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社區】怕入健身房做gym OL跑出街頭健身:女仔都做到!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我對做gym的印象係…」Kitty想了半晌,再說:「就係行去會展條天橋,望入去嗰間健身室,成班人喺到跑跑步機,入面有好多器械。」說畢她嘴角也藏不住笑意。 Kitty從事市場推廣,今年26歲的她並沒有試過在室內健身,但她只要想像一走入健身室那刻,女性廖廖可數的現象就覺得奇怪:「我覺得好唔自在,成班肌肉男,雖然我冇試過玩器材,但係佢哋又可能覺得我阻住佢練肌肉。」

近年健身不再是男性專利,女性健身也蔚然成風。Kitty不想踏足室內健身中心,反而跑去街頭健身,「空間係大家共享,冇話你識用先可以行入去用,好似啲細路行入去公園玩咁。」Kitty說。室內有限的空間令她感到侷促,於是她建立了一套自己的鍛鍊方法:每星期抽一天到維園上街頭健身。

攝影:黃寶瑩

雖然沒有每天運動,但Kitty不強求有健壯的身材,也笑言每週幾天的運動方法對她來說已十分足夠。

外形纖瘦:都怕健身變大隻

Kitty的手臂和大腿纖瘦,似乎是許多女生的羨慕對象,無論減肥或肌肉都似乎與她沾不上邊,不過她天生的瘦削身形也曾令她被人嘲笑:「小學嗰陣畀人笑過我係埃塞俄比亞人,因為我又黑又瘦。」今日的Kitty身形仍帶骨感,為了自信,她開始健身,追求有線條的身材:「做gym後手腳都firm咗,身形slim啲會好睇啲,我想要健康,唔係淨係瘦。」她補充:「好多女仔覺得自己做唔到引體上升,覺得難就唔去做,可能就會block(封閉)咗自己。」

Kitty也並非生來就是運動健將,最初她對於運動也是一竅不通。這晚健身的地點在維多利亞公園,雖然是晚上8時多,但人群仍未見減少,不少市民到公園散步,這健身的一群特別惹來周遭目光。換了是以前的Kitty,她不敢想像自己會在眾目暌暌之下健身。

健身中心每每以肌肉形象做招徠,健身的形象似乎離不開「肌肉」。Kitty雖然想練出線條,不過也會擔心自己變得肌肉發達:「都有驚過變大隻,我有時都會自己照鏡睇隻腳有冇粗咗,有時著褲緊咗,會諗係咪大腿粗咗呢?」愛美是人的天性,不過健身與美麗一定對立嗎?Kitty認為不一定。「健身都有好多種方法,唔會覺得女仔健身一定係練大隻,做gym有好多目標。」瘦削的Kitty為的不是肌肉,她說來健身是為了提升體能,腳粗了,便減少鍛鍊大腿,選擇全身的訓練,務求肌肉在全身均衡分佈。

女生往往抗拒健身,或許怕會成為「金剛Barbie」而卻步,問Kitty不怕健身變壯嗎?她卻這樣回答:「健身唔一定代表大隻,美健先生都有修長的身形,亦都有正常人的身形,健身都有好多種方法、儀態,輕鬆都有輕鬆做法。」

「我由小到大都係手腳唔協調、跳舞又冇beat,經常都俾同學笑,上體育堂、上堂都好驚企前排,驚自己動作唔岩畀老師睇到,當眾指正我會覺得好尷尬。」Kitty說。

街頭健身需衝破心理關口

Kitty也並非生來就是運動健將,最初她對於運動也是一竅不通。這晚健身的地點在維多利亞公園,雖然是晚上8時多,但人群仍未見減少,不少市民到公園散步,這健身的一群特別惹來周遭目光。換了是以前的Kitty,她不敢想像自己會在眾目暌暌之下健身。「我由小到大都係手腳唔協調、跳舞又冇beat,經常都俾同學笑,上體育堂、上堂都好驚企前排,驚自己動作唔岩畀老師睇到,當眾指正我會覺得好尷尬。」Kitty無奈地說。

