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魷實錄】返工一打十 Top Sales照被彈未達標:後悔沒勇氣走

撰文:盧君朗
出版:更新:

「他問我怎樣看自己的表現,我就知道他要我說什麼,我就順着他說:『我Under achieve囉。』」阿石笑着說。
直到訪談前一天,阿石仍是某上市化驗器材銷售公司的職員,每天落區行街、跑數。那天他如常回公司,阿頭忽然通知他開會。甫踏進會議室,他便意識到自己即將被辭退,事關他在這公司工作的五個月裏,已見證七位同事的離去。問及他有否為前路而擔憂,他竟開朗地笑說:「反而有種解脫的感覺,好輕鬆!」

阿石工作了三個月,就開始感受到留在這間公司沒有前途,但沒有及早辭職。(盧君朗攝)

學無所用 Sell客只需講錢錢錢錢

阿石喜歡科學,理科出身的他,當初選擇在化驗器材公司工作,便是希望賺錢之餘,也能用上自己的科學知識。頭一個月上班,他每天留在公司上課,認識公司產品和各種銷售技巧。這個月,他覺得自己或許真的能運用自己的學問於這份工作上,並慢慢對這工作產生了憧憬。

然而,這些幻想很快便破滅。第二個月,他開始須要獨自到化驗所,跟他們的職員和經理推銷公司產品。推銷的過程中,他很快便發現,頭一個月所學到,諸如對產品的瞭解和相關科學認識根本毫無用武之地:「他們大部分會說,其實有冇用,我用過就知,最重要是幾錢。」到頭來,客戶買帳並非基於他對產品優點的認知,歸根究底還是看錢的份上。雙方定一個價錢,他就會買。

工作過程充滿爾虞我詐,也讓他對自己的工作失望透頂:「我知道這行需要語言藝術,我接受,但欺騙是遠超於語言藝術的程度,我不想騙人。我的所屬團隊經常介乎於『到數』與『不到數』之間。這時,上司會開始遊說,叫我跟客戶說下個月冇貨,要他今個月多買一點,先把錢拿到手。」

縱然他的薪水比其他同期畢業的朋友高出不少,起初他很高興,但很快他便知道金錢始終無法彌補他的失落。每當逼不得已要欺騙客戶的時候,他便自覺過去所學的一切都是白費氣力。「我甚至覺得不一定要是我才做到這些工作,產品知識是他們教的,selling skills也是,根本沒有一樣東西屬於我。」

一次阿石與同組同事吃飯,大家竟不約而同拿出手機上Jobsdb。(盧君朗攝)

工作Overload? 腦細:係你時間管理差

剛工作第三個月,他便考慮不如辭職。而讓他留下來的理由,就只有同事和金錢。「所有同事都想走,不過一人離開,其他人就要跑埋條數,就會想不如頂多兩個月。而且有金錢上的考量,覺得多收一個月薪水就多一個月。」

一個團隊,若只有一人想離開,可能是個人能力問題,也可能是他不適合這份工作。但當所有人都有另覓去處的念頭,或許就代表公司架構存在問題。

「去年,我的團隊由另一個經理管理,取得年度最高業績。今年重組架構,換了新經理,我們底層員工還要同時聽命三四個不同級別的經理,再加上大老闆,工作量變得十分大。我負責銷售,卻要做市場分析。開會前兩天才收到經理通知,要我準備理應用三個月完成的30頁報告。向上司抱怨工作多,他只會說:這是你時間管理不善。」

公司架構混亂、上司指示不清、員工身兼多職⋯⋯種種管理上的不善,自然引發員工不滿和辭職潮。短短五個月裏,他便見證七位同事的離開。阿石亦從新人,變成Senior。「有一次,我跟幾位同事吃飯,大家各自玩電話。直到所有人放下手機的一剎那,才發現大家都不約而同地看JobsDB。」他一邊苦笑,一邊說出這荒謬的情景。

阿石直至現在都仍然在摸索一條適合自己的路。(盧君朗擇)

被炒魷魚又如何?

那天,他放完假回公司,經理要他去開會。入到房,三個經理叫他評價自己的表現。「我很直接的說出他們心中想法,我Under Achieve囉。他們表示同意,說了幾句便叫我今日離去。」他無奈地笑說。只因他為了其他留下來的同事,一直未有放鬆工作。直至上一個月,他還是團隊中業績最好的員工。作為Sales,他自問做足本分。跑足數、業績增長穩定,但換來的居然是一句Under Achieve。

他自問至今,唯一做錯的一步,就是未有早早辭退:「我早知道留低冇將來,但我沒有勇氣即時辭職。這是我後悔的,選擇幫同事撐住,選擇繼續收錢做住。」

其實之前他還有另一份實驗室研究助理的工作機會,但他沒有接受。「既然自己還年輕,我決定先徹底地體驗一下自己是否適合做Sales,之後再離開也不遲。」現在,他自問自己身為Sales,不算失敗。未來的計劃裏,他希望在興趣和賺錢之間取得平衡,也不抗拒繼續做這一行:「我仍然覺得自己適合做Sales,但未來會專注點找保育、幫助動物的工作。若仍然找不到研究員、研究助理,要留在這一行,也應該會找與動物慈善相關的Sales。」

對阿石而言,被炒原來不是挫折,也不是令人羞愧的事:「其實這像一個啟示,令我更清楚自己應找什麼類型的工作。」這位剛被炒的人,如是說。

被辭退後,阿石最大的感覺是解脫與放鬆。(盧君朗攝)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