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都係截肢者】撐著義肢上山玩滑翔傘:忘記自己冇咗隻腳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剛過去的星期天,馬鞍山不乏假日郊遊的人。由停車場走到昂平大草本是一小時內的路程,有13位截枝者一邊身撐著義肢、行山杖走了一個多小時上山。

他們上山是要玩滑翔傘。截肢者協會主席翟文鳯說,希望他們可以突破自己和互相支持:「點解人哋得我唔得?」

攝影:鄭子峰

教練帶他們飛之前,這班截肢者要先征服上山的路。

點擊看更多活動照片:

+6
+5
+4

新截肢者:之前唔覺得自己行到山

教練帶他們飛翔之前,這群截肢者要先征服上山的路。他們的活動能力各有不同,有些是小腿截肢,有的不需輔助工具,有的要配以一枝行山杖輔助,有的是髖關節截肢,要雙手持著拐杖。有的走得較快,有些走得比較吃力。這段山路的梯級高低不一,並不易走,他們小心翼翼踏穩每一級再向上走,逐步向草原進發,累了就停下休息。他們穿戴義肢走路本來已覺疼痛,雖然走得慢一點,但為了飛,那怕只是一段山路。

就如Davis小腿截肢才剛一年,他也沒想過自己能獨力走上草原。他說,本來以為路段的梯級會較為平整,來到才發現是一塊塊不規則的大石頭:「今日行之前都唔知、唔覺得可以行到上嚟。但係,就係未去到極限都唔知極限可以去到邊。」

Davis(右):「今日行之前都唔知、唔覺得可以行到上嚟。但係,就係未去到極限都唔知極限可以去到邊。」

上到天不需用腳:大家都係平等

這個滑翔傘活動由截肢者協會舉辦,並在一班滑翔傘精英愛好者的幫助下促成。這天有12位滑翔傘教練和40位義工帶這班截肢者滑翔。教練黎偉說,這天差不多集齊了全港的雙人傘教練,滑翔傘香港亞運代表任智偉(阿鐵)也是其中一員。

帶截肢者上天,對這班飛行者來說有何意義?阿鐵說:「上到天就唔使用腳,大家都係平等。上天攞走咗佢哋一啲嘢,冇咗隻腳,我哋有能力,出少少力就可以帶佢哋上天飛。可以畀佢哋感受到,係我哋一班飛行者嘅驕傲。」

阿鐵(右)說:「上到天,大家都係平等。」

在空中很自由:想起人生高低起伏

一般人首次乘滑翔傘難免覺得害怕,阿鐵說,截肢者比一般人的安舒區更小,踏出去比一般人更需勇氣。上到山後,他們還要等待風向、風力合適才能出發。這天因為風向關係,就只有Philip一位截肢者能成功起飛。

飛上天前,一眾義工幫截肢者助跑。

Philip說首次玩滑翔傘,難以想像飛上天的感覺會如何,因此起飛前也難免會緊張。他無法助跑,起飛時需由義工幫助衝出起飛場,感覺就如飛機起飛一般,一下離心力就被滑翔傘扯上天空。起飛後的速度漸漸減慢,空中的景色一覽無遺,Philip乘風飛翔時甚至忘記了自己是截肢者:「平時要控制義肢,或者其他輔助工作先活動到,但係上到天空靠傘去承托,一邊望住咁靚嘅景色,好似雀仔,好自由,唔記得自己冇咗隻腳,就好似健全人士咁。好不可思議。」

在空中飛的時候,Philip突然就開始回想自己人生的高低起伏。「由低地,跟住高坡、空中,就好似人生有啲時候喺低谷,某啲時候飛上天。」

來自廣州的Philip,右腳大腿於30年前截肢。在空中飛翔的時候,Philip回想起自己人生的高低起伏。「由低地,跟住高坡、空中,就好似人生有啲時候喺低谷,某啲時候飛上天。」

他們因風向、風力不合適,在另一個地方降落,那裡的草高過半身,雜草纏繞著義肢,Philip難以自行離開。後來,有另一位教練飛往該處會合他們,兩名教練輪流背著他離開:「係真係好感動。」他說,這次的活動令他更有力量去面對未來的生活。

Philip說,原本認為社會對於傷殘人士較為冷漠,但這天卻有那麼多教練、義工無私付出時間帶他們飛,感覺香港社會很包容傷殘人士

他說,原本認為社會對於傷殘人士較為冷漠,但這天卻有那麼多教練、義工無私付出時間帶他們飛,感覺香港社會很包容傷殘人士:「成個香港都好包容。搭車時,啲人見到你著住義肢會讓座,喺大陸唔會有人理。香港人素質好高。」

文鳳從前也玩過滑翔傘,她比喻這種恐懼就如剛截肢時的心情,截肢者面對突變之後往往難以面對事實,亦對未來的生活感到恐懼,唯有逼自己去面對、克服,才能走過難關:「心靈、身體都受過重傷,希望佢哋都有無懼嘅心勇於面對。」

關於香港截肢者協會的故事,詳看:【我都係截肢者】勉同路人走出低谷:醫生說難救,我們叫他站起來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