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佢」哋定「渠」哋:廣東話正字你識幾多 粵音本字或消亡?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溫佐治是個粵語發燒友,鑽研聲韻學多年,近日借來青年中心開辦廣東話課,義教公眾粵音系統。他說因為近些年粵語爭議,許多港人擔心粵語會被普通話取締,紛紛提出要保育粵語,網上亦陸續出現不少粵音本字的資料,教網友日常廣東話的正字寫法及典故。溫佐治看過那些流傳的正字,發覺當中資料有真有假。這天課堂,他講解幾個「㜺鬼」的粵音例子。

上集:【粵難越愛1】中學自研粵音 80後精通聲韻學、開班義教廣東話

下集:【粵難越愛2】港人重讀廣東話?「古人」阿Sir義教聲韻學:語言無分高低

前文提到,溫佐治中學時迷上聲韻學,但老師不是粵語專家,無法深入解答他的疑問,他於是買書自學粵音。十多年後,他偕中學老友創辦導賞組織,帶公眾四處欣賞本土古蹟,近日義講粵語。

他以自己學粵音的經歷,寫了一篇短文,參考港澳學者編寫的《追本窮源:粵語詞彙趣談》及《生活粵語本字趣談》,加入常見的粵語用字說明:

「當年我自學粵音聲韻,遇到唔明嘅地方,對住中學老師,真係打爛沙盆璺到㞘,唔敢做生草藥,罯得就罯,有同學本身都跟住我學,但學學吓就嫌悶,無尾飛堶。後來先知,原來有人覺得學粵音聲韻好奇離,我睬都有味,實情粵音都不知幾。」

溫佐治指一些網上有關粵語正字的資料不能盡信,「做學問呢,一定要查清楚先,否則流傳錯嘢,就係害緊人。」(鄭子峰攝)

+2

粵語本字有跡可尋 「亂噏」原寫「罯」?

溫佐治解釋,通常形容人不斷追問事情,會寫成俗語「打爛沙盆問到篤」--把問題問到最「篤」;但原來正字應為「打爛沙盆璺到㞘」。他說根據《廣韻》,「璺」與「問」同音,解作器皿破而未離的意思;而「㞘」即「䐁」,在《集韻》解臀部,亦即器皿底部的意思。因此原句是解打破沙盆後,裂痕延伸至底部,比喻人們尋根問底追問事情。

至於無尾飛堶,詞源亦出自古代物件。溫佐治說很多人以為「堶」,是同音字「秤砣」的「砣」。「秤砣好重,飛唔到出去。『堶』其實係古人玩的飛磚遊戲的磚階,飛咗出去咪冇咗囉。𠵱家就解釋作無交代、不見踪影。」

粵音基本上對應宋朝官修讀音字典《廣韻》發展至今,近年有不少語言學者研究粵語本字和寫法,並出版專書供公眾參考,例如中大教授陳雄根等人編寫的《追本窮源:粵語詞彙趣談》,及澳門學者陳伯煇、吳偉雄的《生活粵語本字趣談》。(鄭子峰攝)

以往指稱別人亂講吹牛,會寫作「亂噏」,但溫佐治說,正字應為「罯」,在《廣韻》讀「烏合切」,意解覆蓋,「即係好似以前啲人用山草藥『罯』住。」而「㜺鬼」一詞,一直被寫成「盞鬼」,溫佐治說寫燈盞的「盞」字解不通,正寫應為「㜺」,解作美妙有趣;而形容事物奇怪的粵字「騎呢」,正寫應為「奇離」。

溫佐治說很多古字後來都演變另一讀音字。例如宋代至明清會把第三人稱「他」寫作「渠」,「一啲古代小說常見『渠說』、『渠話』來引述其他人說話,讀「keoi4」,但後來演變成人字部、讀第五聲的『佢』(keoi5),來源就是來自這個字。」

港吸收異國語言文化 成員憂粵語本字被遺忘

溫佐治說這些粵語正字古雅,但現今已很少寫到,「通常我哋識講,但唔知個正字係乜。所以唔止係粵語拼音嘅,一啲粵語本身有嘅字,可能以後都漸漸被淘汰。」組織另一成員Tiffany說,香港文化的包容度高,「我哋成日都embrace(擁抱)咗人哋嘅文化。好似『人氣』、『割引』呀,係日本傳過來,𠵱家都好似變成我哋嘅中文字。」Tiffany擔心香港吸納別些語言文化同時,粵語本字讀音會否因此漸漸消失。

Tiffany說,港人多學習別國的語言,例如日語、韓文,亦關注自己的英文發音是否準確,卻很多少留意自己的廣東話有否懶音。(鄭子峰攝)

溫佐治亦留意到,現時有些官方機構的用字都傾向「大陸化」。「例如我哋以前唔會咩都講『優化』、『打造』,會喺貼切語境講『改善』、『建立』。」而且,部分講廣東話的港人甚至不自覺以書面語用字作日常溝通。他舉例,以前問別人工資多少,粵語會講「你人工幾多」,「但𠵱家我聽到有人用普通話直譯問:『你工資幾多』,工資係書面語,唔係用嚟口語溝通。」

溫佐治指,舊時香港殖民年代的公告或信件,反而保留不少文言文寫法,語境準確又簡潔。「例如叫人唔好吸煙,你會點講?『請勿吸煙』已經寫得好得體又莊重,個『勿』字有阻嚇意思,但𠵱家係會寫成,『請不要吸煙』,傾向白話文寫法。」他說這些寫法沒對錯,多學其他語言如日文、普通話亦無妨,「但唔好忘記我哋粵語本身嘅語言文化。」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