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母圓夢讀中大「水泡科」 因學業壓力曾欲跳軌 寫歌勉勵同路人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Ek(黃以禮)站在紅磡月台的邊緣,今天駛來的列車如一把刀劈進月台,以禮欲借車廂高速駛過的力量了結一切。他打通了一個電話,拯救自己一顆求死的心。今天,EK以過來人的經歷,為關注青年自殺問題的劇場譜寫主題曲。
「即使生命從來無雙,每一秒都應該給景仰。」這是EK最喜愛的兩句歌詞。生有時,死有時,哭有時,笑有時。他想說,哪管這一秒有多糟:「你嘅唔開心都有意義。想大家去諗下生命嘅每一秒。」
攝影:鄭子峰
為圓媽媽期望入讀中大「水泡科」
EK自小鍾情於音樂。EK本打算升大學時修讀音樂,但是喜愛流行曲、組樂團的EK沒有八級樂理,根本不符資格。大學聯招填寫學系志願,頭三甲的選擇,EK把一個願望送給媽媽。在第三志願填上中大的計算機科學作為「水泡科」:「除咗收得低,我兩個表姐都係中大,事業有成。我啊媽話,如果我個仔好似表姐咁就好啦。」最後,EK果真入讀了中大的計算機科學。
曾重考三次感挫敗
「入咗兩個禮拜都冇,我就知呢科唔啱我。」 計算機科學是一門牽涉很多程式編寫的學科,編碼在EK眼中有如外星文,任EK在課堂上如何努力撐著眼皮,也是無法集中精神聽課:「真係好悶,忍唔住會瞓著。就算你幾努力望住啲1、0,同埋a、b、括號都係唔得。乜嘢都聽唔入腦。」他有努力,自修看書,「外星文」終歸沒能變成地球的語言。每逢考試,EK只好強行「死背」過去的考試題目,勉強應付。考試不合格成家常便飯,曾有一個科目EK重讀3次:「F,係咁F。 我望住嗰份卷我係乜都寫唔到,沮喪到。」
在學系內沒有成功感,EK自覺與其他同學格格不入。某次教授在堂上開了一個「Computer Science的笑話」:「全個Lecture hall(演講廳)啲人笑到收唔到聲,好開心,但係我完全聽唔明,我咪扮笑。我望住notes都唔知佢哋笑乜。」 
大學聯招填寫學系志願,頭三甲的選擇,EK把一個願望送給媽媽。
中途退學?害怕履歷「唔好睇」:焗住要向前跑
面對著如此困局,EK曾想過轉系,惟成績好才能申請。那麼,退學好嗎?
EK曾嘗試跟媽媽說,但媽媽仍希望EK能走他表姐的路:「一個做緊律師,一個做緊會計,兩個都喺中環返工,買到樓㗎啦喎就嚟。」媽媽的話似乎不無道理,EK也質疑中途退學的決定:「死啦大學一年,出嚟做得啲咩?寫CV(個人履歷)可以點講?我係大學學士未畢業生?未諗點發展、點生活呢?覺得好煩。唉唔諗,起身繼續返學。」 
對於履歷「好唔好睇」,其實EK亦執著要準時畢業:「我係三年制。如果我同人講我讀四年,但係你又係會考,就好介意。」他說,自己就如遊戲「食雞」一樣被逼入絕境,只有眼前路,不能後退:「個圈喺後面係咁收,你焗住要向前跑,唔跑就會吐血。」 
現實叫EK「硬著頭皮」,捱至成功畢業就好,他也沒有向身邊的朋友傾訴。然後,一次考試的失意,就引爆了這些堆積已久的負面情緒。 
現實叫EK「硬著頭皮」,捱至成功畢業就好,他也沒有向身邊的朋友傾訴。然後,一次考試的失意,就引爆了這些堆積已久的負面情緒。
曾生跳軌念頭 媽媽:今晚煲咗你湯
