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桂坊貓王・下】不管太太分居 仲要蝕住開個唱 因拯救世人?

撰文:麥佩雯
出版:更新:

香港「貓王」除了在蘭桂坊賣藝,還會每年最少一次在文娛中心「自資」開辦「個人演唱會」,今年的主題則是「救世人貓王演唱會」。何謂「救世人」?香港「貓王」郭琳生說因為貓王節奏強勁的歌曲能帶給人快樂,而快樂能拯救世人。然而,其妻兒均不支持他扮貓王,去年更因此與妻子分居,但他仍然無悔:「如果不扮貓王,我會神經衰弱。」也許「扮貓王」帶給他的快樂,更高於有人陪伴的快樂。
也許他一開始扮演貓王只為逃離本來壓抑的人生軌跡,但一扮25年,「扮貓王」帶給他的快樂已與他本人渾成一體。日積月積下偽裝去到一個極致,已變成了他真實的一部分,誰也沒資格評論他現在是真快活還是假風流,也許他連自己也騙過去了。
攝影:麥佩雯

【蘭桂坊貓王・上】由印尼漂泊香港 孤獨歌手從貓王找到童年快樂

「只要賺到錢妻子就不管我」 

90年代,郭琳生的妻子頗支持他放棄工廠工作、改而到蘭桂坊扮「貓王」賣藝維生,「她只要我賺到錢就不管我。」1998年,他首次自資在沙田大會堂舉辦「演唱會」,演出曲目全是貓王歌曲,更重金禮聘一隊菲律賓樂隊到場伴奏。「那年妻子也掏出少許積蓄贊助支持,她也許當是做生意。」「演唱會」乃公開售票,雖有少許親戚朋友、及他在蘭桂坊認識的客人到場支持,但還是虧本收場。 

但他不介意虧本,只求讓人看到他的演出。05年他復辦演唱會,地點改在租金較便宜的「上環文娛中心」,又不再請伴奏,全程「一人大樂隊」。自此他每年都要辦2至3次演唱會,為令「座無虛席」,他更會到蘭桂坊免費派發門票。

他是整個演唱會的唯一工作人員。
+18

未經授權以「歌迷會」名義開SHOW?

上月中,他在「上環文娛中心」舉辦「救世人貓王演唱會」。海報是他親自以最原始的剪貼方式「設計」:「先找來一張真貓王的舊照片,再貼上自己的頭覆蓋Elvis的頭。」演唱會當日,全場只有他一個工作人員,他除了是表演者外,還身兼前台、招待、場地佈置、服裝管理等職務。演唱會訂於晚上8時正舉行,「貓王」早於數小時前抵達會場,將自己帶來的「Disco波」親自掛上在舞台中央上方、又將「香港國際貓王歌迷會」的入會申請表格放在前台歡迎觀眾隨時填寫。「為甚麼收集觀眾資料?之後如果我再開演唱會,會寄信邀請他們來。」

全晚共有10名以內的觀眾到場聽歌,大部分是外籍人士。他們當然認識Elvis Presley,但大部分都不認識香港「貓王」郭琳生。「我只是在蘭桂坊收到演唱會的免費門票,而我又喜歡貓王的歌曲,那為何不來看看呢?」雖然其中有人遲到早退,但只要在席期間,他們都笑容滿滿、會隨音樂拍手歡呼。其中「貓王」更突然表演徒手打斷木板,觀眾錯愕後大笑不止。「貓王」事後表示,Elvis Presley是空手道高手,而自己亦曾學習柔道,因此才有此「致敬」環節。

其中一名觀眾表示,「演唱會」甚具娛樂性,令人看得很開心,但音樂質素就不予置評。而另一位自稱是「香港國際貓王歌迷會」成員的觀眾林小姐表示,「貓王」郭琳生應的確是該會的成員,但他是次辦演唱會在海報上寫明是以「香港國際貓王歌迷會」的名義、又以該會名義收集觀眾資料,則應未經該會其他人同意。但她也欣賞「貓王」向Elvis Presley致敬的心,因此到場支持。記者事後再向「貓王」查詢此事,他說這「歌迷會」是他一人開辦的社團;可能與其他「歌迷會」同名,而他沒有理會。

演唱會全晚只有約10名觀眾。

「救世人」先要救自己

「貓王」於演唱會後表示,原以為會有百多名觀眾到場,但最終只有約10人,有點失望。「去年6月那次,有近百名觀眾!」他表示申請「上環文娛中心」演講廳演出的場租,一晚為$1500(記者致電查詢,正式表演應是1,290元/4小時、綵排650元/4小時),「沙田就要$2200,比較貴,所以我近年都在上環搞。」是次「演唱會」公開售票的票價為$300,但據記者現場觀察,當日應沒有觀眾是購票入場。 

「貓王」也坦言,他每次辦演唱會都是虧本收場。那為何還堅持要辦?「一來給自己機會練冷門歌,因為在蘭桂坊客人們點來點去都是那幾首熱門歌,我怕我不會彈其他較冷門的貓王歌曲了。二來千五蚊場租都不算很貴,我在蘭桂坊一晚也賺到四、五百元。」他不志在賺錢,只志在自己高興,「做人最緊要開心」。這也是他演唱會「救世人」名稱的起源:「貓王真的能救世人。以前我很悲觀、內向、怕醜、沒有朋友,是扮貓王後才開始改變。」

然而,他的家人卻不太開心。他的妻子早年不反對他扮貓王,因為97金融風暴前,他在蘭桂坊賣藝賺到的賞錢確實能糊口。但「貓王」因堅持開辦虧本的演唱會,與妻爭執,兩夫婦更於去年初分居。記者問他,為何氣走老伴,仍如此堅持?「如果我不扮貓王,就換我會變回神經衰弱。不要管他人的目光,最緊要自己開心。」 

「救世人」其實是先要救自己,但這方式也許只能救到「貓王」、而救不到他身邊的人。

不少外國人主動向「貓王」打招呼問好。
他在路上走着,有時會退到暗巷內停下調音。

獨樂樂

與老伴離異,兩名子女又成年結婚搬出已久,「貓王」現時獨居。因為他接近每晚7時至10時會到蘭桂坊「工作」,回到沙田已是深夜,他翌日都會睡到中午。「日間在家沒甚麼事幹,就是聽聽歌看看電影」,當然是與Elvis Presley有關的歌和電影。 

蘭桂坊街口的「胡姬花店」同樣迄立多年,負責人陳先生說,多年來從未曾與「貓王」聊天,只見他歌唱賣藝,從沒生事。「貓王」說自己晚晚也來蘭桂坊,陳先生卻說他最多一星期來2至3日。約一年前,一名自稱警方「失蹤人口調查組」的女警員到場,問陳先生有沒有「貓王」的聯絡方法,指其家人曾報警指「貓王」失蹤。某天陳先生見到「貓王」,知道他仍安好就作罷,也沒有聯絡警察:「知他仍平安在世就不用大肆張揚啦」。這天他又見貓王經過,終好心提醒他要聯絡家人;貓王只說那是一年前的事,現時與家人有聯繫。記者問「貓王」那為何一年前曾失聯,他避而不答。

「貓王」的手機長期處於關機狀態,記者多次嘗試再致電找他,但已找不到人。也許他已太習慣活在「獨樂樂」的狀態。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