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的童真.四】譚玉瑛退下兒童組 忙了多年終能歎吓世界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兒童組雖然是個不受重視之地,許多人調進去都叫苦連天,但在譚玉瑛眼中,這個地方總是充滿着歡樂,能夠學到的事情遠比想像中多。

1982年,譚玉瑛被調入兒童組,當年剛從藝員訓練班畢業、只拍過幾個月劇集的她,對調組並從沒抱怨,在許多年後回想起這段歲月,反而覺得兒童節目主持人這個崗位很適合自己。

(此為【那些年的童真】系列之四)

「我當時只有十多歲,對於一切都感到新奇。」當時兒童組外景多,天天都要出去,維他奶工廠、棉花糖工廠、鞋廠等地方她都去過,「以前香港有很多工廈,每次去到工廠裏,嘈到不得了,經常收不到音,要很大聲說話。」那時仍年輕的她,覺得外面的世界很精彩,每次出去拍外景,她都極為雀躍。

譚玉瑛主持兒童節目32年,是大家心中永遠的姐姐。(受訪者提供)

難忘烏卒卒

加入兒童組頭幾年,節目規範不多,亦甚少扮鬼扮馬,她有時只需穿上太空衣,在鏡頭前講一些資訊,「我想怎麼做就怎麼做,沒有人會限制我」。當時每到暑假,兒童組會搞很多活動,其中一個與市政局合辦、名為「共享陽光」的環節至今仍讓她印象深刻,「我們要和小朋友去旅行、遊船河,還有和日航合辦『空中暢遊』。」那時小朋友大多沒有搭過飛機,當他們被抽中去遊飛機河時,可想而知會多興奮。「我也是因為『共享陽光』這個活動而去了東龍島。」

後來的《閃電傳真機》、《至NET小人類》、《放學ICU》都夾雜大量短劇,她開始要演繹不同的角色,烏卒卒、戴家姐都是大家耳熟能詳的角色,「烏卒卒是跟麥包一起做的,我和他很投契,我們的互動不是來自於劇本,而是很自然地做戲。我也記得戴家姐這個角色,那時唐韋琪扮菲傭,麥包做細佬,他直到現在也叫我家姐。」

我沒有留戀,但我很高興自己曾經這樣度過,不慌不忙,也不太辛苦,雖然沒什麼成就,但我做着自己喜歡的事,真的很愉快。
兒童節目主持人譚玉瑛

與演員相處愉快的譚玉瑛,早年曾說過自己不喜歡小朋友,她在訪問中沒有否認,但強調自己並不討厭他們,「我不會主動跟他們說『嘩,你點樣啊』,但當他們經常問點解時,我也不會感到煩厭,小朋友就是這樣啊。」多年後,節目裏的小演員長大要結婚,他們邀請譚玉瑛出席,譚玉瑛去到,發現只有自己一個受邀,有點受寵若驚。

「可能我份人比較嚴肅,工作就是工作,拍攝前要背好台詞,埋位便是做嘢,沒有人會陪你玩,這才是尊重自己工作的表現,你不專重也不要緊,但不要連累我。」她說得直接。看似冷漠理智,但當小演員長大要離開節目時,她總是不捨,偶爾在街上碰上他們,她忍不住便問「拍拖未?」

總是不慌不忙的她,對於自己後來被cut騷、兒童組被遺散都看得輕淡,認為是「timing到了」。(吳鍾坤攝)

做喜歡的事很愉快

近十年,兒童組不斷萎縮,除了減少外景,演員的出鏡次數亦要仔細編排,對譚玉瑛這個「爆騷王」而言,影響甚大。她本人對這些變化倒看得輕淡,工作少了,便去讀個兒童心理學課程,讀完後,發現自己以前過於嚴苛,「以前我會覺得為何不讀熟稿便埋位、NG這麼多次,當時我認為是同事不勤力,但後來會明白他們可能已經盡力了,畢竟一加一未必等於二,努力了也未必會有100分。」再後來,她由一個星期五個騷,減到剩下兩個時,她依然笑着,說自己很幸運,忙了這麼多年,終於可以歎吓世界。

在2014年公司將她調離兒童組之前,她已經開始想,timing快到了。「我沒有留戀,但我很高興自己曾經這樣度過,不慌不忙,也不太辛苦,雖然沒什麼成就,但我做着自己喜歡的事,真的很愉快。」

瀏覽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敬請留意10月30日星期一出版的第84期《香港01》周報,各大書報攤及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