某年期中試的前一晚,EK通宵溫習。「點都刨晒佢,係讀完一次,唔明嘅。衝入去(試場),諗住塞得幾多就寫返出嚟,好似默書咁。」 至少能答上一兩題吧?殘酷的現實是一夜通宵後,他依然沒答上一題。EK收拾文具,交上白卷,離開考場。回家的路上,他開始質問自己:「為咩?點解你要通宵?做咩要入考場?其實你都唔識㗎,都F㗎啦。呢三年做緊啲咩?我呢個人生做緊啲咩?」
站在大學站的月台邊,EK說,列車駛向紅磡方向的彎道有如一把刀劈進月台,剎那間有股跳向車軌的推力。回過神來,列車到站,他打電話給媽媽說:「我好唔開心。」
媽媽說:「你咩都唔好諗,你返嚟先。煮咗飯,今晚煲咗你湯,所以一定要返嚟食。」絕望裡還有家人等著自己,這碗熱湯喚了EK回家。
今天,EK(黃以禮)為關注青年自殺問題的劇場譜寫主題曲。誰想到,他亦曾有一秒想跳向火車軌,以借車廂高速駛過的力量了結一切。
向家人抒發感受 漩渦中找回曙光 
媽媽一打開門,EK就擁抱著媽媽痛哭。那夜,EK終於向家人道出自己的感受,重整自己想法後,才驚覺他過往像把自己困在黑暗的洞穴,而未有發現洞穴石隙透進陽光:「當你將成件事重整、講咗出嚟之後,就會搵到漩渦裡面係有少少曙光係我miss咗嘅。我三年來做過啲咩?你睇我每一日……你會開始數,我起身、刷牙、洗面,唔係啊。我都有睇YouTube、有聽歌、晚去咗夾band。好似又唔係好差。」
  
此後,EK開始與父母多談自己的想法,表明自己欲朝音樂路發展。父母卻始終不認為音樂製作是門專業,誤以為EK想做歌星,「發明星夢」。他反覺爸爸不知夢想為何物,反問他:「你有甚麼夢想?」爸爸說,他已放棄了自己的夢想,這個家就是他的夢想:「當我好唔開心嘅時候,其實背後係有人為我付出緊,有人仲係攞住個碗湯好想我返屋企飲。老土啲咁講 You are not alone (你並不孤單)。」 父母明白兒子學業的困境,知道他始終鍾情音樂發展,也不再如舊日反對。最後,EK花了5年時間盡力完成大學學位,現時向音樂的路逐漸進發。
EK:「想畀佢哋知道,有一首歌係因為有一個人寫,而呢個人同你經歷嘅嘢係好類似。好想話畀呢一班人知有路行。你睇下我,嗱,生勾勾啦,仲寫歌畀你聽添,都幾好聽啊。」
寫歌勉勵同路人:總會有路行 
因為這段經歷,在2016年學童自殺頻頻發生時,EK就寫了《絕處生花》:「想畀佢哋知道,有一首歌係因為有一個人寫,而呢個人同你經歷嘅嘢係好類似。好想話畀呢一班人知有路行。你睇下我,嗱,生勾勾啦,仲寫歌畀你聽添,都幾好聽啊。」
如今,他再為關注青年自殺問題的《鈴蘭》生命教育劇場編寫主題曲《鈴蘭道》,他笑言是一種「情意結」:「曾經有一排有句說話好流行,就係救得一個得一個。我哋希望每個入嚟睇嘅觀眾,或者每個聽到首歌嘅人都可以拎走一啲嘢。 將嗰件事好似種子咁,慢慢發芽、發大,幫得幾多得幾多,做得幾多得幾多。我知道能力唔係話真係好犀利,唔係話去到影響全香港、全世界。 」
《鈴蘭》生命教育劇場-專場演出《琉璃蝶》
日期:27/4/2018(五)及28/4/2018(六)
時間:19:45-22:15
地點:牛池灣文娛中心劇院
費用:免費(請先在網上登記https://www.goo.gl/yJKNNK)
查詢:21533940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