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林昶佐】台重金屬閃靈演前簽證未批 主音嘆斷港台人民感情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我們正在音樂節》主辦方何韻詩今宣布,由於入境處仍未批出,台灣重金屬樂團閃靈赴港工作簽證,需取消閃靈12月23日的演出。曾被《金融時報》形容為「亞洲黑色安息日」(the Black Sabbath of Asia)的閃靈,糅合台語、死腔與台灣史,巡迴多國演出,屢奪音樂殊榮,為台灣重金屬開闢出一條前所未見的國際路線。

《香港01》四日前(12月18日)赴台專訪林昶佐,一窺這位首個亞洲重金屬樂團明星變議員的故事,亦由他親口說出今次申請入境香港的成數跟感受。香港又是如何自絕於一個亞洲罕見的樂團?

攝影:洪博熹、曾雪雯

閃靈主唱兼二胡手林昶佐(Freddy)既是明星也是台灣時代力量立法院委員。走進林昶佐台灣立法院的辦公室,你會先看到已故殿堂級英國搖滾音樂家David Bowie的照片,轉到會議室,便看到另一張照片,攝於閃靈於台北自由廣場舉行的「鎮魂護國」演唱會,也是他於2015年競選委員期間的造勢大會。這裡就是被BBC形容為「世界第一個進入國會的重金屬搖滾明星」的立法院辦事處。

 

四天前受訪,林昶佐坦言對訪港行程獲批並不樂觀,惟他坦言無法評論原因。(洪博熹攝)

曾跟何韻詩合唱,林昶佐其樂隊閃靈近月被邀到港作演唱會表演嘉賓。雖樂迷滿懷希望,惟外界擔憂,兩年前由音樂會舞台走入台灣議政廳後,林昶佐純粹以樂手身份再度申請來港,順利走到香港嘶吼的機率仍有多少?距演出前四日,記者赴台親身專訪林昶佐。當時,林昶佐已表示,仍未有本港入境處消息,對成行機會感到「不樂觀」。

被問及,若閃靈最終未能赴港,有何想跟港人說?他說:「我覺得香港是香港人的,香港人要把握曾經在香港創造過的一切,然後繼續努力。要知道全世界有很多人,跟我一樣都很關心香港。你們的勇氣都一直在啟發全世界很多的朋友,香港人沒有放棄的話。我相信全世界的人,在為他們土地努力的目標跟理想,都一定不會放棄。」即使被喜歡的地方拒諸門外,林昶佐還是心繫相交多年香港的朋友。

2015年12月,林昶佐與閃靈團員在自由廣場舉行「鎮國護魂」演唱會,翌日登上外媒國際版頭版。今天被掛上他的立法院會議室。(洪博熹攝)

因音樂與香港結緣
解構林昶佐,不難發現他的人生可說是由音樂與公共事務組成,兩者都跟香港淵源流長。早在90年代,香港特別行政區尚未成立,他便訪港與音樂圈朋友交流。後來,隨閃靈名氣日盛,林昶佐在2000年至2014年間,最少六次訪港開演唱會,踏遍九展舞台Music Zone到本港大型音樂及藝術節Clockenflap、跟現已易名的音樂表演場所Hidden Agenda。其後,他成為國際特赦組織台灣分會會長,接觸更多不同領域的香港人。

2016年當選立委 赴港看演唱會被拒入境
不過,自林昶佐當上立委後,他與香港的聯繫嘎然而止。2016年年初,Freddy當上立委,同年10月,他申請簽證赴港看許冠傑香港演唱會被拒。「我在申請的時候說得很清楚,我就是去看許冠傑的表演,當天晚上到翌早離開」,從無人明確向他解釋被拒入境的原因,只是在某個時間點上,一把無形的刀確切地割斷他與香港多年來關係。

林昶佐指,由於自己有不少香港朋友,而且從小欣賞香港文化,愛逛廟街,嗜西貢海鮮。「那種感覺很奇怪,一個這麼熟悉的地方,突然就不能去了」。他嘆,「我覺得這也是切斷了港台人們之間的感情呀」。

