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區小小事】輪椅War Game唔容易 義工:挑戰不可能任務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初初聽到嘅時候,會覺得好似唔可能嘅任務咁。」香港寬頻義工Sandy說。當初知道要為輪椅使用者設計一場War Game,他們一眾義工確有此感覺,惟最後闖過一個個難關,活動的最後部分,義工更坐上了輪椅,參加這場「戰鬥」。

拍攝及剪接:馮嘉雯

有份幫忙的香港寬頻義工Sandy說着自己親身坐在輪椅上,在War Game場上「殺敵」比她想像中難。(馮嘉雯攝)

「我初初落場嘅時候,以為可以一路行,一路開槍,但原來係唔可以,因為我哋要用手去推動輪椅,轉彎都好困難。」香港寬頻義工Sandy分享坐輪椅「殺敵」的難處。她在輪椅上看到的,是平日無法了解的光境,當中包括不同輪椅的高度不一,只預備一個靶的話,難以令每個輪椅使用者瞄準牆上的靶:「親身坐輪椅時,我哋先體驗到佢哋嘅困難、苦況。」

 

在輪椅上看到的是平日無法了解的光景,義工亦因此發現不同輪椅的高度不一,需預備兩個靶方便輪椅使用者進行射擊。(李穎霖攝)

War Game意義大

Sandy說,當初他們一眾義工也認為此活動是不可能任務,惟後來想深一層,很多事看上去不可能,只因大家未踏出第一步,故義工們很快就接受這項挑戰。了解到輪椅人士找娛樂是一件難事後,他們相信若這場輪椅War Game成事,其影響會比其他服務深遠:「如果我哋健全嘅朋友同輪椅朋友一齊玩War Game,以後佢哋都可以同健全朋友一齊玩呢個活動,影響力遠遠比同佢出去玩一個下晝大。」

輪椅使用者若保持正面態度、繼續作出新挑戰,可慢慢改變世人對傷殘人士的看法。(李穎霖攝)

輪椅上的思考

從今次的活動中,Sally亦深深體會到輪椅人士在日常生活中,所面對的難題。「好似我哋由地鐵站嚟呢度(工廠大廈),原本3分鐘可以嚟到,但原來只要道路上面有一級,輪椅就已經過唔到,我哋又要再兜另一條路。」她笑指在活動籌備的過程中,可說是「一次過體驗晒」,也令她有所反思:「我哋做義工活動,了解到唔同群體嘅需要,再喺自己生活上作出小小改變,其實好容易可以造就一個更好嘅香港畀大家。」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