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颱風山竹】杏花邨邨民災後返工玩命記:在月台險被推落行駛列車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我企喺東鐵月台度,一片混亂,又冇幕門。後面啲人係咁推,架車開走嘅時候,我失平衡跌向列車......」任職社工的Alice(化名)居於杏花邨,經歷一整天的驚濤駭浪,停電、滲水、冇升降機,沒預料颱風後長途拔渉到大埔返工是另一場驚險旅程。

強颱風「山竹」吹襲過後,新聞畫面不是塌樹、垃圾,就是住宅、商廈玻璃被吹爆,滿地玻璃碎、竹棚倒下壓倒車和人,市面交通幾近癱瘓。那邊廂,深圳、廣州已宣布停工停課一天,這邊廂,手機就彈出「天文台明早六時前考慮改發三號強風」,代表明天準時返工。而特首還要加一句:「僱主應彈性處理。香港不適宜停工,應互相遷就。」有網民開玩笑問:「香港係咪世上唯一有天災都要返工嘅地方?」為什麼香港不能有災後假期?

颱風過後的杏花邨是一片發泡膠海。(由受訪者提供)

社工:學校活動取消 點都要「死」返公司

Alice主要負責青少年服務,平日於大埔的中心工作。其實,全港學校停課,活動取消,Alice和同事們深知上班亦是沒事多磨,她的工作性質絕非「做少一日會死人塌樓」。但員工們明白機構的文化,平日六時下班,外勤至五時半,亦要趕回公司。打風後上班日,沒有活動,也要處理文件或購買其他活動的物資等非逼切性的工作。即使昨夜特首呼籲僱主彈性處理僱員上班,她沒有奢望星期一能放假或請假,心裡只盤算要怎樣上班:「總之返工時間,人一定出現喺Office。年假要一星期前申請,好難即刻請到假,亦都冇人夠膽提出請假、Home office(在家工作),所以點都要死返工。」

Alice有同事為避開人潮,前一晚請一小時假,最終也是徒勞。同事們攀山涉水回到中心工作,點擊看其中一位同事從錦上路到大埔上班的路線:

+2

颱風過後,想Home office都難

即使僱主容許員工家中工作,雖是人道,但災後假期,容許停工才是顧及情理,一來居民可以即時處理自己社區善後的工作,二來不是人人的家都還能Home office。

有位杏花邨居民Rebecca說,手機還未收到訊號,全家人依賴一部電話充當WIFI蛋。記者聯絡她時,Whatsapp call也多次斷線。她本來打算到杏花新城的咖啡室工作,但商場同樣徹底淪陷,暫時封閉:「我𠵱家唯有返屋企,2分鐘send一封email咁慢慢做。」

她本來打算到杏花新城的咖啡室工作,但商場同樣徹底淪陷,暫時封閉。(由受訪者提供)

紅綠燈吹毀行對頭車

Alice自知沒有home office的優待,翌日特地提早一小時出門。颱風過後的杏花邨是一片發泡膠海,「紅綠燈又摺咗,雙線得返單線,行對頭車,自己覺得OK就衝過去。」她要先繞過散落一地的玻璃和海上垃圾,閃避倒塌的大樹,最後才到達地鐵站。

Alice前後在九龍塘站等待了接近兩小時:「上到去有啲人問職員,佢先講話要去咗沙田再等,唔使等到有紅磡車。啲廣播淨係講搭扶手電梯就唔好玩手機,做咩?應該要講大概安排係點、等幾耐、去大埔之後嘅站要搭咗去沙田先。」(資料圖片/張浩維攝)

只廣播唔好玩手機:應該要講吓新安排

上到車當贏?錯了。杏花邨前往九龍塘的車程也一切如常,她曾天真以為車程如此順利,甫下車始知不妙:「一落車,就喺觀塘線月台已經開始排隊轉車去東鐵線嗰邊。」由觀塘線月台開始,她等候45分鐘才走到東鐵線範圍。

