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屋打卡】茶果嶺漁民的唐五樓:八兄弟姐妹打架打大、老去的家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編按:來我家裡玩吧,小時我們常作這種邀請。大個了,或是排到公屋、買到四正單位,才請親戚朋友上來威,或是夜逢渠塞漏水之倒楣事才會請個渠王或水電工之大隻佬入屋。日常的家甚少開放,閨密男友也未必請入屋,升降機或走廊便已止步。也不是說私隱又或者羞於暴露蝸居雜物,實情是,三四百呎,房間與廳不是每個家也分明,廚房與廁所夾在天花與地板之間像被踩扁。【入屋打卡】系列和大家入屋睇樓去,我們不著眼實用面績、間隔三尖八角、近不近港鐵站,我們步入一個個香港人的屋內,看廳,或看房間,或看廁所,請停留觀看照片每個細節,想像這個家住了些什麼人?

茶果嶺的人以前做花崗石的,舊立法會石柱的那種花崗石,現在沒有了,都轉賣海鮮,可能賣去鯉魚門。唐樓沒有樓梯,行上五樓有些喘。有戶討海的人住唐五樓,姓劉的丈夫出海,老婆在家生仔,前前後後生八個,家嘈屋閉,老婆拿膠花回來穿,八仔女都要幫手,做不好,媽媽一張櫈飛過來。八仔女四男四女都在這屋打架長大。讀書、結婚,然後搬走,請了個工人來照顧媽媽,媽媽和這間屋的天花一樣剝落,有時仔女湊一大班孫回來過節,拍張全家福掛在牆,相片中都是笑,相片外個個和媽媽說多兩句話又嘈交,也沒有什麼話好說。茶果嶺的唐樓在等待重建,媽媽每晚還在鋪席的下格床睡。

攝影:鍾偉德、洪藹婷

八兄弟姐妹在此住了最少40年,大廳現在除了舊、牆上合照和吃飯枱,基本上沒留下什麼成長痕跡。

+2

媽媽88歲,和工人在此住,出入位置安裝了些扶手防跌。

每樣東西都是時間,鐘、日曆、吃飯枱和媽媽用的神主枱。

媽媽睡在下格床,起床便看見綠色。

浴室荒廢沒用了,媽媽每天洗澡也交由女兒和工人代勞,用女兒家的浴室,免得跣跌了沒人知。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