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歲女生歸隱山居唔返工唔拍拖 環保改造舊物生活不為錢發愁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山東女孩JING,在深圳打拼了7年,因為受不了城市裏「買買買」的浮躁生活,30歲時,做出了一個重大的決定,辭掉服裝公司設計經理的工作,一個人搬到深圳梧桐山裏的鄉村居住。

她租下了一間120平方米的農民房,只花了3500元(人民幣),就把房子改造一新,屋裏超過90%的東西是她撿來後改造的,別人不要的床、沙發、廢紙、瓶子,都成了她家裏的寶貝。JING沒有男友、不去上班,每個月的生活費不超過1000元,全靠存款和幫別人改造舊物為生,但卻從不為錢感到焦慮,對自己環保、低物質的生活很滿足。

編輯:倪楚嬌(一条)

JING租下了一間120平方米的農民房,只花了3500元(人民幣),就把房子改造一新。(一条提供)

自述:JING

我是JING,今年33歲,3年前,我還是深圳一家服裝公司的設計經理,每天十幾個小時,都要對着電腦工作,我差一點就失明,再加上不喜歡城市裏那種不停買買買的生活,我決定辭職,搬到離深圳市區不遠的梧桐山,在一個小村子裏,過一種半隱居的生活。

整個改造一共花了3500元(人民幣),我自己記過一筆賬:

1. 舊桌子、墊倉板 1100元
2. 布、蚊帳 300元
3. 油漆 600元
4. 舊縫紉機、碼邊機 740元
5. 浴簾 150元
6. 水泥 120元
7. 電鑽、磨片、釘子 490元

除此之外,其他東西都是我從垃圾桶裏撿來的。

整個改造一共花了3500元(人民幣)。(一条提供)

+11
+10
+9

住在山裏的這三年,每當我缺東西時,第一反應不再是購買,而是用廢舊的物品來改造,朋友們和附近村民經常感歎:「原來這些破爛可以改造得這麼好看!」現在只要他們要扔東西,都會先想到我。

有一段時間,我母親對我特別不滿意,因為我既沒了工作,也沒有結婚,從一個設計師淪落到撿破爛的,她覺得難以接受。(一条提供)

有一段時間,我母親對我特別不滿意,因為我既沒了工作,也沒有結婚,從一個設計師淪落到撿破爛的,她覺得難以接受。但後來她看到我愈來愈開心,也就愈來愈支持我現在的生活了。

住在山裏3年,我慢慢從一個,什麼都養不活的「花草殺手」,變成了什麼都能養活的人,家裏的花草也愈來愈多,現在一共有86種,吃過的椰子、撿來的醬油瓶、飲料瓶,都能用來種花。

吃過的椰子、撿來的醬油瓶、飲料瓶,都能用來種花。(一条提供)

+2

我現在的生活過得非常簡單,每天早上5點自然醒,靜坐冥想,7點帶着狗狗出去爬山,看看路上有什麼可以撿的,回來做一些改造。下午我就休息一下,喝一個下午茶,晚上10點之前我就休息了。

每天早上5點自然醒,靜坐冥想,7點帶着狗狗出去爬山,看看路上有什麼可以撿的,回來做一些改造。(一条提供)

我在服裝公司工作時了解到,中國每年生產的衣服足夠未來20年的使用,我深刻感受到了,我們的欲望給整個環境造成的負擔。

現在我很少看手機,對物質的渴望也愈來愈少,已經有2年沒有買衣服了,每個月的生活費在1000元以內。最近也開始接受一些舊物改造的訂製設計,一方面是補貼生活費,我也希望用環保永續的生活方式影響更多人。

現在我很少看手機,對物質的渴望也愈來愈少,已經有2年沒有買衣服了,每個月的生活費在1000元以內。(一条提供)

很多人都會問我:「沒有穩定的收入,不會焦慮嗎?」

會焦慮的,特別是我把十來萬的積蓄花完了之後,但持續的時間很短暫。現代人經常為未來擔憂,但其實只要確保當下幸福,那每一刻都是幸福的。
JING

【本文獲「一条」授權刊出。】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