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後辭程式設計師做大底相機攝影:康文署只受數碼攝影師擺檔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Thomas當過婚禮攝影的跟班,一天下來拍過幾百千張,他質疑又有多少張會再被常常翻看,這數碼世代相片的價值為何。

這後生仔讀多媒體與數碼娛樂科畢業,卻厭棄電腦科技,做一名「大底相機攝影師」,頭要鑽進一台笨重的相機玻璃鏡看,手動卡嚓一聲,影像就印在菲林或即影即有相紙裏。文青閒來把玩,他卻當成一門維生生意。然而,康文署只讓數碼攝影師於海傍擺檔,不讓他在海傍擺檔,出路難求,他寧願炒幾份散工養活一部大底相機。當初放棄一份吃香的程式設計師的職業,為了什麼?

攝影:吳鍾坤

中午才在尖沙咀相機店當兼職售貨員,下午便趕到觀塘工廈的咖啡店做店員,客人少的時候他坐下做訪問,預告傍晚還要赴上水一間社區中心,與社工商談攝影興趣班的合作機會。記者問何必如此四處奔波上班,他氣定神閒說早已習慣,這種炒散生活是他選擇的。

設計出程式取代人手 公司即炒員工

Thomas六年多前從大專畢業,同學們多投身製作公司、影樓和傳媒等行業,他則加入程式設計公司。同學羨慕又讚好,以為前景好好,Thomas卻說像一場噩夢。

他在沒陽光照進、只有四面牆的小小公司工作,每天不見天日,只管寫好客戶要求的程式。學生時代熟讀數碼媒體,以為學懂科技可以讓世界變得更好。事實是一些公司採用了他設計的程式,馬上辭退了一些員工。Thomas無奈地說:「原來我設計的程式會令人失業。科技究竟可否取代人手?」

辭去程式設計師一職後,Thomas說生活比以前更拮据,但又覺得這世代到哪裡打工待遇也許差別不大。

+6
+5
+4

雙眼朝九晚九只在熒幕的程式碼裏轉,有段時間他厭惡科技,恐懼電腦,連最愛的打機也不願再打,手機亦不願多碰,回到家只想好好看看現實世界長什麼樣。他為生活找平衡,漸漸迷上手工技藝。起初造手作皮革品,覺得是「心機嘢」,製作者的心神和時間無法取締;不久認識全手動拍攝的大底相機,對此愛不釋手。

數碼泛濫 珍視傳統技藝

他說大底相機如今是一門冷門的傳統技藝,原理與一百年多前的相機一樣,比起現今的數碼相機,更講求攝影師測光、看清楚對焦點,要留意眼前景物,再看相機內的玻璃鏡,才拉按快門線。當年在中國和西方流行,慈禧太后拍下多輯「寫真」,就是用類似技術和機械。Thomas那台大底相機產自上世紀70年代,也算是「古董嘢」,要放入即影即有相紙才能製造影像,而且是已停產的一款相紙,「影一張少一張,好珍貴。」

幾年前花一萬元買來古舊的大底相機,Thomas希望能變為搵食工具。

於是,他辭去程式設計一職,全職鑽研攝影,花數萬元買來2,000張廠商僅餘的即影即有相紙,決定開展一盤獨市的攝影生意,全港全行或只得他一人。他說數碼攝影和沖印已「做爛市」,令相片失去本真。

有次他把自己那台大底相機搬到老師的婚宴現場,為賓客拍即影即有,發覺也許只有即影即有相機才能「留住浪漫」。「相片拍完,大家不會一哄而散,因為攝影師會遞上那張即影即有照片,被攝者像拆禮物般拆開相紙表層,看到影像慢慢浮現。過程是種等待,即使最後見到拍得不好,大家也指着哈哈大笑。也許如今重新操作即影即有(相機),重視的不是影像,而是體驗一場『攝影』,讓現代人回到傳統技術年代,理解攝影是怎麼一回事。」Thomas說。

