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義工】自己都瞓埋街!每日直播10粒鐘 助61流浪漢回家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蔡艷球,網名「牛哥追夢」,江西九江人。他在2年前開始做直播,擁有40萬粉絲。直播主題永遠只有一個——「幫流浪漢回家」,整個過程就像破案一般,環環相扣。常年在外奔波,每天直播10多個小時,讓只有34歲的他,看起來像40歲有多。為了幫流浪漢回家,2年前,他放棄了自己的工作,瞞住老婆,借錢走勻全國近10個省,日日瞓街,一共幫助了61位流浪漢找到親人、重新回家,被網友譽為「最有正能量的主播」。

終日拿着手機追蹤流浪漢的行跡,就是「牛哥」蔡艷球這幾年間的日常(一条提供)

這次拍攝和以往有很大的不同。從前的嘉賓好歹有一個定居之地,拍攝前半個月就能確定好行程和大致劇本流程。但要拍一個「跟着流浪漢走」的嘉賓,就只能提前幾天問他:「您現在流浪在哪個城市?」

第一次見到牛哥,是10月的一個早上,他在車邊等我們,車裡裝滿了他的日常用品,和給流浪漢準備的食物。在牛哥身邊的是本地的鐵粉和他的助手老吳。老吳負責開車,好讓牛哥安心直播。而鐵粉則是當地的可靠消息來源,他們早在牛哥到來之前,就勘測好流浪漢的大致地點。

我們跟着牛哥 ,記錄了他一天的生活。牛哥的直播從早上10點開始一直到晚上10點左右,期間從不下播。他沒有所謂的直播間,唯一的設備就是一個手機、一根自拍杆和一個超大容量的充電器。直播的10多個小時裡,牛哥始終舉着手機,記錄下他一天的全過程。通常直播從開車出發開始,接着不是在去找流浪漢的路上,就是在和流浪漢交流。哪怕是在吃飯,他也時刻和Fans保持互動,溝通早些時候遇到的流浪漢的情況。直播一直到晚上紮好帳篷才結束,那個時候都已經快晚上11點了。

我也想回家團圓,但親人都不在了

(一条提供)

牛哥原本是個生意人,擺地攤、全國各地跑展會。在2016年6月,他在街上看到了一個流浪者,對方沒有穿鞋子,一邊走一邊找煙頭抽。這不是牛哥第一次見到流浪漢了,但卻改變了他的一生。

之前牛哥也經常看到流浪漢,每次都會買一些吃的給他們送去。這次也不例外,但這個流浪漢沒有搭理他,甚至對牛哥偷偷放在垃圾桶旁的食物也置之不理。「我當時一個人哭了很久很久,他讓我聯想到很多事情。」在牛哥10歲的時候,他一個患有癲癇的哥哥走失了。全家人急瘋了四處找他,找了三天三夜。結果人找到了,但很快就過世了,當時他只有17歲。

「這件事給我們家帶來了很大很大的打擊。後來,我的父母因為車禍離開了我。我非常想和父母還有哥哥團聚,但永遠都不可能了。所以當我看到流浪的人,我就非常想要幫助他們,讓他們可以回家,可以團聚。」
「牛哥」蔡艷球

瞞住妻女借錢上路 穿州過省幫流浪漢回家

2016年7月,牛哥出發了——他沒有告訴妻子和兩個女兒這次外出的真正目的。在朋友建議下,牛哥採用了「直播送流浪漢回家」的方式,因為「靠粉絲打賞,還能有點收入來維持生計。」沒想到的是,開播最初,牛哥天天被網友罵,罵他炒作、罵他騙錢,「100個人來看,有80個在罵我。」全身心投入這項事業後,牛哥徹底不做生意了。沒有了經濟收入,卻還是要背負家庭的重擔。他在每月給家裡生活費前,都會去找朋友借錢。壓力最大的是2016至2017年那年春節,「我連年貨都是從店裡賒的。」

(一条提供)

也就是在過年的時候,他的秘密被老婆發現了。 「我當時在家裡做直播,就被老婆發現了。好在,那時候已經成功幫助一個流浪漢回家了,老婆覺得很有意義,就沒有反對我。」在這兩年多的時間裡,牛哥走過了江西、湖南、湖北、廣東、福建、浙江、雲南、四川等很多地方。在支持者的幫助下,已經幫61個流浪漢找到了家。

在牛哥幫助下得以「回家」的流浪漢不在少數,圖為部份受助者名單(一条提供))

