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車女車長】全港僅27名 街坊罕見稱奇:嘩咁熱妳頂得順?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在屈地街電車車廠裏,除了接待處小姐,其餘做工程的、修路軌的、開車的都是「師兄」,林安娜是少數的女性。蓄着短髮的她雖看上去像男性,輪廓五官卻眉清目秀,平日依然被不少乘客認出是個罕見的女車長。街坊上落車時對她嘖嘖稱奇,遊客當她是電車風景之一,不時追影連拍。

林安娜對此不以為然:「不論男或女車長,車都係咁揸」。即便是女性,她在駕駛崗位也沒獲優待,同樣面對各類狀況的乘客,有人趕上車後仍罵她拒載,有人拒付$2.6車資又裝作不知下車。一個阿嬸有日終在翳悶的車廂忍不住問她:「嘩,妳呢份工『拋頭露面』,夏天又熱、冬天又凍,妳呢個女人頂唔頂得順呀?」

攝影:龔嘉盛

求職兩次終獲聘揸叮叮

本身有車牌的林安娜喜歡遊車河,聽到車子摩打開動打轉,便莫名興奮。她家住九龍,以前每次過海往找姊妹聚舊後,皆乘機坐上叮叮看風景。住西環的姊妹後來問她為何不以揸車維生,「咁鍾意搭叮叮,做車長便可以天天看風景」,當時在便利店當收銀員的安娜被點醒,見電車公司的招聘沒寫明學歷要求,持有香港駕駛執照便可,就寄上求職申請。

安娜喜歡聽車輛隆隆開動的摩打聲,「聽到之後好舒服」,惟當年考得車牌後,一直沒甚機會讓她開車驅馳。

第一次見工後,她等待多時也無回音,相隔一個月死心不息再次求職,終獲聘請。她記得那時是2013年6月,她炎夏大汗淋漓在西環車廠學車兩周,學電車構造、操作原理和行車指引等,再跟着師父出廠實地練習一個多月,八周後便學滿畢業,正式當車長。出車載客第一天,她緊張得不斷冒汗,背脊流汗流到制服也濕透,深怕駛得不好,或看不好路面交通。

乘客阿嬸:嘩妳頂唔頂得順呀?

初時許多人甫上電車便一臉疑惑地看着她,眼神像在問何解會有個女子跑來揸叮叮。安娜總表現得若無其事,有禮回應凝視她的乘客:「係,先生/小姐有咩可以幫到你呢」;心裏卻沾沾自喜,「多少自覺有點特別,女司機少見嘛。」

我們這天坐在電車訪問十數分鐘,經已汗流浹背,安娜卻說:「架車唔郁當然熱,開車行走時,沿途就有風吹送喇。」

安娜明白何以人們都向她投以奇異目光。「佢哋覺得呢份工係機械操作、又唔似巴士小巴有冷氣,覺得揸電車好粗重,唔適合女人做,女人會搞唔掂。」於是一個阿嬸有日問在司機位置的安娜頂唔頂得順。「頂得順!都係咁頂㗎喇。女人都可以做司機㗎。」

女車長汗雨如下也面不改容

訪問這天攝氏33度高溫,我們在車上拍攝十數分鐘,經已汗流浹背,安娜汗也不擦,淡定安然地說:「架車郁就有風吹埋嚟,有風就唔熱㗎喇。」她入行後把短髮蓄得更短,一頭短髮清爽俐落,只為行車時不被風吹得披頭散髮,每夜下班洗頭時更易於打理。「冬天我哋就拎木板圍住司機窗位,擋住啲寒風,唔凍㗎喇。」安娜說。

早幾年路面較少見到女車長,安娜不時被乘客嘖嘖稱奇,「佢哋可能心諗點解會有個女車長喺度開車?我口講:『吖,先生、小姐有咩可以幫到你?』,自己都心諗:『望咩吖,女司機有咩咁特別』」,說畢,安娜大笑起來。

她說話率直爽快,自言個性豪邁,自幼行為舉止也如此,平日亦無需姿姿整整打扮顧什麼女性形象。「女車長同男人一樣,都要有駕駛技術,有車長嘅專業同耐力,其實冇咩唔同。」電車公司沒因為她是女性而厚待或特別照顧,乘客亦沒因為見她是女車長而不留難。

如何應對無畀錢及狂躁乘客

入行五年,安娜當然遇過麻煩乘客。一個男人在港澳碼頭欲追上剛開出的電車,伸手截着車閘,安娜見狀急急停下開門讓他上車。她當時依照時刻表出車,卻換來那追上車的男人全程辱罵:「鬧我咁快開車,唔畀佢上係拒載呀乜乜乜呀,講晒粗口咁。」她邊聽着辱罵,邊在駕駛座上默不作聲行車,及至那男人下車後,附近乘客才鬆一口氣,對安娜說:「嘩你真係好忍得喎,忍到佢咁樣鬧妳」,甚至有一對夫婦主動支持:「妳唔使驚㗎,如果佢真係投訴妳,我哋兩公婆同妳做證。」

有些乘客到達目的地,藐她一藐便匆匆逃落車,原來無錢付車資。安娜:「其實冇散錢或冇帶錢都要講聲,你唔好唔出聲走咗去,唔知你咩事。」她也試過有路人突然衝出電車路、前面的私家車突然違規「切雙白綫」掉頭,嚇得她急煞車子,保護對方和車上數十乘客。

