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軌故事.上】人類學家研究偷情男女:為何愛情等於一加一?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Eugene帶我到尖沙咀一間滿是外籍客的酒吧,場內大部分人也聽不懂廣東話,我們的訪問能不顧忌的進入話題禁區,從前他也在這裏與出軌男女訪談。他是中文大學人類學畢業生,大學時研習人類的各種可能,包括出軌這行為。他以出軌來看愛情,花兩年完成這學術研究,寫成畢業論文。那些偷偷做他研究對象的出軌男女說,連自己講出口也覺得罪疚感,何以他仍堅持做這「離經叛道」的題目?

Eugene說想知道出軌的人到底在想什麼,視愛情為何物?

攝影:張浩維

Eugene被情人背叛過,也當過第三者介入別人的感情。他開始想如何以腦裏的認知和在知識海洋中,理解這些愛情遭遇。「為什麼愛情會讓人受苦?」他翻箱倒櫃找不同書籍,發覺以往中外學者多以生物演化解說「出軌」這回事,歸納擁有多一段戀愛或性愛關係的人,就是有某些心理因子,因而出現對元配不忠的行為。

例如人類學家Donald Symons指,男性因為能夠產生大量配子(Gamete),所以在尋找多重性伴中,有演化上的優勢,故演化心理學認為男性比女性更容易不忠,亦造成那種「男性作為狩獵者,女性顧家」的現象。

後來也有學者研究女性也會出軌,如人類學家Sarah Hrdy研究雌性黑猩猩,發現牠們會與其他雄性發生繁殖需要以外的性行為,以獲取資源及保障,這亦令女性能夠發生連續性高潮。她其中一個觀點是,在女性需要倚靠男性保障及資源的情況下,發生多重性關係是分散投資以及資源最大化的體驗。

人類學家Helen Fisher則認為,現代人類的愛情受到腦內三個不同迴路/驅力所主宰,分別為親密、性慾、依賴。當性慾與另外兩個迴路產生矛盾時,便有出軌發生。

Eugene以出軌研究愛情,思考情慾有否對錯。

+4
+3
+2

社會教化下,愛情有固定劇本?

Eugene看過那些關於出軌的觀點,思疑如果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生命經歷,為何一堆研究觀點就能歸納到一個人出軌的原因?他覺得,那些學者始終未能解答到,出軌的人其實在想什麼。「沒甚麼人這樣探問,不如就由我試以出軌研究愛情。好好看看出軌和愛情,究竟是什麼模樣?」

他首先詰問,為什麼愛情必然等如一加一,出軌就等如不忠、背叛。

「『愛』和『羅曼蒂克』是很摩登的概念。波斯認為愛情是危險的,12世紀以前的宮廷,愛情與婚姻是分開的,他們只從前者尋找激情。至17、18世紀的人才把愛情連結婚姻。古代中國以《紅豆》比喻兩個人『相思』,卻不談『愛』;一夫一妻制也是近個世紀的事。那麼愛情和出軌是哪回事?」Eugene覺得,大眾和媒體教化下,為愛情寫下劇本,讓這個本來屬私人領域的關係,成為了一齣樣板劇場,上演刻板的戲碼,例如情人節一定是洋溢浪漫溫馨的粉紅色,戀人送花送朱古力並不稀奇。

Eugene坐下來訪問,點了一杯酒,抽口煙才放鬆下來,「我知道可能受人抨擊何以提出如此奇怪的愛情觀,是敗壞社會價值,但世上的確有這班人存在,為什麼要像駝鳥般逃避這個問題?」

唐英年的出軌劇場

「媒體常充斥很多『資訊』,教你做個好男友、好女友。若一旦發現對方有第三者,你必定要憤怒和質問。有第三者的男人會被封上賤男的稱號、女人則是公廁、蕩婦。」Eugene說。

他記得當年唐英年被揭發有婚外情後,與太太拖手回應的一幕:「男的要承認做過對不起妻子的事,女的要淒然地說:『我原諒佢』。然後公眾就『收貨』。但這樣做就能修補關係嗎?」Eugene經過兩年研究,最後有了答案。

尖沙咀這間酒店酒吧是他以前常與研究對象見面的地方,他約每個出軌男女都訪談至少7次,觀察他們對愛情想法的變化。

出軌女生:「我兩個都愛」

在兩年研究裏,Eugene約每個出軌男女至少訪談7次,有時聊怎樣維繫那幾段關係,有時聊怎樣撒謊出軌。Eugene發覺他們同樣每日跟着「出軌者」應有劇本,演出類似的戲碼——同樣為自己的不忠行為愧疚、又要努力做個「好情人」。一個十來歲的女生首次與Eugene見面,靜默半小時才道來心裏的秘密。「我們要約在尖沙咀或銅鑼灣酒店的露天酒吧裏,環境幽暗、chill(輕鬆)啲、周圍都是聽不懂廣東話的外國人,喝着酒、抽口煙,他們才能放鬆下來,敢開口講自己的故事。」

一個叫Alicia的女孩,在原諒男友出軌後,依然很愛那男人,卻同時活得很痛苦,於是自己也以出軌來協調和疏導這種苦楚。「我問她這樣一半為報復,一半為平衡心理的行為,背後其實愛不愛那個找來的第三者?她呷下面前的龍舌酒,吸兩口配酒的檸檬汁,抖個大氣,才滿是罪疚感地說出:『我愛他,我兩個男人都愛』。」

Eugene知道,在社會道德裏,出軌如此情理不容,才讓有第三者的人有口難言,當他問受訪男女何以出軌,不約而同的答案卻是「我愛他,亦愛另一個他,兩個都愛」。「但為什麼你甘願冒着被道德批判的危險,又害怕被揭發,每天內心備受譴責,也要不顧一切地同時愛上兩個人?」Eugene說從他們的出軌行為中,看見愛情的本質。詳看下集:【出軌故事.下】偷情男女給我的戀愛課:愛情與出軌是痛苦的解藥?

(Eugene為尊重研究對象的意願,上文提及的人物為化名,當中內容及情節亦為他們同意報道刊出。)

Eugene的訪談筆記:「入面寫了太多別人的秘密。」

科學點睇「出軌」?

曾出版《曾繁光談情說愛》的精神科專科醫生曾繁光認為,「出軌」一詞屬眨義,有多於一個伴侶的人叫「與第三者有愛情」或婚外情。他指以行為科學解釋,就是人類渴望與多於一個人有情感或性的親密關係。若有人無法滿足於一對一的關係,會有冒險的基因──對很多事都有好奇心,追尋多一段的親密關係。

曾繁光指,有婚外情會被指違反婚書或「天長地久」的承諾,「但怎樣為之天長地久?」他認為:「愛需要不同層次,不論是處理兩個人的關係或多元關係,當中也有矛盾和衝突。」

「而愛情其實不因對方靚仔靚女,可能還因為性格和身上的特質。你找到一個『對的人』能互補長短,還要經營下去。」曾繁光指,熱戀期過後,沒有當初的激情,便從彼此身上看到問題,很容易便分手,「要把關係維持下去,那便不是一個romantic pathway(浪漫程式),而是開始如伙伴的關係,雙方互相扶持地生活下去。所以我們會形容這是細水長流、平淡如水的關係。」曾繁光說。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