「流浪」也講究技巧

每次出發,我都會在心裡畫一個路線圖,全程跑完大概要3個月的時間。大家都說,我是「高級版流浪漢」,因為我過着流浪漢的日子,走流浪漢走的路(沿著國道走),去流浪漢去的地方(荒樓和大橋底下)。但至少有一輛車,夜裡能睡在車裡,或者在旁邊搭個帳篷。這個說法還挺好玩,但是流浪漢是和家裡斷了聯繫的人,我有家。

一般,流浪漢都有兩三個落腳點,當發現一片看似有生活跡象的「廢物堆」時,比如撿來的食物、衣服、鞋子等,還需要仔細甄別。通過食物的新鮮度,被褥上的灰塵,可以判斷一二。為了精確,有時我會故意在被褥上放一根鐵絲,第二天再來觀察,如果鐵絲不見了,就說明流浪漢回來過,那這個地方就值得蹲守。

現在,我每天開播都有3萬名支持者在線觀看,很少有人會罵我了。看我直播可能挺累的,因為會有一種「跟著牛哥去破案」的感覺,彈幕裡都是在為我出謀劃策的。人多好辦事。現在支持者們遍布全國,只要流浪漢一開口,他們能快速鎖定他的口音、方言出自什麼地區。拿到有關的村落信息後,網民會轉發、聯絡相關人員,非常有組織有效率。

要和受助者們做朋友 尊重他們

很多人都以為我們是幫助那些要飯的人,其實不是。我們不是幫助那些職業乞討的人,你幫他們就等於讓他下崗。我們幫的是那些在外面撿吃的、廢物的那一群人。有些人可能有精神問題;有些人是天生倔強,出來打工沒有混出什麼成就,不願意回家;有些是網癮少年,撿了廢物就去上網。

流浪在外,他們可能很多年都沒有和人說過話了,所以性格都有些孤僻。一般情況下他們都不願意和我交流,甚至剛靠近,就會離開。我會以交朋友的心態和他相處。如果他坐在地上,那我也坐地上。不能一上來就給吃的,他們都有尊嚴。總結下來,最安全的開場白是,遞根煙給對方,這是一種交朋友的行為,沒有高下之分,然後再問他是否吃過飯了。

有一次我遇到一個流浪漢,了解到他家裡有父母小孩要養。他自己也很正常,卻不願意回家,有一點小錢就抽煙喝酒,把我給氣壞了!我就在言語上打擊了他,說他不應該這麼做,他就離開了,不願意和我交談。我也進行了一番反思,是我的方法不對。只有讓他接納你,你才能真的幫到他。

為了贏得流浪漢的信任,我有時會在他們身邊煮飯,並且邀請他們一起撿柴火燒火。付出了勞動後,他們會更心安理得地和我一起吃飯。有時候,我也會在他附近搭帳篷休息,這樣能觀察他的動向,也能增加信任和友誼。只要他們開口說話,就有希望幫他們回家。

為增加受助者的信任與友誼,牛哥也會在他們附近搭帳篷休息,觀察他們的動向(一条提供)

他們都想回家 只是忘了回家的路

讓我最感動的一個故事發生在去年10月,我遇到了一個大概40歲的流浪漢。他每天穿着女人的衣服、裙子,背着一個女裝手袋在街上走來走去。剛開始他不怎麼理我,我每天都送吃的給他,跟他交流,他就終於開了口。通過地址很快就聯繫上了他的父母和兄弟。第二天,他的弟弟就趕過來接他了。

受助流浪者的親屬獲牛哥協助終得以跟家人團聚,甚至激動得向他磕頭(一条提供)

他弟弟很激動,直接就哭了,硬要跪下來給我磕頭。據他說,他哥哥原本是很正常的,後來因為和一個很喜歡的女孩子分手了,就受了點打擊,慢慢就失常了。治療過、吃過藥,差不多痊癒了以後,就出來打工。這一走就是十幾年,和家人失去了聯繫。他八十多歲的父母天天都跑到外面去找他。我雖然沒有看到他們團聚的場面,但是我能想像到。他雖然流浪在外,但家里人一直在牽掛的心沒有斷過。這是讓我最感動的地方。

雖然牛哥瞞住老婆棄掉工作去幫流浪漢,但妻子仍然非常支持他,二人每晚都會視頻通話超溫馨(一条提供)

我感覺,很多流浪漢都是願意回家的,只是他們不知道怎麼樣回去,怎麼樣去面對他們的家人。他們忘了回家的路,不管是現實的馬路還是人生路。
「牛哥」蔡艷球

只要身體條件允許,我就會走下去。哪天流浪者很少了,我走到一個地方,很久都碰不到一個流浪者了,那時候我也會花更多的時間在家裡面。陪伴家人, 然後再找個工作做做。

【本文獲「一条」授權刊出,歡迎關注:https://www.facebook.com/yitiaotv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