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伯之冬】險成童兵 也門難民少年今考DSE:我想拿筆而非槍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也門內戰至今持續四年。日前(13日)美國眾議院首次通過法案終止多年來對以沙特阿拉伯為首的聯軍援助。大國希望在這場「代理人之戰」中抽身,但也門小孩卻與失學、飢荒、炮彈為伍,無力主宰自己的命運。聯合國兒童基金會曾指,也門約有180萬名兒童營養不良,其中40萬人情況嚴重。

今年20歲的也門少年Ham曾是其中一員。四年前,他隨父親逃往香港逃避戰火,因而免於成為部落童兵,並重拾學業。正應考今屆香港文憑試的他說:「我選擇拿筆,而不是槍。」也門難民少年希望成為社工,幫助社會上的弱勢社群。

攝影:高仲明

Hem今年20歲,樣子遠較同屆DSE考生蒼老。(高仲明攝)

後阿拉伯之春:也門動盪 少年禁足一年

Ham身形魁悟,擁有中東深邃輪廓的他,樣子遠較同屆DSE考生蒼老。因為來自也門的他,的確飽歷風霜,更曾險成童兵。2011年,「阿拉伯之春」來到阿拉伯半島南端,也門民眾成功拉倒執政超過30年的也門總統薩利赫,權力轉交時任副總統哈迪。2013年也門內戰尚未爆發,但由於也門權力和平過渡失敗,國內權力洗牌。局勢瀕臨爆破邊緣,家人為安全讓Ham停學,並舉家搬到一不知名地方匿藏一年。那一年,他16歲。

童兵

「童兵」沒有一個明確的法律定義,但參考「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定義,童兵為18 歲以下兒童;參與任何常規或非常規武裝部隊或武裝組織。2017年,聯合國確認也門各交戰派系招募了1,476名童兵,大部分介乎11至17歲,年輕最小的只有8歲。

也門內戰常被外媒形容為「被遺忘的戰爭」,Ham上月曾以也門難民身份分享經歷。

他們在學校捉走學生去戰鬥是不公義的。 (They take people from the school to fight which is injustice.)
Ham,20歲也門少年

同學被捉淪為童兵

Ham說,那年不能出門,不然會被當成童兵,被逼拿起槍枝打仗。當時,國內什葉派組織「胡塞武裝」與前總統薩利赫結盟,與也門政府爆發衝突,事件演變成多方角力:遜尼派大國沙特阿拉伯聯軍與什葉派大國伊朗之爭。也門國內兒童、青少年便成為各派系補充軍力的目標。「他們捉走我的朋友、同學」,Ham說有同學因拒絕而被殺。「他們在學校捉走學生去戰鬥是不公義的(They take people from the school to fight which is injustice)」。

後來,父親一名在也門政府任職要位的好友,拿著護照出現。帶著Ham一家到也門首都的薩那國際機場。少年說當日經職員通道成功登機,前往阿聯酋首都阿布扎比,再轉飛香港。不過,少年當日逃亡的機場早已在戰火中被炮彈擊中受損,至今停用多年。

Ham的願望是考入本地大學社工學系,將來幫助更多的人,「我想幫人,包括香港與其他地方的難民」。(高仲明攝)

16歲難民讀中三:我選擇筆,而不是槍

Ham雖然安全逃到香港,卻面對另一種挑戰:香港教育制度。面對完全陌生的文憑試科目,16歲阿拉伯少年須從較低年級的中三讀起。但至少語言障礙比炮彈安全,他說:「我選擇筆,而不是槍。(I choose pen instead of gun)」縱使曾停學超過一年,目前他已追上本地學校課程進度,且校內成績不錯,本來較弱的英文如今亦變得非常流利;至於中文,則仍在學習階段。他忙於準備應考本屆DSE,希望能考入本地大學社工學系,幫助同路人。「我想幫人,包括香港與其他地方的難民。」

I choose pen instead of gun. (我選擇筆,而不是槍。)
Ham,20歲也門少年

邊應試邊義教難民英文 望成社工助弱勢

與其他忙於應試的考生不同,忙於應試的他還義教英文。目前,他與朋友組成學習小組,教難民小孩與婦女學英文,讓前途未明的難民能有更好發展機會。他指目前約有30名學生。他們來自五湖四海,從也門、埃及、蘇丹到非洲國家都有。也門少年說,「我想做些事,為社會帶來不同」,這也是他想做社工的原因。

Ham指,希望用也門難民身份說出也門困境。

+4
+3
+2

全球少於1%難民少年能讀大學

然而,觀乎世界,難民讀大學從來不易。聯合國難民署2016年曾發表報告指,只有五成難民兒童接受小學程度教育。而難民小朋友的學歷差距會隨兒童年齡增長而擴大。尤其在專上教育方面,對比全球青少年34%入學率,只有1%難民能成功入讀大學。至於香港,政府只會資助難民孩子就讀到18歲,難民孩子要讀大學便需支付每年10多萬的大學全額學費。必須找到贊助者願意。而Ham學習成績不俗,他正聯繫願意支持他繼續學業的贊助人。

上月,Ham出席本地關注難民組織舉訪的「也門危機」活動。Ham是席上客,他與在場人士分享個人經歷及也門局勢,「我想說出來(I want to speak out)」,他說成千上萬的也門人被殺,大部分是兒童和女人,自己雖然在香港生活,但一直關注也門局勢。

2018年10月25日,一名嚴重營養不良的兒童在也門哈傑(Hajjah)的健康中心磅重。(VCG)

人道組織Save the Children估計,超過85,000名5歲以下的也門兒童因飢餓與疾病而死。然而胡塞武裝分子佔據也門重要港口荷台達,沙特聯軍封閉也門海陸空通道,人道援助無法送抵災民手上。

也門內戰至今四年,16歲也門失學少年亦已變成20歲的DSE香港考生。但少年的故鄉干戈卻未見平息,也門政府與胡塞武裝曾於去年底短暫達成停火協議,不過至今仍是一紙空話。也門政府軍上周六(16日)沙特聯軍下,攻擊胡塞武裝分子位於也門西南部塔伊茲省西部山區陣地,打死25人。阿拉伯之春過後,迎來的卻不是阿拉伯世界轉型民主,而是也門戰火未休的嚴冬。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