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粵難越愛1】中學自研粵音 80後精通聲韻學、開班義教廣東話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溫佐治洋名George,說話舉止十足古代文人進士。他初中接觸古代聲韻學,中文老師趕課程沒教下去,他就自己買書自學粵語,沉迷鑽研。這粵語發燒友近日借來青年中心場地,免費義教廣東話,開宗明義要教學校中文課未曾教過的粵語知識,由聲母、韻母和聲調逐步教起。

溫佐治說開班義教,並不因為政府高官一句取締粵語的言論,而是眼見近幾年香港掀起捍衛廣東話熱潮,港人擔心粵語數十年後將在港消亡,卻又無從保育自己的母語。他語重深長反問:「你愛粵語,但有冇好好了解佢嘅背景同讀音呢?」

攝影:鄭子峰

溫佐治與幾個中學老友三年多前創立導賞組織「程尋香港」,一直開辦本地歷史導賞團,帶公眾欣賞古蹟。他們近來走回課室,舉辦粵語課。課名「學校中文堂未曾(但應該)教曉你的事」,讓人聯想是否與「普教中」,或近年的粵語爭議有關,溫佐治強調「冇咁政治」。

對拼音符號好奇 源自伯伯「字典神功」

他對粵語的興趣,單純從文字開始。兒時由保母婆婆託管照顧,婆婆的丈夫關伯原是《華僑日報》負責執字粒的印刷工友,對文字部首非常熟悉,一揭字典便能輕易查出。小孩子對此查字典「神功」滿懷好奇,一直欲知字典裏藏着什麼符碼。「我見到關伯本中華新字典就十分好奇,點解咁得意,有啲拼音字母喺上面呢?不過當時佢都唔識解,只係查到字出嚟。」

溫佐治學習粵語是從其音韻基礎學起,他說港人多年來對粵語「識聽、識講,唔識解」,一直沒機會了解自己的母語。

直至初中中文老師強調讀音,不時提粵語九聲等聲調拼音,溫佐治對文字拼音更加有興趣。彼時電視正熱播《妙趣廣州話》,由粵語學者現身親解不同中文字,讓他大開眼界,「原來簷蛇因為牠本身是依附在屋簷上的動物,所以寫法上『簷』就有這個意思。」他從節目中再次看到那些拼音符號,卻依然大惑不解,於是開始購書自學。

看何文匯著作自學粵語 關注正音運動

他買來兩本自習的工具書《粵音韻彙》和《粵語自學提綱》,前者是中國首本以國際音標記錄、研究的粵語著作,由黃鍚凌於1941年編著;後者則為粵語學者何文匯於千禧年後出版。他日夜苦讀理解,從書中認識粵音系統。不久更在校際粵語正音大賽中,認識何文匯教授,跟對方電郵來往,請教粵語知識。

父親後來亦為他買來一本中華新字典,讓他翻揭查用至今。

與此同時,社會出現粵語正音的爭論,以時任中大中文系教授何文匯為旗手的粵語正音運動,一度引來抨擊。他倡導的一套《廣韻》粵音古音,被指責食古不化,另有粵語文化傳播學會創辦人王亭之,及次文化堂彭志銘等人的其他說法。溫佐治說那幾年粵語的社會討論最為熱熾,「大家都拎啲字出嚟講,究竟邊個係正確讀音呢?大家翻書核查後都提出不同理據。」

粵音不斷變化 係咪要跟傳統嗰套?

縱然溫佐治無緣考入中大追隨何文匯教授,他亦開始思考自己多年研習的粵語,是否應有套標準。他升讀城大中文系繼續苦研聲韻學,大學一年級越級挑戰大三程度的聲韻課程,論文以「試論反切及粵音正音的看法」為題獲高分,老師認同他一番見解。

「你問我呢,我傾向跟傳統音字表,因為如果你冇個根據呢,就冇個基礎,唔知字原本點讀。但個標準係點定呢,𠵱個話題好艱深,唔係我本人可以做到。最慘係教育局至今都未有標準。」溫佐治說,香港未如大陸有國家語委會,負責審音、釐定語言標準,僅推出《常用字廣州話讀音表》和《香港小學學習字詞表》,讓學校跟隨授課。