中學時期的Kitty,接觸運動的機會,就只有一星期兩節的體育課。她是學校社長,即使不擅於運動,但有社際運動比賽都要強制參加,她卻豁然看待:「我運動一啲都唔叻,我都成日俾朋友笑,打社際籃球,我係走哂步個啲,但係都冇乜所謂啦!」

「我覺得自信同外在冇乜關係,我嘅自信係透過運動學識相信自己能力,因為運動好直接,只要肯堅持,冇話做唔到。」她現在回望幾年前曾因他人目光而膽怯的自己,也自覺有點可笑:「而家我會接受自己嘅短處,唔使擔心其他人嘅目光。」她雖則在運動上不是特別出眾,但仍敢於嘗試,現時可在街頭自在地健身,毫不介意別人眼光,這是運動帶給Kitty的最大轉變。

拒限於四面牆 跑出街外健身:女仔都做到!

這天街頭健身的課大概有十多人,女生只有兩人,其餘幾乎全是男生。男生肌肉發達、力量大,做起健身動作上來較容易,女生在體能上似乎稍稍遜色,Kitty也大方承認男女在先天的差別,她會按著自己的步伐訓練。有一次她成功做到難度較高的拉槓動作,已經開心上一整天:「初初拉桿(引體上升)的時候,拉上去(撐起自己在槓上)後應該鬆少少(手支撐著桿,身體向下降),但我做唔到,慢慢練練吓,我突然之間得咗!覺得『嘩,有啲驚喜』。」

街頭健身的課什麼人也有:有做完趕著回家湊仔的主婦、也有想做運動健身的爸爸,而最多的就是下班趕來健身的打工仔。

工作以外還有生活 藉運動充實自己

對於Kitty來說,只要時間適合,她幾乎什麼運動都不抗拒。自上大學後,Kitty開始嘗試不同的運動,泰拳在炮台山上課,游泳課在尖沙咀,她卻住在天水圍,運動地點遠近她都「冇乜所謂」。「畀機會自己去接觸唔同嘅嘢,我覺得學一種新嘢可以畀自己動力,除咗做野之外,都有生活上嘅衝擊,做嘢唔去搵嘢學,唔去睇書,知識上唔會有增長,運動都係其中一種知識上嘅增長。」

一度「收唔到工」 與運動絕緣

Kitty在大圍上班,街頭健身地點在維園,現在她可以下班後抽時間做運動,不過對以前的她而言,原來是極奢侈的事。「以前做marketing(市場推廣),放工已經十點、十一點,高峰期可以凌晨一點先放工。」她工作得心力交瘁,工時無法控制,公事沒有完結的一天,公司唯一補貼她的,最多只有回家的的士錢,做運動相對搭的士而言,反而變得奢侈。

去年她辭去每月都要凌晨回家的「非人」工作,轉到現在的公司,才有機會在平日重拾運動習慣。 現時的公司待Kitty不錯,上司也不鼓勵員工超時工作。她說:「chur到你個人咁攰,第二日都冇哂精神再返工,但唔可以無止境咁樣chur。」看著現時的Kitty,她精靈得很,下班後有時間挑戰自己,運動也為她帶來好處:「可以令個人refresh啲。」

有不少打工仔與Kitty經歷相似,每晚OT無盡頭,要過上「refresh」人生,出口在哪?

現時香港尚未就標準工時立法,政府雖然多年討論工時問題,但仍未得出結論。標準工時委員會去年曾向上屆政府提出為月入不超過1.1萬元的基層僱員制定合約工時,惟上月有消息指今屆政府決定暫擱置合約工時,計劃在2020年前推出11個行業工時指引。

上集:Kitty因為街頭健身而認識了男朋友阿展,阿展的街頭健身故事,詳看:

編按:8月5日是康文署推行了近十年的「全民運動日」。關於全民運動日,為市民熟知的大概只有當日免費租場;然而自強的香港人近年早就以自己的方式趕上了運動大潮——無論是無限輪迴OT的打工仔、自愛的女性、又或在街頭大跳大媽舞、天天落公園強身健體的長者。今天的香港人如何在僅有的空間與時間裡爭取動起來?而在人口老化、市民身體素質成為都市發展的重要課題下,本地職場、政府設施,又有多鼓勵/不鼓勵全民運動?「01社區」策劃「運動城市」系列專題,為以上種種進行探討。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