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貨客】如做間諜 奇招鬥海關 行內人揭香港代購神秘面紗

最後更新日期:

「我想加入做代購可以麼?」微信上,我小心翼翼地給「牛姐」發送了一行字。2個小時過去之後,對方才通過了我的邀請,簡單的溝通之後,將我拉到了她的群裏,40多人的群裏清一色的「港代」,牛姐則是群主。「牛姐」是她的網名,在微信名字的前綴裡還有一串「AAAA」,這是為了能出現在通訊錄的最前端而設定的,方便客戶搜索。

「我跟那些賣三無產品的微商不一樣,你明白?」電話的一端,她的語氣急促,極力地解釋自己的定位。今年是她做代購的第三年,目前有穩定的客源和貨源,在其他人看來,牛姐已經算是代購中的「戰鬥機」了。隨着國內消費能力的不斷增加,愈來愈多的人瓜分着「港代」這塊蛋糕。除了站在金字塔頂端大代購們享受着甜頭之外,海淘平台及海外購物平台的引入也加入到競爭中來,壓縮着「港代」的化妝品及奢侈品的市場,而代購群體的主力軍們,只能夠在夾縫中求生。

入坑

在群裏我認識的第一個人是阿水。作為一個5年資深的「港代」,阿水見證了整個代購行業從「欣欣向榮」到「前途未卜」的轉變。彼時的阿水在香港的一所高校讀研,一次到深圳找同學聚餐時,受同學所託買了兩瓶「神仙水」,等到轉帳的時候,同學按照1:1的比例轉給了他,當時的匯率大概在0.8左右,一筆無意間的代購讓他淨賺300多人民幣。這讓阿水覺得豁然開朗。「那個時候就在想,原來還可以這麼賺錢,可以搞一下試試看。」還在上學的阿水希望藉助自己的香港臨時身份的優勢,為自己的高額學費及生活費分擔一些。

前往香港的代購們(深圳微時光提供)

回到香港之後,阿水正式為代購的工作東奔西走。先是一家家的問價,備案打折促銷活動的日期,為自己的採購做足功課。接着就添加了很多微商的微信,進了很多群,天天刷別人的朋友圈,學習他們的語氣、語調,以及用哪些關鍵詞能夠刺激到顧客的神經。一個星期之後,阿水在朋友圈裏發了一條自己將要「C位出道」的廣告,這在他的朋友圈裏掀起了不小的浪花。

「你怎麼開始做這個了?」

「好好上你的學吧!別搞這些沒用的。」

「給我朋友圈交廣告費了麼。」

很多熟人都在調侃和諷刺,真正來找他買貨的人非常少,阿水只能集體回覆道「因個人原因需要往返港深,賺個路費和餐費」,這才稍稍緩和朋友圈裏的氛圍,來他這裏打聽商品的人才漸漸多了起來。但因為阿水太過誠實,每次都是誠心報價,所以大多數的時候,他都被作為一個對比的標杆,問價結束之後,就沒有了下文。

他的第一筆訂單全是化妝品,來自朋友的委託。「全是小額商品,幾瓶眼霜,幾瓶洗面奶,反正都是很便宜的東西。我跑了兩個商場,花了幾個小時,還要拍視頻什麼的,那一趟下來賺了200塊左右吧。我來回路費80港幣,等於賺了100塊左右,花了我6個小時。」阿水苦笑道。

打包好待發送的快遞(深圳微時光提供)

過關的時候阿水戰戰兢兢,生怕被海關查到要他補交稅款。後來他才知道,這類商品如果不超過5000塊是可以免稅放行的,可以說阿水的第一次是極其失敗的例子。「一開始的時候根本不賺錢,顧客會跟你砍價,壓低你本來就不高的利潤。最怕的是跑單,有的時候你東西都買好了,顧客突然不要了,我遇到過好多次,被人拉黑,做這個你要有心理準備,學會吃苦,吃虧,最主要的是耐心。」阿水以過來人的身份不斷傳授我經驗,每一句話都來自他的親身經歷。

如果說阿水是為了減輕生活費的負擔,那麼牛姐與他屬於同一類人。牛姐做代購前是個全職媽媽,自從「三聚氰胺事件」後,她對奶粉的標準非常嚴格,國產的奶粉她根本信不過,只選擇進口的奶粉。在「寶媽群」裏,賣奶粉的人着實不少,但常常斷貨以及價格偏貴讓牛姐十分焦慮,不如自己親自去買。幾次旅行讓她看到了其中的商機,而購買的目標從一開始單一的奶粉增加到了數十種商品,漸漸從兼職代購做成了全職代購。等她的小孩斷奶之後,牛姐乾脆來到了深圳,全身心地投入到代購行業裏來。生意最火的時候,手裏有幾個大群的優質客戶,還有十幾個買手。

