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產嬰墓園】24周以下難安葬 道風山開放天使花園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過去流產胎父母拭去眼淚,走訪立法會議員和對傳媒講述自己一個又一個的故事,總算推動了安葬難的大石頭。私營墳場陸續開放天使花園,公眾墓地亦正研究安葬流產胎兒的可行性。這些流產胎墓園背後的設計意念為何?公眾墓地可以怎參考?來走訪不同的死葬場所,窺見人們如何從未能出生的嬰孩看生死。

離開人來人往的沙田市中心,依山路走上道風山,逐漸在婆娑樹影中看見道風山基督教叢林的中式建築群;往後,24周以下流產胎的父母將可以把死去嬰孩安葬在山上墳場的天使花園。道風山基督教叢林主任湯泳詩期望,花園不只是供父母下葬遺體,而是承載哀傷人們完成整個葬禮,並聚起生者思索死亡的空間。

(此為「再見流產嬰」專題報導三之一)

攝影:高仲明

緩步而至道風山,會發現創辦人艾香德的巧思。他不但堅持教會旁要有墓園才算完整,也把墓園放在風景最美的山腰。

24周以下流產胎或被視為醫療廢物

自2013年起至2016年,香港每年有逾九千宗流產個案,政府一直未有備存未滿24周流產胎數字。因為《生死登記條例》限制,能合法安葬24周以下流產胎的「天使花園」極少,父母領遺體難、尋墓地更難,有流產胎甚至被視為醫療廢物送去堆填區。以往只有私營墳場柴灣歌連臣各天主教墳場及伊斯蘭墓園可安葬流產胎。

今年開始,非牟利私營墳場道風山基督教墳場開始為基督教徒流產胎父母提供144個土葬位置,華人永遠墳場亦開放219個土葬位置和無上限的撒骨灰位置予無宗教信仰的父母;食物及衛生局亦正研究公眾墳場設天使花園的可行性。

艾香德安葬的墓前,新種下12棵橄欖樹樹苗,日後每棵樹下將長埋各12個流產胎兒。

最美的地方不一定給有錢人

墓園在山低一點的位置,湯泳詩沿山中梯級緩步而至山腰。墓園背向道風山的中式建築群,面向沙田市中心、城門河,墓園中央的草披,是創辦人挪威傳教士艾香德的墓碑。如同湖的漣漪,不同基督教徒石碑一圈圈環抱著這塊翠綠草披,以及艾德香墓碑前新種下的12棵小橄欖樹。

不久後,24周以下的流產嬰兒將會被安葬於樹下。道風山基督教墳場天使花園的建設、配套、手續和醫院溝通等程序已經完成,只待食環署批出許可,預計會在今年年初開放基督徒流產胎父母申請。

道風山基督教叢林主任湯泳詩捧出他們特別訂製的嬰兒竹棺木,通過提供棺木、小石頭、自然灑水系統等,能夠想像未來流產胎的葬禮莊嚴而溫柔。

最好的地方給最有錢的人,這是香港持之以恆的做法。但我們墳場最美、最中心、最開揚的地方,就是留給這些連生存也沒機會的嬰兒。
道風山基督教叢林主任湯泳詩

如果土地屬於地產商或財團,或者這背山面海的福地,早就建起低密度複式豪宅。「最好的地方給最有錢的人,這是香港持之以恆的做法。但我們墳場最美、最中心、最開揚的地方,就是留給這些連生存也沒機會的嬰兒。」湯泳詩在徐徐和暖的風中,端出他們訂製的嬰兒棺木,以及刻上嬰孩和父母名字的石頭,把它們捧在手中。「這是聖經所說的,最小的來到主耶穌跟前,最卑微的要升高。」

