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代台姐】電召台不敵Uber等Call車Apps 的士台姐將瀕危絕種?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你與她不曾見面,但她的聲音可能曾出現在你耳邊。每次打電話call的士,都會傳來一把女聲,問你貴姓、邊度上車、去邊度,然後告訴你幾分鐘後哪個車牌號碼的的士來載你。

的士台姐一向都只在聽筒傳聲,絕不露臉,引來乘客與司機無限的好奇幻想。有些人會來電搭訕「喂靚女……」,撩起話題欲與台姐多聊幾句,Ivy卻多數冷冷回應:「喂先生我唔係靚女」。

她入行當的士台姐4年多,慣於在對講機前簡短對答,說話冷冷的無尾音,工作卻是人性化──每天為別人打點叫車、尋失物尋老人,還不時替警察查案搵犯。但這時代人們都轉用call車apps,Ivy說許多台姐這幾年都退了下來。耳邊那把女聲或快將消失,一個冷冷的手機apps,又能否取代為你call車的她?

攝影:鄧倩螢

有些人總愛當的士電召台是心事熱線,打來聊聊解悶。「我有空便應他幾句,太忙就等不及他說下去,已講定『多謝,拜拜』。無需跟他講太多,始終要應的柯打(order)太多,上班時就沒閒情逸緻談些什麼話題。」Ivy說。

她每天聽乘客來電叫車,「嗌咪」廣播問在附近的司機接不接這趟生意, 然後覆在聽筒另一端等候的客人。雙手雙耳同時在聽幾部電話、叫車嗌咪,還要聽其他的士台交通消息,哪裏影快相或路面有狀況,又再向自己台的司機廣播。有時司機迷路打來搵路,她又幫忙google map查地圖。不論做call台時或平日說話,Ivy都是一把標準台姐的溫柔聲線。

Ivy說台姐入行門檻很低,無需聲線溫婉或甜美,只要能說流利廣東話就獲聘,她起初以為自己的工作好簡單。

+4
+3
+2

台姐與司機的電話情緣

儘管一直只聞其聲,不見其貌,有些司機卻會愛上台姐的聲音,視如女神。「有啲司機聽到呢個台姐把聲咁溫柔,就想望吓佢咩樣。」可惜,的士多年有個行規,台姐和司機不得結識或私下聯絡,以確保公平派車。「有司機為一睹台姐容貌,特意到的士台樓下等她收工,待她步出門口,遠遠窺看就心足。」

在電話中日久生情,再熱烈追求和製造見面機會約會,後來有些司機和台姐還是會暗自「私會」見面吃飯,關係要好,有幾對最後更結婚成家。千里姻緣電話線牽,「而我,係緣份未到啫,哈哈哈哈!」Ivy說罷大笑。

說起與司機的關係,Ivy就會笑。她話不多,大概因為call台的對話應答總是很快很短,一來一回無需形容詞或連接詞,讓她習慣說話簡單扼要。

但聽筒內匆匆幾句對話,卻已讓她知道許多秘密。例如黑夜的人多數怎樣過。

Ivy做台姐4年多也是日夜顛倒,活在黑夜世界裏,亦摸熟凌晨深宵獨特的時間秩序。(潘思穎攝/資料圖片)

晚上世界的時間秩序

的士台姐分三更,早更那個7時半上班,3時半有另一個來接更,然後就到Ivy這個11時半的通宵更。深宵有個別於白晝和夜晚的獨特時間秩序。但叫車的人一樣是川流不息的。

「11時半酒席或應酬飯局陸續散場,我一上班電話就已響個不停,還有那些日頭猛做、晚間消遣狂歡的打工仔,或OT(超時工作)至深夜卻不回家,要去輕鬆吓、去蒲的人,全都在這鐘數出沒。」Ivy說。

從別人的上落車位置,她知道夜貓子的生活習慣。「上車在商業區什麼大廈,落車去老蘭或油尖旺酒吧夜場。一路蒲到凌晨三四點就是他們回家的時候。」別以為夜幕低垂,城市就寂靜無聲,電召台幾部電話一整晚都在響,無得小休或打瞌睡的。

