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軌故事.下】偷情男女給我的戀愛課:愛情與出軌是痛苦解藥?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我戴過綠帽、也在另一段關係當過第三者,亦嘗過愛情的浪漫甜蜜。愛情就是如此矛盾。」Eugene說。他為理解愛情為何總讓人又愛又恨,大學時以「出軌」這題材研究愛情,並寫成學術論文。他詰問若愛情的魔力強大得能戰勝一切,為什麼還有人出軌,有人渴望多於一個人的愛?Eugene從那些偷情男女身上看見愛情的本質。

攝影:張浩維

上回提到,Eugene大學時研究出軌,發覺愛情等於一加一、出軌就是不忠與背叛,大概因為社會教化下,兩者都成為了一套固定的劇本,寫下刻板的好壞角色,他們都要有應有的「演出」:【出軌故事.上】少年訪問偷情男女做研究:為何愛情等於一加一?

出軌的道德界線:「這動作只能跟元配做」

訪問後我們步出幽暗的酒吧,Eugene戴上手套禦寒,動作卻似要不著痕跡地偷偷做些什麼,像個出軌者。他說偷情的人就是如此,跟着社會給予劇本——要偷偷摸摸地進行第三段關係。在他訪問過的出軌者中,有人從不與第三者有性關係,最多只在街上拖拖手,或躲在後巷親熱。有女生享受與外遇床上纏綿,卻拒絕為他口交,「她覺得這動作只能跟元配做。要劃清楚幾段關係的界線。」

這條出軌的界線有時模糊,會不斷浮動,可以拉前或退後。Eugene:「有人覺得今天不想與第三者做愛,覺得這樣是對不起元配,他就會這天不會與外遇太親暱。」

+5
+4
+3

「出軌也有道德的。亦即『盜亦有道』,他們出軌,似乎也有底線。」例如出軌女孩Yuki有本日記簿,寫滿她每天怎樣撒謊。「訪談那天她帶了這本簿出來,並換上另一個手袋,她說平日用的那個名牌袋是元配男友送的,她不想用來放那本『出軌簿』。」

Yuki出軌出到迷失,要記下她每天撒過的謊。Eugene說有時出軌的界線很模糊,連正在偷情的人也不知道。

他記得Jason以「Friends with benefit」與第二個女友相稱。「他倆各自也有元配,卻又與外遇在一起,覺得是各取所需。第一次開房,他們沒有性行為;後來有次做愛,男方事後問:『我哋咁樣算咩?』,女方答:『偷情囉』。這才承認此段出軌的關係。」Eugene認為,人們所認知的出軌「劇本」和片段,其實很零碎,「我們只從劇集、電影等別人的故事裏,認識這算是出軌,但真正發生在自己身上,似乎同時與兩個人有親密關係,當刻卻不懂反應過來,只懂要劃分界線。」

Eugene戴上手套禦寒,動作卻像要不著痕跡地偷偷做些什麼,像個出軌者:「這就是偷情的劇本——要偷偷摸摸地發生。」

我不會講你知 其實是第幾次/和他相見 應否叫作外遇/對他有些意思 甚至想過明晚獨處/時候來了 卻想起你的臉
吳雨霏《告白》歌詞

你有出軌的念頭嗎?

Eugene做過一個關於出軌的調查,在高登討論區和she.com等網上論壇發放問卷後,很快就有百多名網民填寫回應。當中分別有約三成男性和兩成女性認為自己曾出軌。Eugene在問卷中羅列一連串行為如與異性逛街有親暱行為、召妓或親咀,讓網民判斷這樣做算不算出軌,再問若是自己做的話又算不算出軌。「很多受訪者嚴人寬己,懂得判斷別人這樣做就是罪大惡極的出軌行為,但換成自己,他們覺得『唏,冇錫(接吻)又冇同佢咩(做愛)唔算嘅,況且我仲好愛我元配!』,但當他們錫過,又再次覺得自己不算出軌。他們各自的底線其實很浮動。」

Eugene說,每個戀愛中的人或許也有出軌的念頭,「關鍵在你做或不做出來」;因此流行歌如陳奕迅的《無人之境》、吳雨霏的《告白》這類似是而非描寫出軌者的心態與掙扎、卻又沒判斷那段關係對或錯,很入聽眾的心,尤其讓Eugene的受訪對象很有共鳴。「他們覺得好似唱出自己不可告人的心聲。始終這回事除了告訴我這研究者,就沒有傾訴對象。」

