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鐵通車】長者、年輕鐵路迷購頭班車票:犠牲菜園村感矛盾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08年擔任菜園村關注組主席的高春香說過建村之難:「以後的人走進來,只會看到表面的美好,沒人會知道背後種種。」

今天高鐵車票預售,大批傳媒早已到達西九龍站。攝影機、閃光燈堆疊,記者們在打探:「喂,佢會右邊出,右邊。」被重重包圍的不是特首,只是一個幾天前就在西九站排頭位、揚言「有高鐵上北京包二奶都仲得」的梁伯,他只是一個地鐵車票愛好者。他一跌一蹶地走出來,去路被堵,傳媒問的是「感受如何?」、「去邊度?」、「做啲乜?」、「櫃位買飛順唔順利?」今天,這些問題掩蓋一直以來高鐵背後爭議:建設破毀家園,還有一地兩檢,失去自主。

今天不見往常孭著書包乘搭新線路的年輕鐵路迷,難得遇上一位年輕鐵路迷李先生,早於昨天已到場登記,坦言乘搭高鐵內心矛盾:「一來菜園村,二來一地兩檢,一個本來很好的交通工具,不知為何總會發生這些事情,高層應反思。」

採訪、攝影:陳芷慧、顏寧

傳媒重重包圍一個幾天前就在西九站排頭位、揚言「有高鐵上北京包二奶都仲得」的梁伯,他只是一個地鐵車票愛好者。

車票迷:為建高鐵毀人家園不值得

今天西九站來排隊的大部份都是長者,就連港鐵職員也驚訝不見年輕鐵路迷的蹤影。排頭位的長者們,都是郵票、地鐵車票的收藏家。一位購得頭班車票的長者,興奮地向記者展示車票,:「一票難求。」記者直接問其值得紀念的原因,他亦直言:「車票比高鐵本身更值得紀念。」記者:「意思是即使買票,不乘坐高鐵也沒所謂?」他回答說:「對啊,真係冇乜所謂。」面對嚴重超支的高鐵,他看重的是手中一「票」,背後卻是無數人家園被毀、生計被斷,「我都有關注,其實係好唔值得,但冇辦法,我就算抗議,都停止唔到起高鐵。」

年輕鐵路迷、長者:未聽聞菜園村被毀

記者問現場購票人士,「你認為高鐵背後,有人的家園被毀,如菜園村,你有何看法?」一位80歲、購得頭班車的長者,「未有聽聞高鐵破毀別人家園。點破壞?」,「覺得呢個西九站建築物好大偉大,係香港的地標,有4,000塊天幕玻璃窗。」然而,不只是長者,亦有幾位在排隊的香港年輕人也說:「未聽過有人家園被毀喎!」記者:「你是否香港人?」年輕港男:「是,但真係未聽過。」記者:「如果你一早知道,菜園村被毀一事,你有何看法?」另一位居於香港內地生說:「也許不應該吧。」

很多長者都是收藏地鐵車票的愛好者,認為頭班車票很有紀念性。

菜園村八年抗爭,是否被忘?

菜園村村民因為高鐵工程,要在原址十多公里外重建新村。

政府於2009年落實興建高鐵香港段,需清拆石崗橫台山菜園村,收地前,政府沒有接觸村民,亦沒有在諮詢期內公開收地範圍。村民要求「不遷不拆」,組成「菜園村關注組」。

2010年2月,村民提出「重建家園計劃」,希望申請農業復耕建屋牌照,另覓新地,重建新居。11月,第一次大規模清場,村民要求先建後搬,不果。

有多少人記起菜園村村民曾經的抗爭?(高仲明攝)

2011年,村民搬入臨時房屋,一住便是5年多。這段時間,村民為爭取復耕牌照,建新村各種問題而奔波。先是申請復耕牌照搬村,政府不配合,耗時半年之久;後有臨時屋失修,滲水、爆糞渠,政府指因暫時性不處理;路權糾紛擾釀至2013年;政府當年在舊村清場,該路段長500公尺,共涉及10多個私人地段。有不明人士開出500萬元現金的條件換取路權。2012年間,該路段出現攔路柱,新村承建商大型車輛無法駛入村內進行工程。及後,還有水電問題、與承建商溝通、緩和與建立與鄰村的關係等等。

八年來,菜園村居民一邊抗爭,一邊適應、撫平傷痛。08年擔住菜園村關注組主席的高春香接受《01社區》訪問時提及家父,說菜園村是父親的根,「很深的根。」可惜,家父看不了高鐵通車,抗爭未完,他便離世。

梁伯打算23日通車那天,與幾位集郵好友到深圳喝茶,再到廣州尋寶。

排頭位購票 伯伯:基建背後要有人犧牲

那位排隊數天、為求乘頭班車的梁伯,對於在建高鐵中被犧牲的菜園村居民,他認為一個基建背後定有人要犧牲,「唔通有人做咗一件咁靚嘅衫出嚟,你會唔著咩?」購了車票,他打算23日通車那天,與幾位集郵好友到深圳喝茶,再到廣州尋寶。

菜園村居民想念家園的感受,他們不是不明白。梁伯同行的好友曹小姐(曾被傳媒誤寫成梁太)說,從集郵愛上收集地鐵車票。愛集郵,是因為母親從前是清潔工,家窮沒有玩具,母親在垃圾堆中撿拾郵票給她們幾兄妹。從前居於尖沙咀,即現時1881 Heritage附近,小時候愛盪鞦韆,盪至最高處,大聲呼喊對面在操練的水警。6歲時,幾兄妹被送到澳門寄宿,每天上天台,看著對面的香港在哭,集郵是對母親的思念。當她回來的時候,家變成了商場,「那裏有很多回憶。每次回到那裏,都很感慨。」因此,家沒了的唏噓,她是感同身受。

「高鐵是一個更方便的交通的工具,這方面我贊同,但是一地兩檢,就不贊同了。」鐵路迷林先生認同一地兩檢是令香港進一步失去自主權。

香港人,總是容易遺忘。也許菜園村抗爭一事太久了,今天來排隊的人,無論年輕的、年長的,都為了一嚐高鐵的滋味而興奮。至於一地兩檢,令香港自主權一去不復回,梁伯說:「唔犯法咪得。」長者對其害,不甚了解,反而是年輕的鐵路迷,內心較多的掙扎,「高鐵是一個更方便的交通的工具,這方面我贊同,但是一地兩檢,就不贊同了。」鐵路迷林先生認同一地兩檢是令香港進一步失去自主權。

然而,高鐵為香港人帶來的方便不大,林先生細想一會,然後說實話:「我比較失望的是其實往廣州南的班次太少,往深圳的交通其實很多,不能突出高鐵的用處。」那些排頭位的長者其實也沒有失去理智,說:「梗係唔搭咁遠啦,貴過其他交通。試吓搭去深圳遊車河咪算。」以長途列車北京西的一等座為例,成人票價為港幣1,980元,比機票還貴。

是的,往深圳、廣州、北京的路,從來不只一條;但對於菜園村村民來說,根就只有一個。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