的士台姐大概要有三頭六臂、耳聽八方的技能。

有些打工仔天未亮就要出門,或趕飛機去機場,清晨五六點就打電話來叫車。「這時間確實很難截車,有時地點太偏遠,例如山頂或新界村落,你就算加二三十元,很多司機也不願召來。」有些客常常很趕急,臨要車前最後一分鐘才打上來,「神佛也變不到部車給你啦。」Ivy冷冷地說。

「有些人叫唔到車,沒司機肯接他這程生意,就毫不客氣:『有冇搞錯呀?點解畀錢搭的士都冇車?』。」有時夾雜粗言穢語,Ivy聽到無奈:「我心想,你叫不到車,罵台姐也無用,最多替你再『嗌咪』」兩三次,始終無司機肯載,我也無辦法。」久而久之被客罵到麻木,反正對方講什麼,她都回一句多謝。

幾部電話同時在響,還有其他的士台同一時間報上各區交通消息。

尋人、尋犯、尋失物

幾乎每天都很多人會來電尋失物,急喘喘地說把手機、文件或什麼重要物件遺留在的士上。「我會馬上替他嗌咪廣播問台裏的司機。若那次是經電召台call的車,講低上落車時間地點,大部分都能很快找回。不然他就要大海撈針地撥去1872920(的士失物熱線),並逐個的士台查問。」

有些焦急如焚的家屬要找失蹤老人,也撥上的士台碰碰運氣。「他們會說老人家離家前穿什麼衣褲、樣貌特徵,不少好心司機四圍兜客會幫吓眼,睇吓有冇呢個老人家蹤影。」

警察也不時找上call台搵犯。「佢哋會傳真過來,譬如搶劫案或運毒案疑犯上落車的資料,我就嗌咪廣播,有司機載過他,記得他往哪方向逃去,也算半個證人,有破案線索。」

Ivy計過一晚下來,她最多試過聽千個電話。「會聽電話聽到有幻聽,總覺得有人call要的士,下班後接電話時還會口快快叫出:『喂,的總!』。有次睡醒發現家裏無線電話在自己耳邊,手維持接聽的動作。」

若以正常人的時間觀念來看,晚上上班前就是她的第一餐。但通常買個飯盒回的士台,她邊吃邊做,一個飯吃五六小時才吃得完。

Call 車apps的犠牲品

大約五年前還是的士台興盛的年代,Ivy形容那時「聽電話聽到黐線」;有些司機和熟客會在電話認聲,聽到Ivy的聲音就感到親切。但一切已成過去。近幾年乘客都轉用apps call車,根據運輸署紀錄,全港的士電召台過去4年間由36個,頓減至目前31個。的士司機靠apps找生意,不再續交的士台費,電召台生意難做,有些正聯手想對策,有些則轉型,台姐也跟着轉職。像Ivy就在的士司機從業員總會朝九晚六做文職。

當初離開call台崗位,Ivy說沒有不捨。從前幫到乘客尋人尋物,她很有成功感;這兩年協助那些遭停牌或遇交通意外的司機和家庭,申請工會基金度難關,她說是另一份滿足感。但同行不少台姐這一兩年都退了下來,再也聽不到她們的聲音。Ivy問,若以後call的士,不再有人問你哪裏上車去邊度,不再有人在電話另一端聽你說話,不再像從前那樣能迅速尋回失物,按着電話搭的士,這種方便快捷的代價,會是什麼呢?

下集:台姐快將消失,一班的士司機又會否感到可惜?轉型call車apps能否完全取代的士台,為司機招更多生意?請看:【的士司機讀白】電召台遭淘汰,車頭10部電話apps生意就更好?

當年原本打算入行做保安,碰巧的士司機從業員總會急請台姐,Ivy就入了的士這行業。「聽電話唔會覺得悶㗎喎,因為一整晚都會接到不同的電話,來電目的不同,就要應對。」

的士電召行業快將式微,Ivy和的士司機從業員總會幹事Don近月獲邀擔任香港電台社區參與廣播服務的節目《13夜》其中一集嘉賓,分享通宵更台姐的工作經歷:

《13夜》(13 Night's Life)

播出日期: 2018/1/8至4/8(逢星期日)

播出時間: 晚上10時至11時

播出頻道: 香港電台普通話台AM621

可於港台網站(ptc.rthk.hk)及流動程式RTHK Mine收聽直播或重溫節目

節目專頁:http://www.rthk.hk/radio/pth/programme/p0444_13nightslife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