做港代的成本很低,一本通行證,一個大箱子,成了港代的標配,這就讓更多人加入到代購大軍中來。口岸門口經常看見的景象就是,一大堆買手將手中的貨物遞給買主,而買主則帶着幾個人手腳飛快的將商品分類和打包。

奶粉永遠是暢銷品(深圳微時光提供)

嫣然一副「眾生平等」的樣子。它解決了一些在港讀書的學生日常生活的壓力,勤快的甚至能夠解決學費的問題,也讓一些沒有一技之長的人看到了「曙光」。以致很多退休在家的阿姨們也加入到代購的浪潮裏,「中國大媽國外商場掃蕩」的新聞經常佔領各大頭條。

平等、自由、不受氣,成了很多人走上代購之路的理由。然而這些游走在「灰色地帶」的商品「擺渡人」,心理大多都清楚,其中要擔待的風險。

過五關,斬六將

牛姐的群裏每時每刻都在聊天,有的是求轉貨和帶貨,有的是問價,但更多的時候,是信息共享。比如今天哪家店舖做活動,有折扣,可以幫忙帶產品。再比如,今天哪裏的產品斷貨了,不要白跑一趟等等。無論何時,群裏總是一片繁忙的景象,一條條的語音和文字不斷地雙屏,上一條還沒看完,又一條就刷了上來,只有在談到海關的檢查力度時,那些沒有營養的刷屏才會停止。

「前面有紅燈麼?」(大陸海關查的嚴不嚴?)

「紅燈,暫停。」(查的很嚴,不能過關,暫停帶貨)

「豬肉台攔下一大批。」(X光機檢查非常嚴格,攔下很多人)

「分流有1女。」(橋上有女海關人員在查)

一句句的行業「黑話」跳了出來,就像《智取威虎山》中的橋段一樣,似乎下一句就是「天王蓋地虎、寶塔鎮河妖」的橋段。

「港代」間的暗語(深圳微時光提供)

「兄弟,過關才是風險最大的事情。」阿水一字一句地強調。時針撥回2018年的9月28日,上海的T2航站樓,一趟由韓國起飛的航班落地後,中國海關突擊檢查,飛機上100多名代購依次被查,並按規定繳納稅款。有些代購補繳的稅款高達5位數,這一天在代購圈裏被稱為「928代購圈黑暗日」。

而深圳對於非法代購的管理更加嚴格,在2018年6月份加裝了「人臉識別」系統,通過大數據的分析和技術支撐下,每個旅客的出入境次數、時間以及個人紀錄都會毫無保留的顯示出來,讓代購的生存「雪上加霜」。為了應對海關的查處,代購們出盡了奇招,每天都在上演着「諜中諜」式的劇情。

被海關攔下的代購們(深圳微時光提供)

「以前沒那麼嚴的時候,就拎着箱子走,眼神不要飄,中獎真的就是運氣問題。現在每次都得小心翼翼的,中獎成了家常便飯了,指不定什麼時候就被海關KO了。」阿水感嘆道。

在圈子裏還有一個公認的「潛規則」,一旦被查獲,所有的損失或者稅費都由代購個人承擔。2018年10月份,牛姐親自帶貨的時候,被海關攔下。根據以往的經驗,牛姐將不同價值的商品分類歸置到不同的袋子或箱子裏,進入大陸關口的時候被要求上「豬肉台」檢查,重複商品及擺列整齊的盒子暴露了自己的身份。牛姐運氣不錯,沒有被扣貨,在補繳了稅款之後就被放行了。而這筆稅款都由她自己承擔。

「你告訴了買家自己要繳納稅款麼?」我問道。

「通知也沒用,你幹這個就得承擔這個風險,你得知道你的行為是游走在灰色地帶,顧客也知道。你最大的優勢就是價格,讓他們給你補稅,人家憑什麼買你的貨?」牛姐說道。

「風險都自己擔了,跟收入成正比麼?」我又問道。

「你自己帶一趟就知道了,肯定不會讓你失望。群裏有人做了兩年就在福田買了套房!」群裏一個代購很快就回覆了我,發了一個微笑的表情包讓我自行體會。

「你們有誰了解,《電子商務法》對代購有什麼影響麼?」當我問出這個問題的時候,群裏出現了少有的寂靜,然而沒有保持多久就被打破了。

「不怕,其實主要是對那些平台上的人。」

「沒錯沒錯,做代購本來就是因為自由,讓我辦證上稅的話,我就不幹了。」

你一言我一語,很快便將問題的本質淹沒了下去,直到最後一個女孩說了一句:「希望能讓假代購消失,讓假貨消失吧!」

海關處被攔下的代購們 (深圳微時光提供)

