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魷實錄】現實和夢想之間尋找平衡 喺香港追夢肯捱都未必得?

撰文:盧君朗
出版:更新:

阿石不久前才被化驗器材銷售公司辭退,可是他沒有感到很挫敗,反而覺得是種解脫。失業以後,他有更多時間重新思考自己的理想工作。
從小阿石便喜愛動物,還數次應徵生態研究員,可惜都無功而回。每次在求職網上搜尋,得出的結果不是寥寥數個,就是一片空白的。他深知能進這一行的機會不大,他只能一直等待時機:「直到現在,我也在等機會,等待那個適合自己的空缺出現。」而這段期間,他只能在「理想」和「現實」的天秤上不斷遊走探索,尋找能讓自己生存的平衡點。

阿石仍在等待適合自己的生態研究職位(盧君朗攝)

獸醫無門  生態研究無職缺:「起碼我憧憬過」

訪問期間,碰巧遇到街坊在「遛龜」,阿石瞥了一眼,便說出那是盾臂亀,還說牠仍未成年,長大後甚至連石屎都挖得爛。阿石從小喜歡動物,初中的時候,他便經常上網看各種有關爬蟲和稀有動物的資訊,旁人眼中他就是活脫脫一個「動物宅」。

基於自己對動物的濃厚興趣,升高中時他毫不猶疑地選了理科。從那時起,他便萌生將興趣與職業掛鈎的念頭,並開始籌劃自己的職業生涯:「當時想做能夠幫助動物的工作,最直接的是獸醫,但香港未有課程,又冇錢去外國讀,到城大獸醫課程推出,我已經快畢業了。於是開始考慮生物研究,尤其想做生態學研究。然而,半年間,我在求職網搜尋數十次,都未有空缺。即使相近的研究工作有空缺,可能因為我以前沒有這方面工作、義工的經驗,比較難與別人競爭,先前應徵的結果也是石沉大海。其實一早知道,能投身這兩個職業的機會十分渺茫,但起碼我曾經憧憬過。」

在香港除了大學,會從事生態研究的,可能只有一兩個政府部門,以及寥寥幾個組織。職位空缺難求,亦要與相同科系的人材競爭。可是阿石卻說:「直到現在,我也在等機會,等待那個適合自己的空缺出現。」做銷售期間,他仍不時發求職信,尋找與自己興趣相關的工作,希望儘快累積經驗。

阿石細心觀察草堆中活動的昆蟲(盧君朗攝)

動物訓練員待遇條件刻薄  頭一年不準放年假

他未到現在的公司前,阿石曾應徵過海洋公園的動物訓練員工作。那時他面試和心理評估登表現都十分良好。可是在最後階段,跟他商討月薪、工時及福利時,面試官的回應卻讓他哭笑不得:「你剛剛大學畢業,薪水就一萬三千元吧。我們一星期工作五天半。但我們沒有半日工作,所以你預兩星期放三日假。新人一年七日年假,但頭一年不能放。如果你有旅行計劃,可能要推遲一點。另外若有動物生病,有機會要半夜趕回來開工。」

阿石曾應徵海洋公園動物訓練員 卻深深體會愈需要熱誠的工作 通常福利待遇也愈差(盧君朗攝)

阿石一邊模仿着面試官的語氣,一邊失笑起來:「好沮喪,這月入,應付生活都有點勉強,加上這樣的條件等於將大部份時間奉獻給工作,生活不應該是這樣的。」他無奈地笑說。其實,他早已有一定心理準備,但現實在香港,你光是捱得,也未必能成功。

在職途上,阿石不算成功,入錯公司,被解僱,但兜兜轉轉的過程,反而令他可以慢慢篩走不合心水的工作。在未來,阿石自言或許會再次經歷這種繞路的過程,但是不斷發求職信,不斷跌跌撞撞,不斷再尋找機遇,這就是他現在唯一能走的路。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