溫佐治多年熱愛粵語,以前每天走到街上,看到招牌廣告就見字拆字──看到一個中文字便能拼出其讀音。

「但有審音標準又係咪好事呢?今天如果有人讀咗有別古音嘅粵字,我哋又可唔可以話佢錯?」溫佐治指粵語正音多年的爭拗,源於各家對制定讀音標準有很大分歧。「改革個『革』字,你讀完係開口定合口?銘記個『銘』字,你又點讀?(編按:有指讀「明」,亦有指讀「皿」)係應該跟足晒傳統讀音,或跟約定俗成嘅讀音,定有斟酌空間?語言不斷變化,粵音發展到今日,同字異讀或有商榷餘地。政府同研究學者都要繼續考究處理。」

日日講但冇人識粵語拼音

溫佐治認為,港人要改善懶音,要先學懂粵語拼音。他理解學校中文課因課節限制,老師無法詳細講解粵語聲韻學,課餘亦忙於處理其他教務。「中文科聽講讀寫太多內容要教,考試亦以目標為本,多操練佔分較多的部分,幾經取捨下,粵語正音終還是被捨棄不教。」

即使早年高考中國語文及文化科的口試卷加入朗讀篇章,考核學生粵語正音,溫佐治卻認為,考生沒基礎粵語知識,考他們什麼正音、難讀字,也是徒勞。「我們從小沒學過拼音學,好難死記硬背那些讀音。」

記者多次追問學粵語拼音的好處,溫佐治說:「如果它是你的母語,為什麼你不知道背後的基礎知識,只懂講出來呢?」

那些年溫佐治苦讀粵語音法,中五時已精通古今聲韻學和粵語系統。訪問這天他帶來自習書目,指著音標拼音說,港人學英語和普通話都從拼音學起,對普通話的b、p、m、f並不陌生,但對日常使用的粵語卻一臉茫然,與它像個「最熟悉的陌生人」。「aa、e、i、o、u、oe、eo、yu、ng這些韻母,以及b、p、m、f、d、t、gw、h等聲母,還有九個聲調怎調,學校從來沒怎教過。為何香港人卻懂得怎發音?」記者回想,我們大概只是牙牙學語時,跟著別人發音,便學懂廣東話。

不了解粵語談何守護

但既然港人如今都已識講廣東話,何須再學粵語拼音?溫佐治:「你問我點解仲要學粵音拼法,同點解我哋今日仲要學唐詩宋詞一樣,𠵱個千年學問,喺古代係絕學,讀書人下不少苦功鑽研,今日發展成我哋嘅語言,點解我哋唔學識呢?」他說古人如李白、杜甫,創作格律詩抒懷時,也需要按平仄規格去作。「雖然用普通話都讀到𠵱啲詩詞,但當我們揣摩古人嘅情感,係咪應該以貼近佢哋嘅語言,先至更加掌握理解呢?」

中五那年自告奮勇組隊參加校際粵語正音大賽,溫佐治記得,老師初時曾不鼓勵他報名參賽,明言學校無暇為他們操練備戰,最終得知他們勇奪冠軍的賽果後,驚訝不已,「佢冇諗我自學咗咁多嘢。」

溫佐治並非反對普教中。「語言沒有高低之分。但不應抬高一種語言,貶低另一種。」他翻查粵語的歷史,發覺這門語言源遠流長,讀音系統大致在唐宋時代定型,粵語的平、上、去、入,基本上對應宋朝官修讀音字典《廣韻》。「不是說普通話發展得太快只有四個聲調不好,而是我們以粵語讀唐詩宋詞會較好聽易記。」

更何況,粵語是大部分港人的母語。「我哋日日都講緊呢種語言,卻唔了解佢嘅背景起源和讀法,點算係維護粵語呢?」他與導賞組織成員近幾年四處帶港人參觀本土古蹟,但其實粵語是另一種非物質文化遺產。「我哋愛粵語,係咪都應該有𠵱啲基本步學起去了解佢呢?」他們把粵語比作一座歷史建築,有人不理解其價值,缺乏知識判斷去留,「但當我哋想好好保留,就要先去認識佢。到佢被人拆咗先走去睇吓,就已經太遲喇。」

下集:溫佐治的粵語班開課,一班男女老少為何來報讀?記者跟著他們上一課。詳看:港人重讀廣東話?「古人」阿Sir義教聲韻學:語言無分高低

這幾年帶參加者走訪不同本土保育景點,這次卻返回課室上粵語堂,溫佐治說學習粵語也是一種保育。

溫佐治與其組織「程尋香港」本周將舉行第二場免費粵語班:

日期:2018年11月8日(星期四)

時間:19:30-21:30

地點:沙田乙明邨街13號香港青年協會賽馬會乙明青年空間

報名詳情請往「程尋香港 Hide and Seek Tour」facebook專頁查詢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