Thomas不喜歡數碼相機,這幾年影相也多用菲林相機,拍完一卷便去沖曬,他喜歡看着實體相片的感覺。

Thomas在工廈一間古董傢俱店兼職,老闆娘為他劃個位置,陳列這台大底相機和示範即影即有攝影,讓他招生意。

康文署只讓數碼攝影師駐場海傍

他滿懷抱負計劃到尖沙咀海傍擺檔,並放置小展板介紹即影即有攝影的歷史和技術;但康文署卻只讓數碼攝影師駐場。「考核牌照時,要帶數碼相機和打印機、即場打印兩張8R相示範等等,我這台即影即有機當然不過關。但為何海傍只能容納一式一樣的數碼相?卻不能有更多元化服務?」

眼見旺角行人專用區的「即影即有」相檔不時大排長龍,Thomas於是落場觀察,發現當中的「即影即有」只不過是「即影即場打印數碼相片」,來影相的人客不時要求「影得瘦啲」或後期加重濾鏡調色效果,「我就知道街頭並不是我擺檔的理想地方,影相是開心熱鬧的,但街道太擠擁,人來人往,誰會靜下來、有心了解即影即有和攝影?」

他每次拍攝除了要抬出那台笨重大底相機,還要搬來大型三腳架、幾個相紙匣和鏡頭等配件,再於現場用十數分鐘裝好所有配件,這亦只有室外的手作市集才適合他擺檔。Thomas去年幾次擺檔,反應不俗,一百多元影張相,依然不少人真金白銀光顧,拍攝後又會好奇這古老相機技術。可惜這類如海角地攤或西九自由約的市集每年僅數場,而且每次申請的手作檔主眾多,最近十月這次他就抽籤落空。

Thomas說香港生活節奏太快,人們似乎一兩分鐘也等不到,但在手作市集感覺較休閒,入場的人會願意停下來看看每檔搞什麼,也不介意為影一張即影即有的相片等十數分鐘;Thomas會趁機向他們介紹即影即有攝影的文化。

不是業餘愛好者 寧炒散幫補

但大底相機原本亦非用於大量產製相片,記者說他這即影即有生意怎也不會發達,Thomas坦承,這一年多來亦生意冷清,除了有旗袍店請他為試穿試拍的客人留影、古董店為他劃個位置,陳列相機和示範,幾乎再沒其它門路。他想開班教即影即有攝影,接洽學校和社區中心找合作機會,第一次試堂後,通常就沒有下文。

這時代做回傳統攝影註定搵食艱難,他為了維持這冷門生意,甘願炒散工作幫補,幾份兼職湊數,有時僅月入數千元。親友當他是相機業餘愛好者,經常苦勸「快啲搵返份正職做」,Thomas卻覺得這年頭找正職亦未必發達,他亦不求發達。

當年任職程式設計師,上班四年月薪由8,000升至14,000,老闆跟他說「畀機會你學嘢」,結果他一人身兼見客銷售、辦公室接待、文書助理、外勤派送。代公司收支票和數務時,他發覺這小小公司連年賺個盆滿砵滿,老闆依然不加聘人手。Thomas說:「這一代人多努力打拼,終究也逃不過老闆剝削。可能我幾年後會死死氣做回『正職』,但現在27歲,趁還有點時間就四處試試,可能會找到與攝影有關的機遇。」

下集故事:大底相機攝影師Thomas努力經營即影即有攝影生意,還有個同樣喜歡文藝的女友,想以西洋書法維生,在Thomas拍攝即影即有相片上,幫客人提字。這對被朋友稱的「文青情侶」如何拍住上做文藝生意?請看:90後女生告別名牌 望入行西洋書法維生 真係搵到食?

延伸閱讀:其實,「文青」係咪有樣睇?研究文青的學者點講:【何謂真.文青?】文青學者研究香港文藝青年:憂生計、朝不保夕

全職研究攝影後,Thomas鑽研即影即有相機的歷史、演變和技術,他說是一門專業知識,自覺像即影即有相機文化的推廣員。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