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區小小事】坐住輪椅打War Game 殘障者:終於知道咩叫上戰場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你後面有人!」、「開槍射佢呀!」,在充滿阻礙物的War Game(野戰遊戲)場地內,傳來陣陣氣槍聲和喧鬧聲。和一般的War Game不同,「殺敵」的「戰士們」在場內「轆來轆去」─ ─參與者都是坐在輪椅上,拉動固定在「戰駒」上的槍支板機,進行攻擊。

這個由路向四肢傷殘人士協會(路向)和香港寬頻合辦的「非凡槍戰」,是全港首個讓肢體傷殘人士參與的War Game活動。26歲的阿展是其中一位參與者,在一輪槍林彈雨後,他緊隨著剛才還是「敵軍」的健全義工,駛出「戰場」範圍。「玩完啦,我終於知道咩叫上戰場!」說起剛在「戰場」上被圍攻的經歷,阿展猶有餘悸,但臉上仍難掩興奮神色。

這位年輕的輪椅使用者,是令這場特別的War Game,得以實現的靈魂人物。

拍攝及剪接:馮嘉雯

出生時因腦部缺氧以致大腦麻痺,四肢的活動能力因而受創,阿展的人生甫開始就在輪椅上展開。在輪椅上渡過了20多年,他深深感受到,輪椅使用者的娛樂選擇極少,成長之路可說和「刺激」二字無緣。

26歲的輪椅使用者阿展完成了兩輪War Game對戰,笑說自己終於知道上戰場的感覺。(馮嘉雯攝)

+2

我要打War Game

直至半年前,有路向的社工向阿展提及,香港寬頻的基金正籌備成就弱勢社群夢想的計劃,並問及他的夢想。那時阿展腦海中閃過的,是電視劇集中一幕打War Game的場景。

「我靈機一觸:輪椅War Game有冇得搞呢?」本身沒有留意War Game資訊的阿展坦言,當日「亂噏當秘笈」:「橫掂交咗上去我都冇後果,只不過覺得幾新鮮,應該未有人搞過,我又想玩。」

本身沒有留意War Game資訊的阿展坦言,最初只把這輪椅War Game當成一個「搞笑」、新鮮的點子提議。(馮嘉雯攝)

阿展說,傷殘人士基本上沒有刺激性活動。而「輪椅人士做不了」這種聲音,在阿展的26年輪椅生活中,從來沒有消失。他很想衝破這軟弱,無能的「形象」:「我一路都想跳出呢個框框,畀大眾知道我哋唔係受保護動物。」

 

難關唔易過

這個「亂噏」的建議最後突圍而出,得到有關機構採納。不過,War Game需要參加者有靈活身手,而且屬消耗體力大的活動,但現在要傷殘人士駕着輪椅、提槍追逐,當初不少義工也認為難以想像,而他們很快遇上第一個難關:找合適的War Game場。

阿展憶述,路向的職員曾接觸數十個表示有興趣協辦活動的War Game場地,惟這些場地的通道、設計不夠讓輪椅通過,附近的無障礙設施亦不足,籌辦過程一度膠着。儘管進展不太順利,但阿展說當時並不太擔心:「我個人相對樂觀,呢個活動比較新鮮,全港重有好多間War Game場,總有一間會接嘅!」幸好最終找到了合適的War Game場地,場地負責人甚至願意改動場地格局,方便參加者駕着輪椅馳騁。

另一個難關是,若參加者雙手不夠靈活,又如何持槍呢?路向職員想到用鐵製的支架、索帶,把槍支固定在輪椅的把手上,而板機則連繫布帶,令參加者即使雙手活動能力有限,也能夠扣下板機,作出攻擊。

+2

半年磨一劍

籌備了半年,這場非凡槍戰終於10月中舉行,阿展和一眾輪椅使用者,終可一嘗打War Game滋味,最後還跟健全的義工在輪椅上對陣。樂觀的阿展從未因身體上的缺憾,而覺得自己比健全人士遜色,在這回輪椅War Game大戰中,他也找到自己的優勢。「我興奮多過緊張,但我諗義工應該緊張啲,因為我哋控制電動輪椅,點都快過佢哋嘅手動輪椅!」

「其實呢度所有傷殘會員都比較正面,好想嘗試新嘢,只差在有冇平台畀佢哋發揮小宇宙。」阿展說。

阿展說,傷殘人士要跳出受保護框框,最重要是保持正面態度、繼續挑戰,希望慢慢改變世人對傷殘人士的看法。「無論我哋自己,抑或健全人士,自己都畫咗條界線喺度。只要覺得自己做到,條界線就會消失。」阿展和一眾同路人在這槍戰中,就是要挑戰自己訂下的界線。

成功征服War Game這「不可能的任務」,問阿展下次還想玩甚麼,他想了半晌,「我乜都想玩,只係有冇人支持......」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