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權馬灣.上】搭車長龍、設施常壞忍足16年:我抗的不是削班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最近珀麗灣客運公司(珀客)打算削減船隻和巴士的班次,引來居民反彈,先有千人集會,再有「十壯士」自發游出青馬橋,高舉「反對CUT船」的大字牌。過去居民一直在會議桌上和珀客周旋,那天,是壯士之一倫先生第一次游出馬灣東灣的防鯊網。

在海上,他看着小島,時晴時雨,前景變幻如身下的海浪。「但回看航拍,青山綠水。」他不想放下小島。同樣繼續抗爭的還有居民Shirley、Maggie和Loletta,他們先後參加過歷屆業主委員會,亦是街坊自發組織「馬灣坊會」的成員。他們說,要對抗的,其實不止削班和加價。

早前十壯士游水舉牌反對CUT船。(資料圖片/譚凱邦提供)

一排失修的夾公仔機

踏進珀麗灣碼頭,靠牆有4部夾公仔機,4部都貼上了白紙,紙上依次是:空白、「故障」、「壞咗」、空白。最近珀客申請削減來往中環的船隻,原因包括客量少和虧蝕。客量少,與公仔機長期未修未必有關,「但看這個你就知道他們怎樣管理。」今屆珀麗灣業委會副主席、馬灣坊會成員Shirley說。

其他管理問題,還包括脫班、大巴變小巴。坊會成員Maggie說:「有次想去荃灣西,那架車來到,變了23座,一見到,噢byebye——前面那些站已上滿了人。」

荃灣西的車較疏,要半至一小時一班,很無奈,如果我是去上班,遲了老闆會怎樣想?
Maggie

最近珀客向運輸署申請減少平日上午10時至下午3時半期間來往中環的12班渡輪,並削減2條巴士線班次,包括通宵的青衣線,及機場日間的14班班次,另外青衣、葵芳、機場、中環巴士線均會加價,最高加幅達25%,其餘增加逾10%。珀客指削班、加價原因是成本上脹,強調巴士票價過去7年一直不變。居民曾發起千人集會反對,但翌日巴士隨即疑似削班,被居民質疑是報復。

走進碼頭,很易被這排夾公仔機上的字吸引視線。(黃妍萍攝)

+2

昔簽協議:取發展權要營運交通

最近珀客指削班,如遇緊急情況,會於半小時內派出應急船隻,但Shirley指過往已常常做不到,顯見後備船手不足。面對種種經營不善的情況,他們質疑,珀客其實無心戀戰,不負責任。

「當年政府和新鴻基簽了一份協議,訂明新鴻基要承擔珀麗灣的交通,並達到運輸署署長滿意的程度。」坊會成員Loletta說。換言之,提供適切的交通服務是發展、賣樓賺錢的條件,因此這並非一般供求問題,而是賣地條款的問題。

+5
+4
+3

陸路不穩需依水路 「交通是人權」

而且,「交通運輸是人的基本權利。」倫先生說。尤其馬灣的陸路交通不穩,易遇擠塞或大風封橋,當年定立協議時,政府也因此特意訂明以水路交通為重。

Maggie說,現時每天早上都要上臉書「自救」——看居民自己開的群組裏街坊拍下的交通情況,看巴士會否要排長龍,她說:「我老公做律師,要上法庭,遲了就很大件事。如果上網見到陸路封了,OK!(馬上轉搭)中環船!」Maggie說。「如果沒船怎麼辦?法官不會等你。」

事實上,削班不是第一次。珀麗灣第一期在2002年落成,到2008年首削中環船,2011年最後一期賣出、居民入伙後,隨即提出削荃灣船,後來再次削減中環船。「彷彿賣完樓就什麼都不用理。」Shirley說。過往她會帶寵物搭荃灣船,但後來荃灣只剩3班船,「有時太趕上不到船,巴士又不能帶寵物,唯有搭的士。」

甩車、沒車、修車、撞車,數百人在等上車,這是居民不滿意的情況,可以如何轉告署長?
倫先生

橋是這小島重要卻不穩的交通道路。別人常說船不環保,Loletta說,政府應研究環保的行船科技。「建橋也不環保。」他們說不應再推人去搭車,「現在葵芳那邊都很塞了。」(黃妍萍攝)

挪亞方舟公園本可填載客量

面對新鴻基指船運虧損,倫先生認為這說法不全面,「現在他們是拆細再拆細,就像我個仔當然窮,但不看我老婆和我的收入——現在樓盤、商場租金的收入不計,陸路收入又不計。」在他們看來,虧損只是新鴻基推卸責任的藉口,「碼頭上面其實有個地方,是新鴻基物業,他們常說蝕錢,為什麼不努力找錢,申請做其他用途,例如開食肆?」Shirley說:「地鐵、九巴也不只是靠票務。」

其實新鴻基過往也曾打算以挪亞方舟吸引人流,增加船隻在非繁忙時間的載客量,但後來卻放手外判經營權,Shirely指園方甚少更新展品,他們不解為何新鴻基不積極改善公園,「好像只想拖。」Shirley說。

