而來

過去人們因為不了解經血從何而來,總認為流血是不祥和污穢的事。這些想法一方面展現對於女性的貶抑,一方面也限制了女性的行動與發展。

經血其實是子宮內膜脫落的細胞,是體內乾淨的血液,並非不潔的排泄物。月經除了扮演生育的角色之外,平時更是身體健康的指標,從其周期與顏色,可以助女性了解身體狀態。

近年如Carmen般,自製環保M巾和鼓勵男女了解月經的女生愈來愈多。她指,除了家人反對,很久多年輕女生擔心已使用過的環保M巾放在袋中有異味,原來這也是一大誤會,她說:「其實異味是因化學品與經血混合產生的,使用棉布衛生巾反可杜絕異味。」女生又會怕放在袋中,雜物會壓到環保衛生巾,弄髒手袋,感覺噁心,這也是另一迷思:「其實環保衛生巾就像吸了汗的體育衫,怎扭也扭不出汗水。既然直接把體育衫放進膠袋中也不怕,環保衛生巾只要捲好就可以。」

一直以來,女性有著大地和土壤的象徵意義,富有豐富的孕育能力及養分。正因月事,女性才擁有孕育能力。是污穢還是美麗,環保還是倒退,只在乎人的思考方式。

 

Carmen 正在收集有關M巾的故事、紀錄和相片,作為香港的M巾研究史。有興趣提供資料或協助,詳情按此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