樹仁中文系必修國語 限時背千字文:老師話講普通話先係人上人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浸會大學近日再次因必修普通話科的畢業要求,掀起「普粵」風波。另一邊廂,原來樹仁大學的「普通話科」亦是一門令學生聞風喪膽,猶如煉獄的科目。樹仁大學曾經有7個學系必修普通話科,由2018至2019學年起,只有中國語言文學系同學必需修讀,未能取得D級成績必需重修。

在樹仁大學中文系畢業7年的Issac,回想起當年「急口令背書」等地獄式普通話訓練,他說:「你諗吓我到現在都仲記得,就知道當年普通話科幾變態。」原本自少肥胖的他,甚至大壓力至游水減壓,半年來減去60磅。一個「b、p、m、f」的語文課,為何如此可怕?

018至2019學年起,樹仁大學只要求中文系畢業生必需修畢普通話科,而任教的老師洗腦式教育「懂普通話才能賺錢」的想法。(資料圖片)

迎新營已風聞「變態」普誦話老師

樹仁普通話課是以國家語委普通話水平測試為基要,而其中一位普通話科導師,學生稱之為「『鵝』姐」亦是水平測試評審之一,「總之讀中文系的同學,冇可能避開佢。」,「基本上入O-camp嘅時候,師兄師姐已經提醒我哋要小心鵝姐嘅普通話堂,大家敬而遠之。」在網上搜尋「樹仁 普通話」關鍵詞,討論區已有鵝姐令人聞風喪膽的教學方法;在Facebook樹仁大學的Secret group,亦有「有冇人想鵝姐唔存在?」的帖文。Issac憶述鵝姐在課堂上花大量時間要求同學背誦數百至千字的範文,「變態在佢會計時,分半鐘要你背晒出嚟,好似急口令咁。」

Issac7年前於樹仁中文系畢業,當年Year_2第一個學期普通話不及格,心情崩潰,游泳減壓。(高仲明攝)

抄寫海量字詞拼音

中文系同學須於Year 1及2分別修讀初級及進階課程,「每個課程只係1個學分,功課量卻係3個學分課程的數量。」鵝姐功課之中,最經典的是「我哋有本水平測試課本,入面嘅字詞係根據聲母分類排列的。鵝姐要求我哋根據部首,重新抄寫出來。」意即是將聲母分類,變成部首分類,海量字詞連拼音一同抄寫,難度猶如整理亂碼。「其實邊夠時間做,結果好多同學都靜雞雞喺其他老師嘅堂上做,結果俾老師發現,又傳到鵝姐的耳裏。」

1月25日早上,工人發現浸會大學校偉衡體育中心與廣播道一屋苑之間的小巷,被噴上「不要普通話」、「歧視」及「NOPTH」字句。(張浩維攝)

「學唔好普通話賺唔到錢」

Issac下一屆的學妹Susan,斬釘截鐵地說:「我可以講一無所得。」她說每次上2節課堂,老師花上一節課堂述說學習普通話的好處,洗腦式灌輸「講普通話就係人上人」、「普通話就係你哋一切,要同大陸接軌。」、「學唔好普通話將來就賺唔到錢。」、「回歸之後,所有人都要學普通話。」、「普通話比任何語言都更重要。」;亦有另一位08年同系畢業的黃先生,記得老師曾言:「冇普通話就乞米,大陸文化同資本會全面進入香港,到時一定要有水平試資格先揾到食。」等等以國語凌駕一切的思想。

Susan依稀記得有同學問過為何中文系學生必修普通話科,甚至被要求達到進階程度的水平。老師解釋中文系不少老師是內地人、不少中文系同學畢業後當教師,其中一環要考核普通話能力。在樹仁大學中國語文學系的網頁上,更有邀請在國家語委水平測試考到優異成績的畢業生,以短片分享「學習普通話的好處」,內容大概是普通話如何有利事業發展云云。

Issac及Susan均記得鵝姐其一名言:「有個師姐普通話好,𠵱家喺鳳凰台做主播,有一個教普通話賺好多錢。如果唔識普通話,就只可以做幼稚園老師,跪喺地下同小朋友玩。」Susan說老師將語言學習變得功利,「仲會好鼓勵每一個學生考國家語委普通話水平測試,出到嚟可以揾一份好工。」她還聽說,鵝姐會額外開班「國家語委普通話水平測試補課班」,不過就非強制性,同學可自由付費報名參與。黃先生亦指該老師「以成績威脅同學報補課班。話唔讀分數會低。當時筆試只佔總分少部份,上堂、口試分任佢畀,無得check分。」

樹仁中文系同學不喜歡學習普通話,而是不認同以此成為畢業要求,強制性修讀,而且對透將語言與金錢劃上等號。(資料圖片)

學生游水減壓

平日課上過半時間只是朗讀和背誦,普通話科考試卻考驗拼音、聲母韻母等知識,「課堂上鮮有提及,根本就唔識。」Susan說,是後來由另一個老師來補課時才學懂。Issac當年第一個學期修讀進階普通話科不及格,「嗰刻真係崩潰!」然後每天游泳十幾個塘減壓,想不到從小到大被稱「死肥仔」而自卑的男生,因着一個普通話科,史無前例成功減去人生第一個60磅。

學生為求畢業不敢挑戰強權

中文系學生為求及格,更傳出不少笑話。「下學期,我每堂坐前排,佢話坐前排係勤力學生,等佢注意到我。」師兄亦早已叫男同學提防,有傳鵝姐特別鍾愛男學生,結果每堂課矜貴的男生「被女圍」,「好似九宮格咁,男仔坐中間,前後左右都係女仔,咁樣老師先會注意到佢哋。」鵝姐不許學生上課穿短裙、短褲、涼鞋,女同學一律遵從;「亦有傳鵝姐特別喜歡穿紅色,同學們都不敢穿紅與其爭妍鬥麗,其威嚴有如古代無人可穿皇袍的金黃色。黃先生:「佢真係當自己係皇帝。」

許多樹仁學生對學校的普通話課感不滿,卻始終敢怒不敢言。(資料圖片)

浸大學生要求取消以普通話能力作為畢業要求,並批評學校的豁免試難度過高、評審制度欠透明等問題。樹仁畢業的黃先生對此感同身受。當年他刻意只答半份試卷作無聲抗議,「又唔計GPA,合格就得。我做咗一半,計過晒分合格,就趴喺度休息。」豈料老師收卷後卻揚言「話我唔認真讀佢𠵱科,好有機會要重讀」,黃以口試、筆試以及出席率合格抗辯,「佢話口試背得晒唔代表會合格。」,「我驚佢改我之前分數,要求畀分我睇,佢唔肯。」

樹仁大學中文系學生可曾就老師教學向校方反映?「冇用。鵝姐的地位是不可動搖。不及格就畢唔到業。冇人會挑戰佢,師兄師姐都教路,捱過去畢到業就算。」Susan說,如今她和Issac已跨過苦海,投身社會,工作數年卻仍未有體會當年老師所演,普通話能力如何跟工作機會成掛鈎。現在Susan也投身教育行列,「其實好少用到普通話。我覺得學習普通話係好,但我唔認同係必修科。」

綜觀目前九間大學,只有浸大規定學生必須修讀普通話課程;港大、中大和城大等都沒有特別列明學生必須畢業前普通話達標;教育大學、理工大學,規定學生必須修讀有以普通話授課的中文課程。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