流產胎父母,總算看到讓嬰孩好死的希望。

過去一年,道風山團隊和天主教、聯合醫院院牧部及其他婦產科緊密聯絡、研習,聽過無數的流產故事,最讓湯泳詩記得的是八旬離世老伯一句遺言。

一個80多歲老人說的最後一件事是流產的經驗。即使是男性,對於這個缺失仍會掛念一生。這種失去慣常不被處理,我覺得不是的,我們應做一些事。
湯泳詩

八旬父親的遺言:其實你有個未能出生的姊姊

湯泳詩的辦公室座落在道風山中式建築群內,她在這個靜好山上接過不少流產胎父親的來電,帶著嬰孩死訊的來電者往往哽咽得難以言語。

去年他們與天主教教會合作舉辦講座「走過凡間的天使」,那些初為人父母又旋即失去骨肉的人們分享時,「他們往往喊得好厲害。那種哀痛不能被言說,是失聲的哀痛,也是我們從來掉以輕心的失去。」在華人文化中,流產被視為禁忌、不祥,她說:「可能家人流產過,你也不知道。」

一個伯伯在講座上分享爸爸彌留時說的最後一席話,是告知兒子他還有一個沒有出生的姊姊。「一個80多歲老人說的最後一件事是流產的經驗。即使是男性,對於這個缺失仍會掛念一生。這種失去慣常不被處理,我覺得不是的,我們應做一些事。」

流產、小產在華人社會是禁忌,時被污名為女性自身的羞恥,同時男性亦在流產經驗中經歷巨大的、從生到死的期望錯落和哀傷。

僅宗教團體提供流產胎下葬墓園

去年為止,只有天主教徒、伊斯蘭教徒能申請宗教團體提供的墓園下葬流產胎,柴灣歌連臣各天主教天使花園一直收到不少基督教徒的查詢。天主教副主教提議道風山基督教叢林設立天使花園,他們於去年年初便開始向天主教會取經,研習倫理、法律、醫療及衛生等等問題,再正式向食環署提交申請。

醫學界定義懷孕達24周但沒有生命跡象的胎兒為「非活產嬰兒」。24周以下流產胎兒並不會獲得「嬰兒非活產證明書」(表格13),未被領回的遺體,醫管局會按《廢物處置條例》處理,即坊間所述「送到堆填區」。

根據《生死登記條例》,任何人未獲死亡登記證明書發出前不得搬移或埋葬任何屍體。因不足24周的流產胎未能獲得相關證明,食環署一直未能在公營墳場提供相關殮葬服務。以往有私營墳場按《私營墳場規例》申請在墳場以外範圍安葬24周以下流產胎,但為數不多,亦有信仰限制。

道風山希望不只提供一個安葬地,而是提供整存的服務,從父母離開醫院、領遺體、下葬,到葬禮完結之後的輔導和靈修,串成一條河流般的力量承載起哀傷的人們。

在醫院父母可以拿著我們的文件做好手續,拿著棺木領取遺體,我們會親自和他們安排葬禮。這不只是安葬嬰兒的事,透過一種完滿的禮儀和象徵,事件才算真正的完結。
湯泳詩

在產房抱著死去嬰孩那刻,流產胎父母始遁入一團迷霧中。有父母找不到合法安葬途徑,想火化又因法例不容而被拒,也無法接受寵物火化,一些嬰孩遺體於是長期存放於醫院冷藏庫。如無地安葬,流產胎有機會被視作醫療廢物倒掉。

她說:「如果基督教要有地方安放這些24周以下的流產嬰,我們責無旁貸。在醫院他們可以拿著我們的文件做好手續,拿著棺木領取遺體,我們會親自和他們安排葬禮。這不只是安葬嬰兒的事,透過一種完滿的禮儀和象徵,事件才算真正的完結。」

過去流產胎父母難找到合宜的棺木,往往以紙盒承著孩子。在道風山,父母可使用他們提供的竹製棺木,內有厚布,也可以得到一顆天然石頭,由藝術家協助刻上話語,作為胎兒墓前石碑。

我想做到最美,讓他們感受到即使是明天就枯萎的小草也不被看輕。
湯泳詩

12棵橄欖樹與四季常綠的天使花園

天使花園選址在墳場中央,他們在創辦人艾香德墓前種下兩行整齊排列的12棵橄欖樹,流產胎會圍繞樹木長埋。橄欖樹會結果也長青,可種400至500年,在《新約聖經》中也自有其意義。橄欖山是耶路撒冷老城東部的一座長滿油橄欖樹的山,耶穌在此與門徒聚會,也在此被出賣。「耶穌受難前在橄欖山遭受很多困難,這代表著你的困難,祂都明白,並會跟你一起經過。」湯泳詩說。

