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條長梯的抗爭】 逆權老人(上)

最後更新日期:

繼炳68歲,麗群71歲,平叔76歲,標叔83歲。

上世紀70年代,4個人都是對政治了無認識的打工仔,白天到工廠幹活,晚上回家吃一頓安樂茶飯。那些年,他們入伙葵涌徙置區,原本不相往來。到90年代徙置區重建,要求集體安置,才霎時同坐一船,開始向高牆進擊。

很多年後,又再在百步梯間聚頭。

因為平叔,等待才開始,百步梯有希望成為升降機,展開一場20年戰役;因為根叔,梁智鴻喘著氣行這條百步梯。後來很多官員也走過這條梯,有人還托了兩包米。因為這群被逼著逆權的老人,梁振英承諾過會關注這條梯,那晚下著雨。

百步梯尚未成功。

但他們寫下的抗爭野史戰績彪炳,居屋也可以爭取到變公屋,公園也可以拆了建公屋給長者住,都是長路漫漫用年月堅持發聲換回來的。而其實堅持到底的不是他們4個,「最有耐力爭取的街坊都過身了。」

左:張繼炳、鄭標、鄧麗群、鍾孝平(潘思穎攝)

四人走百步梯,步履各異。標叔有武術根柢,健步如飛,一天來回百步梯三回。炳叔一拐一拐,每一級都比常人多用三倍時間。

 

葵涌邨依山而建,住在春、夏、秋、茵、百、合葵樓有萬多名的居民,其中2,542個60歲以上長者住戶都恆常來回百步梯。

 

百步梯本不是梯。六十年代,葵涌邨仍是個徙置區,居民來往光輝圍只能走山路、黃泥地,抓著樹藤爬上斜坡。七十年代,港英政府鋪上石屎,建成百步梯的雛形。

等到有升降機時,我早死了!
葵涌邨街坊

平叔是最早提議將百步梯改建扶手電梯的。平叔(全名鍾孝平)在1994年任葵青區議會增選委員時,提出申請百步梯為扶手電梯。後來路政署真的到葵青區議會,與議員洽商後,承諾入伙八成以上,人流足夠,便會興建。

 

不過平叔後來退出增選委員一職,百步梯的事交予居民權益關注組接手。為方便輪椅人士融入社區,關注組把興建扶手電梯的訴求改為升降機。他們曾經去信時任房屋及規劃地政局局長孫明揚,孫於2002年落區視察,但指人流未達標。

 

拖著手提車上山下山,就是葵涌邨街坊的日常。(潘思穎攝)

我行都有點辛苦,何況其他七八十歲的公公婆婆呢?
梁智鴻(時任行政會議成員、安老事務委員會主席)

街坊策略 逢官必見

 

另一位街坊根叔,清清楚楚把訴求攤在官員面前。

 

有一次,團體約見時任行政會議成員、安老事務委員會主席梁智鴻談退休保障時,根叔靈機一閃,抓緊機會,突然向梁提起百步梯的故事,並邀請梁到葵涌邨開會視察。就是這一次醒目的突擊,令官民有了直接溝通的機會。

 

開會時,繼炳擔任主持,少見「大場面」的繼炳說,「好緊張,幾個部門主任(康文署、社會福利署、運輸署)同場,『有啲甩輥』。」一班街坊當面質詢究竟哪政府部門負責,提議政府跨門部合作策劃。街坊憶述,梁智鴻上百步梯時都有少許喘氣,並說:「我行都有點辛苦,何況其他七八十歲的公公婆婆呢?」

 

街坊都好醒目,見根叔嗰次有效,自發繼續用呢個方法,逼啲官員見我地。寫信的話,啲官話忙就拒絕!
繼炳叔

根叔一個小舉措,促成關注組十多年來,不斷與各政府部門開會,上達民意。炳叔說,「街坊都好醒目,見根叔嗰次有效,自發繼續用呢個方法,逼啲官員見我地。」「寫信的話,啲官話忙就拒絕」。邱誠武都曾被街坊邀來視察這小小的百步梯,林煥光還托了兩包米行。

 

多少人來行,一切也沒有變。

 

2012年,林煥光曾托住兩包大米走百步梯。(區議員黃潤達提供)

2008年,上山下山之難,終得關注,上任特首曾蔭權在施政報告公布上坡工程。葵涌邨街坊見機不可失,馬上召開居民會,同年12月到運輸署(美利大廈外)靜坐抗議。

其中一位坐輪椅的街坊李妹棠,在大家幫忙下被抱上及抱下旅遊巴,重重障礙下仍堅持前往現場表達訴求。可惜,她來不及目睹升降機落成便已離世。

 

「等到有升降機時,我早死了!」這是記者在梯上遇見的長者們,說得最多的一句。

 

2008年,上任特首曾蔭權在施政報告公布,為興建上坡地區連接系統訂立評審制。

2010年,葵涌百步梯終於擠得入政府18項工程中的第11項,有隊可排。

2012年,梁振英未上任特首前,在一次葵芳居民大會被關注組成員圍繞,向他反映百步梯的問題。當時滂沱大雨。同年他公布200多項升降機工程、無障礙設施,要優先完成,打了尖。

2016年,葵涌百步梯依然沒有在施政報告中提及,18項上坡工程之中,剩下17項,排名第11。

(潘思穎攝)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