底線

假貨,一向是代購中的禁忌,假代購也一直是代購圈裏處於鄙視鏈底端的人群。牛姐曾經對群裏進行過一次大清洗,原來近100人的群清洗過後少了將近一半。「禁止假代,禁止假貨。」短短的8個字是群的宗旨,也是公告內容。

而海外代購爆發的元年,也就是2008年「三聚氰胺」事件之後,眾多家長對國外奶粉有了狂熱需求,其本意恰恰是因為商品質量能夠得到保證。直至市場需求的不斷擴大,品牌的多樣化讓國內的消費者產生了巨大的需求,品質好、價格低、安全可靠是消費者打開錢包的重要原因。而一些代購「劍走偏鋒」,遺忘了代購規模擴大的本意。

假代購的「假」表現的非常多樣化。「假直播、山寨貨、殺熟,這些都在假的範疇裏。」牛姐一個個的舉例說明。

(深圳微時光提供)

隨着移動互聯網的不斷發展,代購直播成了境外代購們的重要工具,從早期的拍照直播,到小視頻直播,再到各類直播APP風靡,都是為了「自證清白」,證明自己的產品來自專櫃,或者來自正規渠道。直播結束後,假代購們先退貨,然後到上水等「水貨客集散中心」的藥房或其他門店購買同一商品,再以專櫃的價格賣給消費者,賺取巨額差價,這種假直播的現象隨處可見。

因為藥房的商品要便宜很多,商家通常以薄利多銷的理念賣貨。價格過低反而衍生出更多不良現象,假貨、山寨貨應運而生。代購原本是規避風險的方法,現在慢慢的成為了風險本身。而有的代購乾脆直接購買假貨,再以正常的價格賣給消費者。

「有一段時間,我代購一件產品的進價,還比電商平台上的產品貴20-30塊,可想而知,這些平台上的商品究竟有多少是值得商榷的吧?」假代購的瘋狂讓牛姐有些無語,更讓她無語的是顧客們會用假貨的價格來跟他們殺價。

「網上才賣80,你憑什麼賣100?這是不是傻,如果不是假貨怎麼可能比我們代購的原價還要貴呢?你要是信得過你就去買對不對?」談起這些人牛姐的脾氣上來了,電話中的聲調升高了不少。她大部份的老客戶,因為對她的信任,往往願意多花個十幾塊來購買讓他們放心的產品,這也是真代購們立足的根本,質量保證才是生存下去的「王道」。

一次代購的冰山一角(深圳微時光提供)

夾縫求生

「做肯定做不長的,先賺點錢再想想做什麼吧。」阿水直接了當的告訴我他的職業規劃,代購這一行他並沒有過多的規劃。入行5年,被罰、跑單、退貨已經成了家常便飯,短時間的帳戶增長並不能代表他的經濟水平。除去日常開支和罰單之外,阿水的存款並沒有太多,如果平均到每年,純收入甚至比不上一個深圳的程式設計師。

從最開始的兼職到現在的全職,阿水總會聽到「XX人又發展了幾個代理,月入幾萬」的傳言,每次打開社交圈都反覆的出現着「喜提靠海大別墅」的勵志雞湯。每當別人問起:「你一定賺的很多吧?」阿水總是苦笑着搖搖頭。阿水介紹說,他每次前往香港時背包裏時常放兩樣東西,一瓶礦泉水,一袋麵包,這就是他一天的口糧(食糧),這也是大多數人肉代購的標配。

放棄聲明(深圳微時光提供)

「門檻低,競爭愈來愈大,你做口碑人家也做口碑,小代購雖然也賺錢,但是未來肯定要有轉型,要麼開(網)店,要麼做上家找代理。你剛說的那個新法(《電子商務法》),別看群裏說沒事兒,其實都怕着呢,(施行)到這兒(個人代購)只是時間問題,要麼轉型開店,要麼就別做。」阿水最後發了一條長長的語音,沒說一句話就要停頓一會兒,語氣裏帶着一絲無奈和迷茫。

個人代購者本就游走在灰色地帶,《電子商務法》正式實施後,幾乎每個代購都深處「雷區」,對於代購的混亂現象時有一定的抑制作用。同時它也從法律意義上提高了代購的門檻,對於消費者來說,能夠減少買到假貨的機率。如果實施到位,必將會在代購圈裏刮起一股「腥風血雨」。除此之外,有關部門也在不斷降低着日用品的關稅,進一步的壓縮「港代」們的生存空間。

「港代」的現狀,亦如改革開放初期市場上的投機倒把分子(利用不正當手段牟取暴利者),如果不能正確的跟着時代的腳步走,代購們必將在日漸成長的電商升級浪潮裏緩慢地「死去」。

海外代購何去何從(深圳微時光提供)

【本文獲「深圳微時光」授權轉載,微信公眾號:szdays】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