他們根據流產胎父母需求訂製了適合嬰孩大小、可自我分解的竹製棺木,盒內縫上厚厚布絨。「過去有些父母用紙盒,但會有水,我們想做好一點。」又找了藝術家收集天然石頭,讓父母把孩子名字和想說的話刻上石頭。

道風山基督教墳場背後是北歐的亞略巴古差會(Areopagos Norge),教會精神著重人本身,這些細節對父母而言是無可取代的安慰,如同墓園草披的灑水系統,每天灌溉,是為了讓父母每次到來看到一片青綠,她說:「我想做到最美,讓他們感受到即使是明天就枯萎的小草也不被看輕。」

沒法長成樹的小草,也能在其他樹木的庇蔭下迎著風擺動。

本地流產胎父母是彼此的同行者,他們可以在山上聚會、分享和靜修,找尋內心平靜的力量,我們希望組織起這些人,幫助之後的徬徨人們。
湯泳詩

不分宗教提供輔導:讓過來人一同哀悼

完善的身後事安排,如流水承載著哀傷的父母抵岸。墳場與聯合醫院院牧部、威爾斯親王醫院婦產科等不同醫院聯繫,把申請表格放在醫院,父母可即時申請後以棺木領遺體,並由道風山安排的石廠協助落葬,在山上完成葬禮,過程中父母不用再奔波。

葬禮完結,天使爸媽、甚至有相同經歷的非基督徒也可以參與道風山的輔導服務,與過來人組成靈修小組,想念嬰孩時甚至可在山上的雲水堂退修。「我們有靈性導師,父母獨立前來也可以。本地流產胎父母是彼此的同行者,他們可以在山上聚會、分享和靜修,找尋內心平靜的力量,我們希望組織起這些人,幫助之後的徬徨人們。」

下葬後,哀痛未止,父母可在山上靜修,或找尋同路人分享扶持。

墓地不只是哀悼死亡的地方,也是慶祝生命的地方。嬰兒不論在母親體內幾多週,他仍然對生命存有熱情;沒盛開的小蓓蕾也很美。
湯泳詩

圖右為挪威傳教士艾香德。(受訪機構提供)

向死而生的信仰精神

今天流產嬰孩可以在道風山上入土為安,也跟90年前一個少年人的死亡有關。當時年輕的艾香德向政府買下沙田道風山山頭,建起中式建築群,廣邀佛教徒前來掛單、共學,並向他們傳道。當時他有一個學生叫方景平,1931年,年僅18歲的他過世,成為第一個被安葬在道風山上的死者。

湯泳詩說:「教會覺得信仰不只關懷人的生存,亦關懷人的死亡。建立一個教會,一定要有墓園。」後來艾香德重視死亡的精神也被一直承傳至今,北歐教會甚至在2013年花大筆金錢重建道風山墓園,天使花園著實是個延續。「墓地不只是哀悼死亡的地方,也是慶祝生命的地方。嬰兒不論在母親體內幾多週,他仍然對生命存有熱情;沒盛開的小蓓蕾也很美。」

醫學界在24周的時間點上劃一條線,定義何為生命。基督徒信仰的《聖經》詩篇139篇說:「我未成形的體質,你的眼早已看見了,你所定的日子,我尚未度一日,都在你的冊子寫上了。」對於滿心期待的流產胎父母而言,一個合宜的葬禮何其重要——它是一個生命曾經活著的明證,是生者跨越死亡繼續思索生命的中轉站。

 

無宗教的荃灣華人永遠墳場天使花園「寧馨園」亦在開始接受流產胎父母申請,項目負責人說,一切設計從小孩和家長想法出發。死葬場所的設計,為何重要?詳看下篇訪問:【再見流產嬰2】墳場不一定陰暗 首個無宗教天使花園以花園、遊樂場為題

合宜葬禮背後的意念,是尊重一個生命的來與去,是撫平在世人的哀痛。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