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浸大普通話】首批讀普通話的舊生:過多強制課程,似浸會中學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浸會大學學生提出取消普通話為畢業要求的風波愈演愈烈,當焦點落在學生講粗口遭停課一事,有舊生以「浸大普通話課首批白老鼠」身份指出,課程根本未能應用於生活和職場之中。

又謂問題癥結在於浸大多年來的強權教學模式,強逼學生「fulfill好多『任務』,普通話、P.E、哲學、U-Life,課程冇商冇量,冇得揀。」 恰如一間「浸會中學」。

(資料圖片)

範文11年不變 詞彙過時?

2007年,浸會大學規定學生普通話必須達標才可畢業。Ada剛好於2007年入讀浸大理學院,成為第一批白老鼠。

11年過去,她驚訝課程內容依舊未貼近生活,即使去年推出「豁免試」的範文(《散步》)仍是與11年前的範文一樣。「不斷重覆媽媽的兒子、兒子的媽媽,即使我用廣東話讀都不順口啦。」

去年,Ada於中資企業工作,須以普通話與同事和客人溝通,她解釋:「我工作用普通話溝通完全冇問題啊,但我到今日仍是讀不出那篇範文。」當年課程同樣有粵普對譯部分,她對「私家車」譯作「私人小轎車」一例特別深刻,「因為3個字變5個字,特別記得。但我從未聽說身邊來自中國各省的同事說過『私人小轎車』一詞,他們說『打Uber』、『call Uber』、『坐七人車』。」

「語言是活的,你不用就會忘記。」語言會隨着時代和生活文化的改變而不斷轉變,Ada說學校強推普通話課程,根本學不到真正應用於生活上的普通話。「教材仍是10幾年前那一套,同事寫一句『麼麼噠』(表達對一個人的鍾情與喜愛)我已經不明。」

浸大普通話風波年初引起全城關注,學生及校友一度不滿校方對參與語文中心的示威者「未審先判」,發起遊行示威。(資料圖片)

浸大普通話 職場上毫無用處?

Ada坦言從小普通話科成績一般,她笑言小學時要靠「出貓」才可合格,現時能以普通話拼音輸入法打文章,又能流暢地和內地同事溝通,並不是浸大普通話課程的功勞。「那時畢業後公司沒有九方(輸入法),所以練出來的;而普通話說話的訓練是系中有內地同學,加上由小學讀到中學的普通話,基本上溝通是沒有問題的。」

浸會大學語言中心的普通話豁免試佈告提及「不斷改善豁免試並提升學生的語言和溝通能力。」Ada指責,校方認為讀普通話就是對學生好,所以學生一定要聽,「但我讀完學校的普通話,在中資公司開會就一定聽得明嗎?」她舉例,公司會議上同事不斷說「西瓜群眾」,她聽得一頭霧水,後來才知道即是「花生友」的意思。「這些是課程教不了的。」

她相信大部分畢業生和她一樣,課程內容未能於生活或職場上學以致用。她指所謂什麼讀過普通話課程,雇主滿意度增加,根本不成立。

浸大舊生Ada坦言:「好多老師好好,只是管理層壓下來的政策令他們逼不得已要執行。」(資料圖片)

Education is what remains after one has forgotten everything he learned in school(教育,就是當一個人把在學校所學都忘光光之後,剩下的東西)
愛恩斯坦

學生「任務」多 冇時間修多科

Ada多次強調愛恩斯坦的名句。她說課堂內容早已忘記,因為大學理應更著重learn how to learn,浸會大學卻恰如一所「浸會中學」,為學生安排一切。

「Ocamp時,組爸媽就列出一堆『任務』要完成。」普通話達標才可畢業以外,學生必須上體育堂、哲學堂、IT測試、U-Life等等。「U-Life說要增加對學校的認識,但其實強制你參加學校活動,例如聽那些很沈悶的講座、去一些與我們無關的頒獎禮,就好像要學生充撐場面。」關於講座內容、名稱,Ada一點也想不起來,倒是記起排隊的畫面,「大家驚去唔夠數,就畢唔到業。真係當任務咁完成。」

有人考大學只為一張沙紙,亦有人對大學有願景,Ada是其中一個,「我理想的大學是好像雅典學院般,一班學生與老師在討論。」然而,她說入學後忙着達成學校各種「任務」,已沒多餘時間和學分修讀她有興趣的人文學科。

她形容浸大就像「Control freak」,「浸大就如怪獸家長,自行安排最好的配套給你。就好似家長覺得學鋼琴好,你就一定要學,冇得揀。」

浸會中學似怪獸家長?

中學時,由校方安排一切予學生。Ada指即使升大學,浸大仍沿用中學模式管理學生,令學生習慣被安排、沒有選擇權。她指責那是一種強權、霸權,「強權就是以權力去違反你個人意願。校方聲稱原意是對你好,看似學生可以在一個範圍揀讀咩科,其實冇得揀。就好似我唔想食野,你比我揀食飯定食麵,其實沒選擇權。」

同時,學校氣氛保守,例如必修的哲學科大多與基督教相關,「哲學老師好好,肯同學生討論,但連討論基督教的本質都要下堂後,靜靜在canteen講。你見到學校連討論宗教都好保守。」Ada不滿由校方決定所有事,學生會質疑,不斷與老師討論,那才是最好。」

「最記得同老師爭論『既然上帝創造的世界是美好,衪為何要製造善惡樹呢?要製造惡呢?』老師回應『上帝給人類最高級的東西不是食物或其他東西,而是有選擇。善惡樹讓人類可以選擇善或惡。」她苦笑一下,「現在浸大最缺乏的就是選擇。」

Ada反思,她那代舊生被教育得服從聽話,仍未覺醒。如今的學生明白自己的權力和權利,遇到不願意的事會爭取,不公平的事會反抗。

「當香港人由小被訓練得不懂選擇,不想為未來下決定。當教育不是培養你自由意志,而是令你不懂選擇,那是很恐怖的事。」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