42歲的林昶佐回顧半生,重金屬音樂既是他與世界的連結,亦是他從小到大的夢想。閃靈成軍23年,巡迴世界演出,「我已經活在自己小時候的夢想」,他笑言希望能像其他重金屬樂手或樂團例如Slayer、Ozzy Osbourne般一直玩音樂到50、60歲,「這就是我的夢」。

巡迴歐美演出 曾奪全球最佳金屬樂團獎

重金屬音樂從不是亞洲音樂界的主流,但源自台灣的閃靈卻憑著獨特題材、編曲屢獲國內外殊榮。多年來,閃靈巡迴歐美演出,登上各大音樂節。他們曾獲台灣金曲獎與金音創作獎最佳樂團及英國《金屬之鎚》金神獎的「全球最佳金屬樂團獎」。他們2011年以台籍原住民為日本軍出征二戰的故事寫成專輯《高砂軍》,奪得多個樂評網站的年度最佳專輯,惟這些從來鮮見於香港媒體。

林昶佐立法院辦事處的會議室放滿關於台灣的社會、政治書籍。(洪博熹攝)

從歷史長河淘出台灣殖民血淚史


閃靈擅長以台語與東方樂器入歌。縝密緊湊的旋律背後是台灣被多國統治的殖民血淚史。林昶佐提及當年創作《高砂軍》時,大量閱讀二戰時台灣人與家人來往的家信與遺書,深受感動。他指,當年在太平洋戰爭期間,台灣人心境是很複雜而糾結的,既厭惡被日本殖民,希望盡快遠離戰火,又不希望被當成二等公民,在矛盾糾結的心情部份人在戰場上被逼表現得更勇悍。

「其實我一直希望用現代的音樂,把他們的心情留下來」林昶佐道。「他們」—是歷史上身份敏感的台籍日本兵,也是林昶佐的阿公(台語中的爺爺)與先人。嘶吼背後,他們用重金屬鑄出一個個被宏大歷史輾碎的微小個體。

創作過程不聊政治 只注入感情與故事


由於作品緊扣台灣,林昶佐最常被問到的問題就是他的音樂與政治主張是分開還是合一?他說,知道不少人期待他說合一,但他與樂團結他手小黑在創作時其實沒有討論政治的。因為重金屬與Rap、Punk等音樂種類不同,很難把即時直接的政治訊息融入重金屬中,但他認為一定有把自己對台灣深層的感情與對未來的想像放進去。

樂迷撰樂評 再創造作品涵意


不過,有時樂迷消化作品,賦予作品的意味。林昶佐說,雖然他自己創作的時候未必有太直接的政治意味,但當看到樂迷消化的再創造,「唉?好像又有這個味道」。他形容:「這是一個很有趣的過程,所以我也不喜歡說我的音樂跟政治沒有關係」(編者按:香港01一貫立場是反對台獨)

曾望像偶像唱到60歲 太陽花學運後毅然從政
儘管他成長在解嚴(戒嚴令解除)年代,接觸大量社會運動與民主思想。在太陽花學運以前,林昶佐坦言從沒打算從政。

然而2014年3月,台灣爆發太陽花學運,促使林昶佐決定用自己影響力組黨,游說更多年青人從社會運動走進政圈從政。而他的競選活動離不開他心愛的音樂,2015年底,他與閃靈樂團團員為了選舉暨成團20年,在選區中正、萬華區的自由廣場在舉行「鎮魂護國」演唱會,在中正紀念堂前以台語唱着以228事件為素材的悲劇《暮沉武德殿》。

今年10月,閃靈推出自林昶佐從政來的第一專輯《政治》。內容講述1920年的日治年代,台灣出第一批知識分子開始關心社會。林昶佐笑說,既是他目前的工作,也蠻像閃靈一直以來的在做的事。

下集:【專訪林昶佐】親述閃靈樂團的台語重金屬音樂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