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地難】東涌團體冇場地搞墟市 康文署懶理、房署只睇領展頭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在東涌走一圈,逸東、富東邨不乏休憩空間,看似充滿活動地方,民間團體卻在這裡處處碰壁——難以向政府部門租借地方。究竟是土地問題,還是權責混亂、部門懶理所致?

圖為逸東邨黎淑英紀念廣場,東陣曾建議於廣場設墟市,但房署稱有其他業主反對。(圖為東涌社區發展陣線授權取用)

在富東邨找個位子坐並不難,商場對外的空地有椅子、石壆,我跟陳淑淇隨意坐在長椅上,看着對面的小孩把麵包碎扔進白鴿群裏。這裏空間寬闊,但是除了長椅、花槽以外,就再沒有別的設施。居民匆匆而過,找不到原因停留,這裏最活躍的彷彿只有白鴿。

這塊空地的問題也是陳淑淇正面對的難題。她在東涌社區發展陣線(下稱東陣)工作了2年,發現東涌甚多閒置空地。她希望向政府部門申請地方舉辦墟市,能夠活用地方的同時,也改善東涌居民支出貧窮的問題。「當時(2015年)做了一個調查發現,東涌街坊正面對三個問題: 交通、買餸貴及選擇少,眼見東涌有很多閒置空間可以用,會想墟市是否一個出路。」

逸東及富東邨是東涌兩條主要的公共屋邨,陳淑淇說兩條屋邨內均有不少閒置空間,包括黎淑英廣場、金牛廣場、德逸樓迴旋處旁的空地以及居逸樓附近的單車徑。然而,空間充足並不代表能輕易租借場地,她苦笑着說:「當初連搵塊地係邊個部門都有排搞。」

看階磚認部門

屋邨地方屬於房屋署、康樂用途的則屬康文署,旁人總認為不難理解;但實際的情況卻並非如此簡單。我們來到逸東邨街市外面,陳淑淇單從地上的階磚已經看出是兩個不同機構擁有。「淨色那些是領展,雜色的是房屋署。」她說幸好東陣成立初期,有班「開荒牛」不斷碰釘,讓後來加入的成員可按「懶人包」申請場地。開荒成員阿儀從2012年起於東涌試行墟市,當時她從街坊口中得知,德逸樓旁邊的空地閒置了十年,早已遍佈雜草。「那塊地有鐵絲網圍住,當時想租都唔知可以搵邊個,所以逐個部門打去試,路政、房署乜都有,他們只會話塊地唔係自己,而唔會答你係邊個。」

東涌閒置土地眾多,主要由康文署、地政署、路政署及房屋署管理,民間團體要租用要經過重重難關。

阿儀最終找到了地政署,但因部門的職員毫無處理舉辦墟市的經驗,無論牌照、行政程序也十分混亂,教他們無所適從。「我們用了那塊地大約兩年,政府突然說有半塊地涉及斜坡危險,要再圍起一半,墟市的規模突然要縮減。」阿儀形容,他們跟部門職員一同摸着石頭過河,這源於政府至今仍然沒有整全的墟市政策。「(時任食衛局局長)高永文當時話希望在地區搞墟市,但問題係除了食環署外,其他管理場所的部門佢都理唔到。」經過反覆試驗,阿儀跟成員按不同部門的租地要求理順了五套方法,分別適用於康文署、地政署、食環署、房屋署及路政署,而當中最大的分別是時間預算。阿儀說:「食環署好好,佢講明如果活動沒有臨時搭建物,18個工作天就可完成牌照申請,但係場地就有機會長達半年,甚至一年都申請唔到。」

東涌閒置土地眾多,主要由康文署、地政署、路政署及房屋署管理,民間團體要租用要經過重重難關。

康文署拖字訣 墟市只是商業活動

2015年11月,東陣向區議會遞交申請書,建議於區內8個地方舉辦墟市試驗計劃,當中涉及房屋署、地政署及康文署的用地。當議會於2016年通過建議後,康文署隨即拒絕了團體的申請,原因是映灣園附近的足球場使用率高,難以租用給別的團體。「重點是申請書上沒有寫明確實日期,即使該段日子租用率高的話,活動的日子也可以延後,我唔明點解要直接拒絕。」康文署的場地可分為指定用途(如球類活動)或非指定用途(如花展、嘉年華)。墟市的性質雖涉及金錢交易,也是讓街坊消閒的活動。然而,阿儀說康文署至今仍不覺得墟市是康樂活動,每次申請以均「拖字訣」辦事。「場租、借用場地的時間等等,康文署至今都未說得清楚,每一次都要追他們回覆;但係活動搞完,佢都係唔覆你。」

東陣曾向區議會建議於8個地點舉辦墟市試驗計劃,但只有地政署管理的單車徑獲批。(圖為東涌社區發展陣線授權取用)

領展房署業權有誰知?

東陣建議的8個場地當中,只得地政署批出單車徑的部分地方舉辦活動;除了康文署拒絕批出球場外,房屋署亦拒絕批出逸東1號及2號停車場、金牛廣場等地。阿儀及後向立法會查詢才得悉,領展於逸東邨擁有業權,他們反對團體在邨內舉辦墟市活動。據立法會文件顯示,在本港200多條公共屋邨當中,只有78條屋邨不涉及其他業權。房屋署亦表明只要計劃通過屋邨諮詢委員會及區議會,團體則可使用78條屋邨的用地。可是,剩餘100多條屋邨涉及的業權種類,阿儀至今仍未有一個答覆。「業權有不同組合,包括出售公屋、領展、領展再轉售予其他機構,一條邨最多可能牽涉4個業權。」

在逸東街市裝修期間,東陣向房署申請於黎淑英廣場舉辦「街市體驗日」,街坊可憑卷換領乾貨,但因活動計劃書因有「街市」二字而遭退回。「房署覺得有『街市』兩個字就係交易,最後我們於活動當日派日常用品,之後白字黑紙就寫明『逸東同樂日』。」可是,早前一間名為元朗農墟的商業機構於天水圍天耀邨成功舉辦墟市,更獲得民建聯區議員梁志祥支持,阿儀對此更大惑不解。「我好想知道房委會跟領展簽約時,怎樣演繹公用地方的權責問題。究竟是否只要領展反對就沒有改變的機會?點解大家都是屋邨,佢哋得我哋唔得呢?」

(為尊重受訪者意願,阿儀為化名)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