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製造.百合花】農夫開放花田:想告訴小孩花不在超級市場種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你們到場看到我這片花田,已經是一種支持。」

半世紀以來,不論是收地、水浸、打風或氣候有變,都令農夫的日子不甚順遂,但六旬元朗新田小磡村花農梁日信站在田中笑著:「我不會喊的!」面對種種打擊,他去年開放過向日葵花田,今年三月,他再開放「信芯園」這片百合花田風景,為的是讓香港人知道香港還有農夫和農業,來者可以欣賞花海,也可以買走一支支本地花。

如他所說,生活還是有其他選擇,「我們不一定要受人牽制的。」

(信芯園開放百合花田詳情,請看文末)

攝影:李慧筠

「我不會喊的!」面對極端天氣、大陸市場競爭與及周遭土地發展而破壞的水利,信哥都咬緊牙關去面對。

一片香水百合田

田中幾萬支法國香水百合,如其名,是香水的原材料,「在田中站得久,那些香味都焗暈我了。」信哥在田野中為花朵摘去花蕊中花粉,陽光曬到田中,幾片黃、幾片粉紅的花交錯,朵朵都開得醒目。「少女、成人、熱戀的人……種種人喜歡的花都不同,視乎你喜歡的味道,有清淡的也有濃郁的。」

手指那麼大支的香水瓶,提取香味製入玻璃瓶中,重重包裝送上飛機,在大商場的華美櫃上落地,原身就是土地種出來的花朵,是泥土、陽光、水分和農夫的汗。

直到三月下旬,梁日信都會開放花田讓公眾參觀,之後就會埋頭種植向日葵。

他為不同顏色的香水百合改名:「紅色的叫紅粉美人,適合喜慶事;淡黃色的百合,不要像大陸的叫黃天霸,叫做黃水晶啦!紅白二事都合用,日本、南韓結婚儀式也會用淡黃、白色。它們會愈生愈黃的,天氣涼,帶回家中可以放十來日。」他待他的花如小孩:「它們朵朵像對著你笑似的!」

花像個小孩對著你笑,他說。

香港人撐本地花,一來保證了質素,二來即日鮮,不需長時間運輸,開花機會也較高。
新田農夫 梁日信

香港人撐本地花:質素好、即日鮮

這批香水百合本來是準備年宵黃金期賣出的,但人類作業長期破壞環境,全球氣候反覆、極端,信哥說:「我哋以前拎住本通勝做人,睇廿四節氣,而家唔準啦!亂哂籠,一係極冷、一係極熱。」天氣一直冷至新年前夕,花遲遲不開,時至三月才開始盛放。趕不上年宵花期,也碰上大陸市場的競爭,大陸花成本較低、政府對農夫補貼較多,加上豐收壓低了批發價,低至10支花、20元人民幣有售。

信哥的花天然種植,顏色會愈種愈深。

但大陸花也常用雌激素種百合,以供短時間推出市面售賣;信哥想天然種植,以動物肥料做肥,「客人教番我轉頭,大陸花愈開愈白,摸上手花瓣較薄身;我們的花則摸上較厚,顏色愈開愈深、愈黃。愈來愈旺呀!像個剛瞓醒的美少女,不用化妝都有自然美。」香港農夫地方少,請人人工也較貴,這樣一來,成本自然高過大陸,信哥的花每支成本價20蚊,也非每支能種出花來。

「我不能完全怪大陸,今次遲開花亦關乎天氣。」農夫面對天災、花開延期,還是樂觀的咬緊牙關撐過去,把花便宜一點賣出去也不要緊,只想香港人知道香港有農夫在種花,買花時可以自己作出選擇:「香港人撐本地花,一來保證了質素,二來即日鮮,不需長時間運輸,開花機會也較高。」

無論何時總是嘻嘻哈哈的,梁日信相信香港人會撐本地花,會懂得選擇。

泥頭車旁堅持種植

幾年以來,信哥的農園面臨過收地逼遷,亦因愈來愈多農地轉為棕地之用,電子廢料廠帶來污染,倒泥的行為也每日每夜在他吃飯的農桌旁發生。政府不重視農業,逼遷時也往往把發展刀鋒指向農夫田地。「台灣很重視農業,不同香港只著重地產,由農夫自生自滅,我們要自己想方法生存,也不知何處是吾家?」

爺爺也是農夫的信哥是第三代接班人。今日到來參觀的小孩子在花田邊輕輕拾起舖路的碎石,也和媽媽手上的花朵合照。信哥看著那些小孩子說:「就是這些接班人啟示了我,要開放農田,不要自己愁眉苦臉,要把農夫的情況說出來。」

手指頭斑斑駁駁都是勞動的痕跡。

信哥花田旁邊鄰舍以前養白鴿、養雞。今天有些屋已經人去樓空。「香港今天怎會封殺了農業?年輕人都體會到的,今天我們像被掐住條頸去做人。反問你一個問題,為什麼今天樓價會癲咗?因為一小撮人壟斷了。發展要健康,但像橫洲(收地)也是為了某小撮人的利益。」信哥說兒時百合並不便宜,是屬於有錢人的手中物。今天他種花就是要所有人都能買到、享受到花的美。

去年,我們因為信哥的田受打風水浸所害、影響種花計劃而入田採訪,並目擊田旁有人傾倒泥頭。(曾梓洋攝)

我不種,這片地就變頹垣敗瓦,變成電子廢料場、水貨倉。要知道香港還有農業,我們不一定要受人牽制的,像那些瘋癲的樓價。
新田農夫 梁日信

想讓孩子知道花從哪裡來?

留守也是想要告訴香港人土地不只是能賣錢的商品,農夫取之土地,也與其共存。「我不種,這片地就變頹垣敗瓦,變成電子廢料場、水貨倉。」他指向田旁的電子廢料場。「我收入不多,但種植的教育意義重大。不想有天問小朋友,花從哪裡來?他們答:超級市場買。米從哪裡來?他們答:超級市場買。」

他希望下一代可以在這片農田裡學習。

「你是老闆嗎?你的花很漂亮!」
「謝謝你們。」信哥揮手:「拿回家跟你們的長輩分享!」

梁日信覺得香港人來到他的花田已經是一種支持。「望吓、到場都是支持,你們會知道香港還有農業,我們不一定要受人牽制的,像那些瘋癲的樓價。之後我也會繼續種,那就不會被人慢慢淡忘、消失。」還望在工作漩渦和艱難生存條件中打轉的香港人,抽空到他的花田感受人與土地的關係。他看著那些一家大小來的人又笑了:「你睇吓佢哋幾開心。」

信芯園開放百合花田詳情:

日期:3月9日至3月18日
時間:上午8時至下午6時
地點:新田小磡村信芯園
交通:九巴76K、綠色小巴76、紅色小巴17號「石湖圍」巴士站落車,沿左手邊大水管直入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