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事說.經痛】高危一族用藥控制月事或致癌 女售貨員死頂廿年

撰文:梁雪怡
出版:更新:

月事代表着一顆卵子的死亡,並迎接另一顆卵子來臨;是死亡隠喻,亦為生命源頭。月事來了,妳彎着腰,步履蹣跚,除了痛就是煩,但她不來就更煩。因為月經亦是女性最貼身的生命周期,是健康的一面鏡子,讓你對她又愛又恨。
人們對經血的觀感亦很矛盾。一方面認為月經是自然的、神聖的;一方面又覺得月經是骯髒的,不能登大雅之堂。也因此月經有許多的代名詞,如「好朋友」、「大姨媽」等等。隨着香港社會對月經的態度愈來愈開明,新一代多不再懼怕在辦公室說:「我m到喇!」一如記者的男同事們,亦被女同事訓練到能一起討論月經,面不紅耳不赤。那麼「m到喇」之後,社會能否正視經痛對女性的影響?m痛點解要放生理假休息?
聽聽Karen的月事說。

(此為「生理假」系列之一)
Karen在一家小型公司當了售貨員五年。訪問當天,是她經期第三天。經痛時要上班,向客人推銷貨品時,總是禁不住眉頭猛皺、苦着臉工作。幸好她不是在那些大品牌的化妝、時裝公司當售貨員,不用迫着腰痛也要穿高跟鞋,也不用長時間站立,皮笑肉不笑。

Karen快40歲了,經痛折磨了她廿幾年。​

如體內有部榨汁機

Karen是一名售貨員,她形容來經時上班頭痛肚痛大腿痛,只能勉強黑口黑臉對着人。(黃寶瑩攝)
+6

那年她14歲,迎來了第一顆卵子的排走、死亡。她的經痛很厲害,猶如身體有部榨汁機,在下腹瘋狂攪動,她說:「 以前痛到以為條腸有事,又以為條校服裙腰帶太窄,箍親條腰,去醫院檢查才發現左邊卵巢生了水瘤。」醫生表示可以隨時動手術切掉,但水瘤切掉會否捲土重來未可知,若復發的話又要多動一次刀,在兩難之下,Karen唯有任由它每月折磨身體好幾天。

卵巢水瘤有可能是正常的濾泡、非功能性囊腫或發炎囊腫。若發現子宮長水瘤,可以先觀察或使用避孕藥,看看能否自行消退;但若水瘤繼續長大,有可能會造成破裂出血或慢性月經異常、性交疼痛及不孕等症狀。

直到2004年一天,她在上班期間痛得連坐都乏力,她皺起眉頭說:「痛到跪咗落地,感覺似內臟破裂,同事幫手叫白車,去醫院check完,照完X光,問有冇事就叫我返屋企唞。後來再睇私家醫生,發現水瘤穿咗,要即刻做微創手術抽返殘餘組織出嚟。」

避孕藥控制M痛較高風險患癌

手術後,Karen以避孕藥調節荷爾蒙,大大舒緩了經痛,也能控制來經的時段。然而,她有兩個姨姨不幸患上乳癌,這亦意味着她是患有乳癌的高風險一族,醫生於是建議她停服避孕藥。英國牛津大學的研究指,目前世界約有1億4000萬名婦女使用避孕藥,佔15到49歲的13%,導致每年增加7690名乳癌患者。使用含雌激素荷爾蒙避孕藥物可以減少子宮痙攣或不正常出血,減少子宮頸癌及大腸癌風險,卻會提高罹患乳癌的風險。牛津大學研究了180萬名丹麥婦女,年齡為15歲到49歲,她們從未患過癌症,追蹤時間長達11年。不論年齡、服藥時間多長,都會增加20%罹患乳癌風險,不論使用避孕藥、貼片、陰道環、含孕激素的植入物和注射劑等,服用一年會增加9%乳癌風險,超過10年會增加38%。雖然停藥就不會增加風險,但是服用超過五年,即使停藥也還會增加罹患乳癌風險。

她說:「即係要m痛與高風險乳癌是但揀一樣,所以呢幾年開始停避孕藥,停藥之後m就好唔準,m到再次好痛,三個月唔嚟又要打排卵針。」Karen嘆道,現在大部分男士已經理解女士生育之痛,但經痛,則仍然缺乏同理心,她說:「女性生完,不會有人問為什麼要放產假,但經痛痛到要放假,則不是人人會理解。」不過,盡責的Karen其實沒有因為經痛而請過假,她一直靠吃藥止痛繼續工作。

《黃帝內經》稱婦女月經爲月事。李時珍在《本草綱目》中寫:「其血上應太陰(月亮),下應海潮。月有盈虧,潮有朝夕,月事一月一行,與之相符,故謂之月水、月信、月經。經者,常候也。」月事與月亮盈虧的周期相若,故月經又稱為月事。(黃寶瑩攝)

「痛到想有人打暈我」

切掉水瘤,近幾年停服避孕藥後,Karen又發現左邊卵巢有卵巢多囊症(PCOS),每次經痛時,她形容想把卵巢挖出來,「左邊卵巢同大髀好痛,抽住抽住,趾住啲神經,好似有人抓住你咁,用熱水袋呀、食藥呀都冇用。會打自己大髀分散注意力,瞓瞓吓會大叫呀,喊呀,爆粗呀,想有人打暈我。如果平時行行吓或工作時發作又食唔到藥,只想縮埋一嚿。」

近年陸續有團體倡議推行月經假。參考外國例子,韓國、印尼都能放有薪月經假,台灣支半薪,日本則無規定僱主要支薪。(各國例子請見另稿:男區議員動議「加假」 方國珊反對:男人前列腺痛都放假?

