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雀館】六十年歷史麻雀館 生意靠「抽水」 員工幫客交水電費?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雀館內沒有輸贏,他們說,七成都是運氣。入雀館的人大概也不這麼想,總想著贏多點,但是雞記的員工都說,今天贏的明天會輸,今天輸的明天或者會贏,還是有公平的。因此也沒有什麼雀王的故事,倒是發現,打雀館工原來上班兩日放一日假,還可以分得每日生意的四成花紅。

攝影:鄧倩螢

每張枱掛起的牌仔代表該局打得大或細。

「頭排」昌哥每日需要編排更表,確保每張雀枱有足夠人手看守。

60年雞記出書記載家族史 從士多起家

基本上,雀館的生意就是一盤抽水生意,靠抽客人的水賺錢,每台客抽百分之五。大約在1930年,賣雞的「阿雞」林坤在廟街開了間「雞記士多」,初時賣綠豆沙,後來聚了班街坊來打麻雀,每台贏的錢抽兩個仙放入「水箱」給阿雞。雞記雀館由此而來,現在抽水百分之五,每間雀館依然在牆上安了個透明的「水箱」,贏錢的客人每完一局便放錢入箱。

若以持牌為起點,這樣一盤抽水生意雞記維持了60年有多。雞記由士多成為全港首間持牌的雀館,源於1956年時,港英政府發了144個牌照(剛好是一副麻雀的數量)給窮人有娛樂的權利,又不想鼓吹賭博,於是在牌照上寫「麻雀學校」(MAHJONG SCHOOL),水箱那些錢都是在交學費。

林坤後來都在吸鴉片,生意由妻子打理,還買了「雞記農場」,後來雞記的生意交給次子「細雞」林國強,擴張至觀塘、新莆崗、九龍城也有分店,林國強也因此被稱為「雞叔」。雞叔的兒子倒沒有一個「雞」字,林偉森本來做廣告,十年前雞叔身體開始轉差,他回來打理雞記,把父親當成廣告客戶,推行一堆projects,例如4間分店搬了舖、店內的流程現代化(換LED燈、自動麻雀台等),其中一個計畫就是為雞記出一本書。

林家和資深傳媒人查小欣相熟,6年前找了她訪問雞叔和雞嬸,以及林家過去一些朋友,集結成《雞鳴報喜》一書。書裡主要寫林家的家族史,富娛樂性的可算是雞叔遇上查查舞皇后之往事。比較實用性的,該是員工福利部分。

+2

這間是位於新莆崗的「大財利」雀館,發財精神盡在每日竹戰酣暢的人群當中。(資料圖片)

全館更換自動洗牌的雀枱,也是林偉森現代化雀館流程的計畫之一。

雀館裡有「戥腳」的角色,代為湊夠人數開枱,每個戥腳的人當日若運氣好,贏的錢則用紅色字蓋印在這個表中,稱為「上數」;輸錢則用綠色蓋印在表的下方,稱為「下數」。

平均兩員工看守一張雀台

以一間23張台的雀館為例,約莫有60多個員工,每日最少40人上班,每日12至12上班,包括兩小時食飯和休息,由於長工時,以前每上三日班放一日假,現已改為每上兩日班放一日假。

打開門做生意,來的客人無法預測,雀館裡的分工特別有序,平均計是2個員工看守一張台。以下是一間雀館的職位:

頭排(經理):站在店中央位置,一眼關七,如球場上的球證

副排(副經理):經理的助手,責任如旁證

單位(區域經理):服務和監察左近兩至三張台

櫃面(收銀):現金收支、派牌仔

水袋:揹一個「水袋」為客人「唱錢」和「收水」

檯面(穿制服的戥腳):落場陪客打牌,讓客人齊腳開台

圍場(不穿制服的戥腳):屬於特約客戶,落場與客打牌,輸贏和公司分成。

後生(跑腿):負責買零食,代客交水電費、買餸等

女工(茶水):招呼客人、斟茶遞水

員工上班等待12點開舖,一開舖後即各自埋位。

負責櫃面的倫哥說他是一間雀館的「腦」,所有現金來往都經由他手,頭腦必須相當清晰。

行規是每日盈利只有六成歸老闆,其餘四成分派給員工,老總(經理)可分2至3份,負責跑腿的後生則分半份。生意好壞要看區份和客人類別,油尖旺區大客和遊客較多,分得花紅自然也較多,做街坊生意的新莆崗為例,每月一份花紅約7000元,主管級底薪連花紅可能月入4至5萬元,女工月入約2萬元。

(資料來源:綜合《雞鳴報喜》和訪問內容)

按圖看雞記雀館過往印記:

員工職責包括幫街坊買餸?

昌哥是新莆崗雀館的「頭排」(即經理),來他雀館的人都是街坊,他數得出12點(對他們來說這是早上)來的老人家客,天暖和天冷時的分別,天暖打到回家吃完飯再回頭來雀館繼續,天凍最多留到5點便離開,「若不是天黑前離開,夜太凍他們無法走出這個門口。」

老人家打得細,多數只是50/100的細牌。旁邊打得大的,都是比較年輕的,昌哥說平均年齡30、40,有時是女朋友仔沒空,男朋友仔一條友來雀館消磨時間,有時是一對情侶雙雙來打幾個鐘拍拖。

昌哥拍拍自己手臀的肌肉說,「以前這行也是靠這裡(意即靠惡)﹗」現在不同了,現在雀館負責斟茶遞水的「女工」遞上的是生果、龜苓膏或老火湯。跑腿的後生,若有客人說要買餸、交水費電費,或是訂下場唱K,那些後生就要達到客人要求,使費計算在客人的麻雀數中。

雞叔本周四95歲生日,後代為他刊了一本書作為生日禮物。

下一步或拍成電影

雞叔今天剛好95歲,做兒子的林偉森送了他一份生日禮物:4000本《雞鳴報喜》將在全港各大報攤和便利店發售。雞叔拿著其中一本《雞鳴報喜》,因為年老沒法完整表達自己,無人知道他真實的心情。林偉森說著,已經有電影人來商洽將書中的故事拍成電影,他或者會考慮。雞叔綣缩身子在一旁聽著他最愛唱的歌「Oh My Love My Darling」……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