Eugene覺得,愛情與出軌是一體兩面的,人們同時在一段/多段愛情裏感受又愛又恨,「你覺得痛苦,於是用另一段愛情來救贖自己,就像把愛情當成一種宗教信仰。」

內心交戰 出軌為獲小小「心跳」的感覺

那八個出軌男女偷偷應約成為Eugene的研究對象,有些是為尋求慰解,有些是為找個樹洞傾吐心事。「他們為自己所做的感到罪疚。我問他們何以甘願冒着被道德批判的危險,又害怕被揭發,每天內心備受譴責,也要不顧一切地同時愛上兩個人?不約而同的答案都是:『因為愛囉,我兩個都愛』。」

部分人在訪談中不諱言,出軌確是貪一時的歡愉。像Jason,他形容與外遇只是春宵一刻,彼此知道不久後對方便會各自離港開展新生活,故毫不顧忌地發展這段情慾關係。「有人形容是一種小小心跳的感覺——例如在街上被人以為是元配情侶、讚許很相襯,他倆會興奮得立即親密起來,那夜決定去開房。出軌者知道這是『有罪』的,卻又阻不了自己內心的攪動。」Eugene說。

沉睡的凶猛在甦醒 完全為你現形/這個世界最壞罪名 叫太易動情 但我喜歡這罪名
陳奕迅《無人之境》歌詞

Eugene說,當很多人在一段愛情裏找不到和滿足不到那個「原真自我」,感到缺失,他/她就選擇出軌,同時在多段愛情和情人身上追尋。

出軌者設法撒謊來隱瞞全世界,Eugene覺得這代表他確實同時也愛這兩個人。「若他不愛元配,不怕失去原本的那段情,他根本不需要撒上萬個謊言。」Eugene有次問Yuki:「妳這樣出軌出到迷失,要用簿記下,不覺得辛苦嗎?」對方點頭:「辛苦啊。但因為我兩個都愛。」Eugene發覺原來出軌者都在make effort(付上努力)維繫兩段愛情,「這樣看來,出軌原來只是同時發展兩段『單偶式』(Monogamy)的愛情關係。出軌者與元配和外遇也是分別一對一地相愛相處。」

愛情苦旅中,出軌就是痛苦的解藥?

「只是,每個出軌者是從幾個情人身上,取得自己的需要。」Eugene說。譬如26歲的Diane。「她是一個很聰明、事業很成功的女子,由細到大也很懂計算。她攤開自己的擇偶條件,當A男友只滿足到她第一至七項,她便同時找B男友滿足剩餘的八九十項。如果愛情是要完美地找一個能『實現自我』的情人,Diane無法找到,就理性化了這回事,對面前的A男友毫不妥協自己失卻的八九十項,要以B男友同時填補,完美地成全她自己。」

Eugene說愛情有時被過度宣稱力量強大,是至死不渝的,但這是看不清愛情的本質矛盾--讓人甜蜜又痛苦。

儘管Diane直認:「我同時需要這兩個人才能滿足自己」,她卻自言同時渾身不自在,覺得兩段愛情並行、得到兩個情人的愛,好奇怪。「這就是因為,人們根本未能完美地在愛情中找一個情人來成全自我,而愛又不能外判出去,他/她其實同時需要真心真意地淘盡自己去愛,為他/她付出和妥協。當Diane這樣計算,她再找第四、第五個情人也不會滿足的,因為人的慾望是不斷流動。」

可惜,Eugene說,很多人在一段關係受到挫折或得不到滿足,他/她就跑去找另一個人填補那些痛苦和缺失,讓自己快樂起來。於是,出軌者不斷出軌,視另一段愛情為元配愛情痛苦的解藥,從不同人身上追尋幾刻歡愉。「但愛情不是你的solution(答案),而是一種condition(狀態)。你覺得人有缺失,不斷找人去愛、去愛你,痛苦沒有解決過。就像Alicia,原諒曾出軌的男友後,她既深愛他,又活得痛苦,於是自己也出軌去報復和平衡心理,找另一個人同時戀愛,但這不是解決痛苦的方法。」

Eugene愛過亦傷過,卻依然享受戀愛。「明白愛情這矛盾的本質後,以後以愛之名去做什麼動作前,你就會知道和判斷到這樣做,會否傷害到身邊的兩個人。」

(Eugene為尊重研究對象的意願,上文提及的人物為化名,當中內容及情節亦為他們同意報道刊出。)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