去年,意大利成為第一個允許女性享有帶薪月經假期的歐洲國家,女員工只要經醫生證明她有痛經(Dysmenorrhea)情況,導致骨盆和腹部有周期性疼痛,或其他不適情況如背痛,腹瀉和噁心等,每年遞交證明文件,就能每個月享有三天帶薪月經假。Karen若身在意大利,今天就能在家好好休息。

止痛藥非萬能,頭暈嘔吐食藥都冇用

卵巢多囊症(PCOS)是一種原因不明的內分泌系統異常。患者的卵巢內有許多長不大的卵泡。常見症狀月經稀疏或閉經、慢性無排卵、不孕、多毛及痤瘡的問題。近幾年停服避孕藥後,Karen又發現左邊卵巢有卵巢多囊症(PCOS),每次經痛時,她形容痛得想把卵巢挖出來。近來她時刻配戴水晶,她覺得水晶有能量疏通手腳的氣脈,舒緩其經痛。(黃寶瑩攝)

長期受經痛之苦,她當然舉腳贊成推行月經假,她說:「長期食止痛藥對身體無益,況且只減到少少痛,止痛藥又不是人人有效,例如有人會頭暈、嘔吐,食藥都沒用。我們的工作要對客就更辛苦。我會常常想大便,工作期間又要成日去廁所好煩。又有次有個客買完想聊一下,我感覺到m滿了快要漏出來(她用月經杯),只好逼於無奈地說:『小姐唔好意思,我好似要換,就快漏出嚟。』如果女仔量多,一兩小時就要換m巾,返工就更辛苦。」

她認為放月經假的可行做法是,在編更時表明大概在哪個時段來經,並在需要的日子提早三四小時告假,讓公司能安排人手。

相關系列文章:【女人福音】IT公司推月經假 老闆:都驚男同事話唔公平,所以…

立法會議員潘兆平:兩性生理差異不應影響勞工權益

勞工界議員潘兆平指,生理假能進一步保障女性僱員權益,保障女性不因身體結構與男性不同造成勞工權益差異。他認為月經假和有薪產假相同,亦符合聯合國《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當中要求保證婦女在男女平等的基礎上享有相同就業機會的權利 ,但有很多細節如假期日數、是否給薪等需要討論。

日本愈來愈少女性請月經假?
他指出:「日本在1947年已經立法制定生理假。然而,近年當地愈來愈少女性申請月經假。在2013/14年度及2014/15年度期間,女性工作者申請生理假的比例下降至0.9%,較1960年的26.2%大幅下跌。同期,當地機構為申請生理假僱員給付工資的比例亦由2007年的42%下降至25.5% 。由於當地法例並無列明僱主是否需要為生理假給薪,大部份僱主都不會給薪,可能是申請生理假數字偏低的成因。同時,曾有報導指部份女性僱員擔心請生理假影響職場待遇,反映即使已推行生理假,女性僱員權益仍有待改善。」

台灣有4成4大企業自願支全薪
「至於台灣,在2013年修訂法例,規定女性每年可享三日半薪生理假的台灣,情況相對較好。根據當地政府部門在2016年的調查,有超過8成僱主同意員工申請生理假,當中4成4企業願意支付全薪。同時,該年實際有員工提出申請的企業有22.5%,在100人以上的大企業當中,更有近8成企業有員工申請生理假。即使台灣落實生理假的情況較為理想,但每年三天的生理假明顯與女性的生理需要有很大落差;另外,生理假是否只能領取半薪仍可斟酌。」

參考:《使用含有荷爾蒙的避孕藥會增加乳癌的風險》--台灣防治癌症網

另一位經痛女生Lisa雖然希望有生理假,但對立法推行則有保留,何解?請看:m痛到暈 打工仔嘆:ot冇補水,講乜月經假?

63位立法會議員又同意「加假」嗎?請看:

港勞工權益與伊朗同級 63位立法會議員點睇月經假?

香港邊度返工有月經假?Nike全球有假,獨漏香港?

月經對妳而言,代表什麼?「提醒我的性別,提醒我一個經期排走一粒卵子,有舊有新,卵子沒有受孕就死亡排出體外,提醒自己在成長。提醒你送走一次生小朋友的機會,雖然我都不想生哈哈。」Karen說。(黃寶瑩攝)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