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場男公關】call女陪客炒場 男公關不賺皮肉錢:我不是扯皮條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我未夠18歲就夜蒲,當時失戀好崩潰,借酒消愁又想媾新女。起初花錢晚晚蒲,不久有朋友問有冇興趣做「燈頭」搵快錢,即是我帶朋友入場消費夜蒲,大老闆和上司拆帳分佣給我。聽落有著數,一邊夜蒲一邊賺錢咁筍?

入行後我旗下再有五六個女仔跟我做燈頭,主要為吸引更多男人做客來蒲,她們會再媾仔call客。行內叫我們做燈頭,好聽點叫PM(Party Manager),亦即公關。但我不想被稱作蛇頭或判頭這樣粗俗叫法,講到好似賣女陪客。我不是扯皮條,PM這行講溝通技巧,識媾仔媾女就賺到錢。

攝影:吳鍾坤

(編按:記者於訪問受訪者後,以第一身書寫為夜場男公關讀白。)

我叫阿樂,是否真名不重要,總之記者這夜約我出來,我都有問必答。我們先坐在麥當勞訪問,地方較自在方便爆料,之後去了酒吧我飲杯酒更暢所欲言。

現在我不是全職PM,只間中有熟客找我訂檯飲酒,或招他們飲酒,才到一些酒吧或小夜場玩,也有一些只招會員的「私竇」請我做freelance PM,這類場拆數分到的佣金都幾高。

+4
+4
+4

以前節日全場爆滿 公關負責炒熱場

聖誕節、除夕和萬聖節這些節慶都是全場爆滿的日子,多人到啲客冇位坐、冇檯圍,他們都照企喺度飲酒識女。以前冇地方去嘛,大時大節個個出街玩,你狂歡不落club去哪裏。很多夜場逼到針都插唔入,他們依然要逼進舞池狂歡。大時大節一定忙,但以前我無為意什麼日子,反正晚晚都一樣爆。

大概四五年前全職做燈頭時,全晚滿場飛,忙着湊客陪飲酒冧女。通常(夜晚)11點幾開工手機響不停,PM就在門口接個客,門口有人會幫你記下今晚你有幾多個人頭,計今晚阿樂這幾檯幾多人。落到場差不多齊人,就在人群中起哄,即搞氣氛炒熱個場,叫男男女女一齊去舞池跳舞,之後DJ打碟,推大音樂聲浪,凌晨一兩點就最high。我都會落場跳,試過跳完半隻手臂幾處牙齒印瘀晒,有啲女興奮到咬埋嚟。

其他文章:【姐姐仔讀白】被丈夫拋棄 你用錢買我陰道 我用錢付女兒書簿費

夜場就是friend搭friend、人掕人這樣互相識人飲酒同歡,你的「朋友」圈將愈擴愈大。(梁鵬威攝/資料圖片)

點擊下圖看尖沙咀一間已結業的夜場,在最後一夜狂歡場面:

+3
+3
+3

從夜場湊到床上 燈頭與客人各取所需

稱職的PM多是勤力湊客的。喂你帶個客落場,賺完他錢又不招呼陪玩,這樣好不負責任。一晚大家各有各湊,我的女燈會陪她的男客和朋友,我雖不認識他們,有時會拉攏自己的幾檯客互相認識,PM和男女客出得嚟蒲,都為媾仔媾女㗎啫。

夜場裏客人與燈頭的關係很複雜。相識調情不夠半句鐘就耳鬢交接或跳貼身舞摸來摸去。一段日子後曖昧來曖昧去,男客搭上女燈頭,女客又會愛上我這男PM,我也試過與自己的女燈相戀亦搞過。

夜場有性不稀奇,我都風流過,但不是晚晚都對性有需要。有晚我們幾個說組隊去時鐘(酒店)開房,有個客和女燈在另一房搞,我與自己喜歡的女燈又開一間(房),點知一個冧我的女又趕來加入,結果我們三人一房,嗰晚冇搞過。

有些機構如關懷愛滋有時會請我們PM幫忙義務在場內派安全套,我有時也執兩個套給客人或自用。

斷片女仔疑被落藥 場內客出手抱不平

場內都見過好激的,條女坐上個男人大腿「銀吓銀吓」,或粗俗啲講,兩人打晒茄輪,男揸晒波咁樣,但好少在夜場真係搞。有時半夜見到女燈或女客與男人拖着離開,我問她:「妳確定要跟他走?妳要清晰知道自己做緊咩。有咩事發生要為自己負責。」有些女覺得對方好靚仔呀,想與他一夜情或拍拖。

除非女方自願啦,否則我不容許自己認識的女仔被人抬走。喂我叫得個女仔friend落場一齊玩,都不想她有事。夜場最驚是疑似在酒裏落藥,見過有個女仔飲了一兩杯就斷片,手卻推開這個正拉她走的男仔,最終有人抱打不平出手阻止這個疑似落藥的壞男人。有些女仔飲醉在舞池全失儀態,脫剩胸圍或拉高條裙,她同行朋友見狀會立即用衫為她遮住保護。男人在街頭「執屍」後拖着醉女爆房我都見過,但我通常就不多管閒事了。

其他文章:【metoo讀白】曾遭社工摸下體 三度面對性暴力:我不想活在仇恨中

第一日就去做大夜場的PM就被打,算是最驚險的一次,大佬我那時僅18歲。那天清早收工在附近食早餐,有條仔媾唔到女,少女說冧阿樂,唔冧佢,佢就來打我,不久更喚20個手下一同圍毆我。

曾做夜總會爸爸 「我也有底線」

人人來夜蒲都為尋開心。記者說網上有人留言夜蒲為買春,我聽畢無知問她什麼是「買春」?記者解釋是性交易。我不知道其他PM燈頭的生存方式或怎樣對客,但有男仔問我:「喂阿樂,有冇女仔可以扑嘢呀?」我會斬釘截鐵答無。我不想做到好似扯皮條咁,女仔好似做雞咁(性工作者),我有我的底線。就算前兩年我兼職做夜總會的爸爸,介紹那些跳茶舞或晚舞的女仔陪酒,我都跟她們說:「妳哋同客出街有其他服務唔好俾我知。」

我們做PM想搵多幾塊錢,可以兼顧多幾個夜場。就是四五年前旺丁又旺財,我在這裏留一個鐘湊好這班客,就跑去另一條街的夜場再接客,也試過帶客北上蒲,利潤比留港做更高。我有一刻真想過做一世PM,但兩年前做開的尖沙咀場人流冷清,幾間夜店輪流轉,有酒保說被拖糧,我又遲遲未收到那筆一萬多元的數,那時我女友大肚,生活求穩定,就想轉行。我這樣的身世和工作經驗怎奢想人生?下集:【夜場男公關】尖咀Club場冷清 不敵交友apps:我曾想一世做公關

我覺得自己做不到一線燈頭直接對大老闆,又怕醜轉不了做夜場MC,只想有客再搵我飲酒,做兼職PM賺少少外快也好。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