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上創業夢】生意失敗、丈夫出軌輸盡所有 拼布悟人生沒輸贏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上回講到卿姐獨個兒在廣州拼搏十數年,從偷運香港廠房的性感睡衣貨版上大陸賣,到一手一腳開了11間店,擁有兩個物業。後來投資失敗,錢沒了;熬了幾十年,健康也被時間吞噬——子宮移位,經期時如血崩,經前經後亦痛得死去活來,每個月總要臥床兩星期。到了焦頭爛額捱不住,幸而兒子也剛好在英國大學畢業,未行畢業禮就趕回港養家,卿姐終於可以放下擔子,回港休養。勞碌半生,驀然回首才發現丈夫出軌,日喊夜喊,她終於失去對情緒的自主權。

百家布由剪紙卡到剪布、縫製,都由卿姐逐格逐格投入心血。(吳鍾坤攝)

+8
+8
+8

上集:【百家布婆婆傳奇】敢搏敢賭 由五毫子到11間舖 到輸光光:北上發財夢醒

卿姐重覆好幾次:「我40年婚姻生活,從來冇喺屋企鬧過交。就算想鬧,我會話『落車!』要離開屋企,開車去第二度鬧,傾好先返屋企,所以屋企啲老人家知道我哋離婚好驚訝。」

「你下半生還剩幾多日子?」

家裡沒什麼特別物品,就只有布和狗狗雪糕相伴。卿姐希望自己記性好一點,把該留的,都留在腦海中。(吳鍾坤攝)

很多人聽到她於花甲之年離婚,可能會說:都幾廿歲,學咩人離婚?

離婚前,有段時間,若有人問卿姐最近過得怎樣,她二話不說便潸然淚下。社區中心一個年輕社工問:「你為了這件事如此傷心,為什麼不離婚?阿姨你都幾廿歲,你下半生還有幾多日子?哭著你要過,笑著也要過,不如放低啦!」卿姐「叮」一聲,清醒了,重拾昔日的硬朗,決定讓彼此過自己的生活。

離婚至今十年,這些年來,她與百家布相伴。

七、八年前,一個老街坊婆婆在機緣巧合之下,跟她一起到社區中心,並開始教中心的姨姨、婆婆們織百家布。卿姐說,人人都喜歡織咕𠱸套,皆因兩周內便能完成,有成功感。唯獨卿姐有耐性織百家被,所需的布很多,襯布最花時間,起碼要兩個月才成事。織織復織織的生活,為她帶來前所未有的平靜。

她的布碎是到床褥店收集回來,卿姐笑說:「一來夠環保,二來我真的孤寒,要錢我就唔做。」

卿姐的百家被賣680元至2000多元不等,價格不是由孤寒的她定的,是她拿著成品,四處問朋友:「你覺得這張被值幾錢?」最後才定價。在去年大埔林村鄉的太平清醮中,她總共賣了11張被,賺了萬多元。她亦有自己的堅持,常常有客人問,有沒有同系列款式?「我說,拼布點會個個一樣?我就係要佢獨一無二!」

拼布沒有輸贏

卿姐近幾年常常進出醫院,「你看看我的覆診紙就知道幾密,血壓高高低低。我不介意死亡,我怕中風呀。」(吳鍾坤攝)

百家被賣出多少她沒所謂,她在床下底拉出幾盒膠箱,裡面裝滿布料,以及由瑣碎拼湊而成的百家被。俗語說「穿了百家衣,能活七十七」,卿姐相信百家被能祝福小孩健康成長,一家安康。「其實有人欣賞已經好滿足,就算沒人買,我送出去,總有人欣賞。我抑鬱了10年,生意失敗,丈夫出軌,覺得自己輸光了。拼布沒有輸贏,我不想為圖利,但如果賺到錢都會好開心。」

卿姐自知矛盾,後來又說:「我怎會不想賺大錢?我就係知自己恨錢,才盡量提自己不要執著。我起初都會看好多書,看外國的百家布是怎樣的,想知能不能賺好多錢。我要提醒自己不要執著,錢不是萬能的,錢夠就算,有很多又怎樣?」她看著眼前針線續說:「我現在很有存在感啊,好多人都欣賞百家布,還有隻狗陪。」她嘴角揚起,「我好鼓勵有抑鬱症嘅人拼布,尤其係年輕人可以學習專注。唔好叫老人家做喇,老咗又話眼唔好,穿唔到針。」

那段失去情緒的日子

卿姐拿出灰色作主調的百家被,說顏色會影響人的情緒。她喜歡拼出圖案豐富的被,因為這讓她得到安全感。(吳鍾坤攝)

曾經,她連揚起嘴角的能力都沒有,要不哭,要不吃了抗抑鬱藥後失去情緒。「我本來食八粒藥,現在食兩粒,應該哭的時候會哭,應該笑的時候會笑。現在我可以有講有笑好叻喇!」

拼布初期,心情也容易墮入深谷,她說:「做灰色時心情會一起沉下去,難過的事會湧來,例如辛辛苦苦湊大個孫,到頭來去了外國,仔女又不跟我同住。整淺色布、花碌碌就會開心點。但人生不是日日都開心嘛,總會有悲傷嘅日子,例如我用灰色襯紫色的話,我覺得好有深度,也竟然有人會喜歡。」卿姐的拼布特色是很少留白,顏色和花紋比較密,有朋友兼行家說,清一點秀氣一點,她說:「你可以覺得好花好傭俗,我就係鍾意,我要堆滿先有安全感。」

卿姐與狗狗雪糕共住百多呎單位,屋內除了布碎就是針線,抬頭有部電視機和孫仔女的照片。記者問,你就沒有一些想留下來的物件?「不想放太多東西。希望將該留下的放在記憶中,希望可以啦!」卿姐說罷揮揮手,送別我和攝影師。

每天遛遛狗,織織復織織,卿姐的平淡快樂。(梁雪怡攝)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