港島車路經常水泄不通,安娜說塞車時,旁邊汽車、巴士會噴出廢氣,「啲熱嘅廢氣吹晒入來,嗰時真係好熱!」

並非上班遊車河般簡單

入行前,安娜與一般乘客以為駕着車速緩慢的叮叮很容易,以為這份工沒事沒幹,還能奉旨遊車河、睇風景。入行後當她緊守駕駛崗位,才發覺這是一份專業。「我哋要對路面交通一眼關七,喺準確位置埋站停車、有冇人或車無啦啦衝出嚟、轉彎要轉得順、睇住個錢箱、邊個未畀車錢等等,都冇乜時間空閒睇風景。」

既然車長責任重大,揸叮叮無法像以前愜意遊車河,安娜還享受這份工?「有個10幾歲男孩前陣子有幾日都在盧押道站等我的冷氣電車,有日車子維修檢查時間較長,遲了出廠,去到同一站時,他還在等候。」安娜無法忘記那少年的笑臉,「他好開心說『等咗架車個幾兩個鐘,終於等到喇』,嘩我都好開心,有人等我架車喎。」

安娜對電車的回憶不多,當上車長後才漸漸認識這香港百年交通工具的歷史和技術。

電車車長一定年老古肅?

因為電車的百年歷史,平日本地乘客以外,還有不少遊客走上電車體驗,視這女車長為風景之一,邀她拍照。她說乘客對她稱奇的另一原因,是這種百年的古老交通工具,車長理應為年紀較大的叔伯,眼前竟然是個貌似年輕的女子。

「他們覺得電車並不現代化,好似不太適合我們這幾代人坐或從事。但電車是香港特色,好多遊客或電車迷專程上車體驗,連同電車,我也被他們拍攝下來。我像是電車的佈景之一,但都覺得好榮幸。」30來歲的安娜說。況且,在這愛車的女子眼中,「叮叮時速30幾40公里,其實唔慢。」她笑說有時港島塞車,「我哋有專線路段,其他車停低塞緊,我哋呼呼聲行緊喇。」

這夜記者坐上安娜駕駛的電車,一陣陣晚風吹送,像個遊客感受她所說的舒懷。(林可欣攝)

電車存廢曾受爭議 「它不僅於交通工具」

三年前曾有政府前規劃師認為,相比地下鐵、巴士和小巴,電車已屬舊式交通,聲言「行路可能快過搭電車」,向城規會提議廢除中環至金鐘的電車路段,以疏導繁忙多車的德輔道中;港府最終否決其議案。安娜說她的電車每日乘客如鯽,廢除電車並不可能。「好多街坊其實靠電車出入。嘩你繁忙時間來中環、灣仔睇吓,啲人以電車代步,搭叮叮出去食飯。」

電車於她和許多人來說,不僅為交通工具。「坐上去車廂度,架車郁緊我就好舒懷。」當初她日夜在便利店做收銀、執貨,感覺環境侷促,「我唔鍾意長時間喺室內空間,揸叮叮出嚟周圍去,有時停車時,同鄰車巴士小巴司機打招呼,等開車、落車時有乘客主動搭訕傾兩句,咁樣人先有交流㗎嘛。」

晚上的電車乘客不如白天多,他們在車廂滑手機、打機、煲電話粥,甚至有人開着手機隔着熒幕直播沿途風景。(林可欣攝)

第一代電車女車長由車上的售票員調職和訓練。香港電車公司指,基於車長這份工作的性質較為獨特且刻苦,一直以來的求職者多為男性。惟公司不以求職者的性別作考慮因素,只考慮求職者的個人履歷、面試表現和工作經驗等,來判斷該名求職者能否勝任車長這份工,例如他/她是否獨立、靈活、適應力強及有駕駛執照。

現時香港300多名電車車長,其中有27名為女性,不少早於1970年代已入行揸叮叮。由於當年電車公司曾在每架電車派駐售票員,負責在車上售賣車票;及後公司以下車時付款取代售票,並把原本擔任售票員的職員調任其他職位,部分成為女車長。至今的電女車長,年齡約35歲至61歲。「好多師姐揸咗廿幾卅年,都五十幾六十歲喇。」安娜自言年資較淺,她與師姐Cally為近年加入的女車長。

曾為電車旅遊大使的Cally揸叮叮快十年,之前更負責駕駛觀光電車(TramOramic),深受遊客歡迎。她與一班電車「幕後英雄」的故事,近月獲本地藝術家黃曼玲(Irene Flanhardt)出書記載。黃曼玲自2015年起以香港電車為題材創作,盼望是次讓香港大眾看懂作品,深入了解電車,詳看下集:【書展2018】藝術家貼地追蹤電車三年 結集出書盼港人共鳴

+3
+2

電車車長一天工作八小時,中段40分鐘吃飯,安娜說開工時間不定,但一天駛到晚,下班時經已天黑,終站落客後,車長負責關窗便駛車回廠。(林可欣攝)

電車新書作者黃曼玲(Irene Flanhardt)將於書展開鑼首天與電車公司多名管理人員舉行分享會:

地點:香港會展會議室 S226 - S227

日期:2018年7月18日(星期三)

時間:下午六時半至八時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