據當年協定,新鴻基是唯一可經營珀麗灣巴士服務的公司,Shirley希望運輸署可加強監管,但不想引入其他經營者。她說:「提供交通服務是一個承諾,不可以因為做得差,就不用他們做。」倫先生指,不可由整個香港替他們「埋單」。

現時珀麗灣巴士服務更改不需運輸署審批,「運輸署說因為是邨巴。」Shirley說。她質疑邨巴為何可以不管,而且一般邨巴只有居民可乘搭,珀麗灣巴士卻是公共交通。

Shirley(左)、Maggie(中)、倫先生(右)都一直活躍於社區,倫先生說,新鴻基和政府簽的不是生意,而是對一個地方的發展權利和義務。早前政府計劃在馬灣南建屋,倫先生問過土木工程拓展處原因,對方說因為地平,「根本沒考慮那連串交通的問題。」(黃妍萍攝)

青嶼負荷重 渡輪是出路?

除了班次問題,馬灣陸路上一直只有青馬大橋,一遇強風,橋面封閉道路便中斷——橋底管道並無接駁馬灣。近年青嶼幹線車量增加,意外頻生,港珠澳大橋開通在即、東涌、小蠔灣亦有新樓宇發展項目,他們擔心日後問題會更嚴重。

未來該如何,Loletta說不會再替政府和發展商想,「隔一陣子他們(珀客)就說『唔掂』,問我們有什麼建議。好像每兩年驗身那樣,又來了。」她說。「不可再將責任放在居民身上。」

倫先生說,由下而上的規劃是好,「但到了一個地步,就需要政府介入——人口增長估算、應變能力安排、居民使用交通習慣、港珠澳大橋車流量等數據,都在他們手上。」他說:「出面很多線路非繁忙時間都少人搭,有多少可以削減?政府要思考如何令馬灣和外面的交通政策要劃一 ,這是政府才做到。」

3年前躉船撞上汲水門大橋,Maggie那晚約好一家大小一起去旅行,急了大半天,「想着是否要搭船去愉景灣再轉巴士去東涌,但轉個頭新聞說愉景灣已大排長龍……」此外,島上也沒有24小時的診所,如果橋不通,將很危險。(黃妍萍攝)

公私合營變公私齊卸責

最近土地供應諮詢,政府提出公私合營、發展私人農地的方案,但Shirley說馬灣已是個失敗例子,「我已不再相信商家,不再相信政府。政府應肩負建社區設施,交給了商人做,根本無人監察到他們,因為商人只是講錢,不考慮這是居民的基本需要,是公共服務。」他們反對的,除了是這次削班,還是官商合營下的官、商卸責。

如何維持衣食住行的基本權利,政府的責任,不可以賣了給一個人,然後不理。像現在樓市谷至很高,你要露宿,就跟你說你不夠錢你勤力些吧。
倫先生
任何一個地方使用交通的權利從來政府都要承擔,外判了給人就不理,不可以這樣,因為他的不理,我們可能是整個島的人回不了家。樓就賣完,責任就沒做到,政府怎可助紂為虐?
Loletta

除了今次抗爭,其實馬灣一直有班關心社區的居民,在2年前他們組成了「馬灣坊會」,不時辨放映、漂書、論壇,聯絡街坊感情,甚至扮演「熊本熊」為司機打氣。談到交通問題時大家都氣憤,倫先生問:「硬食之下到底有什麼出路?」辦那些活動,會否就是亂世中的憑寄?
請留意下集。

珀客回應指,希望以開源節流方式為居民繼續提供服務,但一些開源設施如扭蛋機,因使用交通人士不足,未能發揮效用,不排除最終會移除。

珀客又指,縱使削班,船隊所有人員仍須按海事處法例在碼頭當值,並指今年4月青馬大橋封橋時有按時派出加班船,但無回應過往其他封橋時候有否按時,又指現時資源無法增加,導致員工薪津嚴重脫離市場,人才流失,船、車都缺人。

另一方面,挪亞方舟回應指面對最大的問題是馬灣的旅遊巴通行時間限制,過往推出過不同互動節目,每季亦有不同主題的節慶活動。

運輸署暫未回覆。

20日晚,運輸署否決珀客縮減「中環—馬灣」航班的申請。署方重申據政府與發展商的協議,發展商有責任提供妥善的渡輪服務和巴士服務。至於珀麗灣巴士,受《道路交通條例》(香港法例第374章)及其附屬法例規管,一般由居民代表及營辦商自行協商,如珀客欲調整居民巴士服務,須先獲得業委會支持,促請珀客與業委會繼續溝通。珀客表示與業委會同意繼續商討,研究長遠解決珀麗灣對外交通的辦法。

Shirley說馬灣交通不便是「天災人禍」:「先天不足,後天又做不好。」公私合營,會否又造就另一場天災人禍?(資料圖片/余睿菁攝)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