站内的職員分批安排大堂的乘客前往月台候車,等候半小時後到了東鐵線月台,她才知道九龍塘站正實施單軌雙程,同一月台有前往紅磡和羅湖的列車,亦不知前往羅湖或落馬洲方向要先乘前往沙田的列車:「上到去有啲人問職員,佢先講話要去咗沙田再等,唔使等到有紅磡車。啲廣播淨係講搭扶手電梯就唔好玩手機,做咩?應該要講大概安排係點、等幾耐、去大埔之後嘅站要搭咗去沙田先。」

Alice在月台等候的1小時,彷如經歷真實版《屍殺列車》:「同一個月台serve曬兩個方向嘅乘客真系好唔理智,企喺前面但唔系上嗰班車嘅乘客只係不斷俾人推入車廂。」(資料圖片/張浩維攝)

爭上車如《屍殺列車》 車廂有孕婦!

Alice在月台等候的1小時,彷如經歷真實版《屍殺列車》:「同一個月台serve曬兩個方向嘅乘客真系好唔理智,企喺前面但唔系上嗰班車嘅乘客只係不斷俾人推入車廂。」每當有列車抵站時,人潮就不斷向前推進,Alice也無法控制步伐,落車的人又被上車的人潮推回車廂,不斷叫著「我要落車啊!」、「咪阻住晒啊!」,車門多次夾到乘客都未能關上。「大家都好鼓譟、好唔耐煩,有啲人真係咆哮咁大聲話要落車,有啲最後都落唔到。」當時場面混亂,有孕婦、老人下車時差點被推倒,「其實根本就無路畀人落車,係身邊啲人大叫有大肚婆,啲人先暫時冇再逼。」

Alice:「覺得好辛苦、好委屈。點解要畀人咁樣鬧?點解要咁辛苦返工?」(由受訪者提供)

沒有幕門被推向月台邊:跌向行駛中的列車

然後,Alice終於被推進前排。眼前沒有幕門,腳下早已是月台邊緣,廣播響起:下一班前往紅磡列車,即將到站。「一有車,啲人就開始推,又睇唔到前面已經冇位行。我覺得我會畀人推死。」

四方八面的人開始向車門推進,車上的人又想下車,等待前往沙田列車的Alice無法迴避,後方的人開始向她洩憤:「阻住晒啊!行開啲啦!」她幾次被推倒,頂著車門借力站穩。

車門關閉,列車正駛離月台,她以為自己逃過一劫,誰知後方再向前推,跌向列車。千鈞一髮之間,旁邊的男士及時扶住她,才安然站穩。Alice當下情緒崩潰:「覺得好辛苦、好委屈。點解要畀人咁樣鬧?點解要咁辛苦返工?如果跌咗埋去我應該唔喺度,真係嚇死我。」

職場權力不平等 如何與僱主協商?

回過神來,Alice放棄前往大埔,唯有向上司要求前往其他中心工作,改往紅磡:「好攰,8點出門口,11點半先可以坐定定。」Alice歷盡艱辛才回到工作崗位,後來又看到有途人被塌樹壓倒的新聞,她氣憤政府何不直接宣佈停工一天,或帶頭宣佈公務員停工一天,鼓勵私人機構、公司仿效:「唔明點解珠三角好多地區都停工停課,我哋偏偏要返工!起碼都要保障到安全先。周圍都咁危險嘅時候,交通都處理唔到人潮,點解要咁樣返工?」

為甚麼不反抗,或嘗試提出意見?「唔夠膽啦。個個都係咁諗,咪都係要返工做奴隸?喺度抱怨嘅同時,其實大家都喺返工嘅路上。」政府期望僱主和僱員協商工作安排,其實就是離地。職場權力不平等,打工仔都害怕丟了飯碗,又有誰會主動提出呢?


《01社區》會繼續探討和報導「災後假期」的可能性。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