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的童真.五】吱吱鼠伍文生 慶幸大家記得我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伍文生哥哥予人的印象是活潑開朗,還有一副彷彿永遠不會變老的黝黑臉孔。他在兒童組的時間不算長,前後大約八年。

1994年從藝員訓練班畢業後,他一直拍劇,做過《阿Sir早晨》、《天地男兒》等,大多是學生或後生仔角色。後來,他主動找上兒童組的監製,表達想調入兒童組的意願,然而監製表示他皮膚太黑,看起來不像乖孩子,又欠缺大哥哥的感覺。

(此為【那些年的童真】系列之五)

「他們應該想要像魯文傑、蔡子健這些青靚白淨的鄰家大男孩。」調組不果,他回去繼續拍劇,繼續演學生,「大概演到明年還是做學生吧」。他自嘲地說:「進入TVB,個個都希望自己是劉德華,藝員訓練班從過千人中選十多人,人人都覺得自己很厲害,但一出去拍戲便知不簡單,所有東西都需要時間浸淫,慢慢地你會發現可以做的角色不會太多。」

伍文生哥哥很愛笑,他直言在兒童組工作讓他獲益良多,為他後來的事業打下基礎。(吳鍾坤攝)

曾經對未來有憧憬

1999年,兒童組剛好換監製,新監製倒也開明,願意讓他試着做主持。「那時做兒童節目的心態是,跳出去也不是沒出路,而且兒童節目長做長有,可以入屋。」八九十年代,兒童組出過周星馳、梁朝偉、鄭伊健、張國強,他們後來發展得很好,隨後的麥長青、黃賢智、蔡子健也有不俗的發展,「那時的憧憬真的很美麗,但之後就真的再也沒有人可以爆紅。」縱然如此,他還是覺得在兒童組的時間比拍劇充實,不但工作很多元化,更可以訓練自己做主持、演短劇、唱歌等。「拍劇那五年,我都是做一些小角色,行行企企做路人甲乙丙,時間在等待中虛耗了,但在兒童節目裏,鏡頭對着你,要一口氣講三分鐘對白,很不一樣。」

喜愛兒童工作、喜愛與小朋友玩,伍文生每次錄影都極為投入,從不覺得扮小朋友、演吱吱鼠很突兀,「有心做才會做得久,否則你會覺得兒童組很低能很白癡。你想想,你寫一個愛情故事,驚天地泣鬼神,連怎麼拍都想好了,但在兒童組,我們去查一單案,講一個小朋友遺失了一個筆盒,後來發現他家庭環境原來不好,要想辦法幫助他。」他說着說着,忍不住演了起來。

當年《兒歌金曲頒獎典禮》極為熱鬧,找來沈殿霞做主持,不少當紅歌手出席獻唱。(視覺中國)

最愛兒歌金曲頒獎典禮

問他最享受哪個環節?他想了想:「《兒歌金曲頒獎典禮》吧!」一年一度的《兒歌金曲頒獎典禮》曾火熱一時,是暑假最大型的節目,「那時所有的關注都放在我們身上,因為這是最難撲飛的騷,《獎門人》你這周撲不到飛,下周還可以去,但《兒歌金曲頒獎典禮》一年只有一次,很多明星、高層都有仔女,都想來看。大家也很期待,你知,陳奕迅、謝霆鋒、容祖兒、陳慧琳這些當紅明星也唱過兒歌,他們也會來這裏。」《超人迪加》、《問題天天都多》、《爆裂旋風》等旋律不期然在腦海中響起,可惜《兒歌金曲頒獎典禮》已在2009年停辦。

而伍文生在2005年亦離開兒童組移民到澳洲,之後輾轉回流香港發展餐飲事業,空閒時會接婚禮司儀工作來做,找他的大多是看《閃電傳真機》、《至NET小人類》長大的觀眾,「我很高興他們還記得我。」笑起來的他,依然是當年那個親切的伍文生哥哥。

瀏覽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敬請留意10月30日星期一出版的第84期《香港01》周報,各大書報攤及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