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見的殘疾】精神病康復者搭車難 有口難言怕遇上關愛座獵人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殘疾人士定義廣泛,除了肢體傷殘,還包括一眾「看不見的殘疾人士」。他們外表與常人無異,但乘搭公共交通工具卻成他們的苦難。有自閉症孩子對聲音過敏,有情緒病患者對環境焦慮,種種不被看見、理解的需要都成了他們搭車之苦,讓不讓座更讓他們成為被公審的對象。近年私營市場推出,免費訓練司機照顧殘疾人士需要,資助非政府組織車費,希望讓殘疾人士多一個自由的生活選擇。

攝影:歐嘉樂

曹家華於2015年創辦無障礙資訊網,圖文並荗為大眾提供餐廳、商場及景點的無障礙資訊。

精神科人士難申請復康巴

申訴專員公署曾於2017年調查批評,政府提供「特別交通服務」,如復康巴士等服務嚴重供不應求。「精神科人士一般較難申請復康巴。」無障礙資訊網創辦人之一曹家華說:「復康巴一般畀肢體傷殘人士、老人家,精神科人士行得走得,同普通人無異」。他認為「無障礙」不只包括輪椅人士,還有肉眼看不見的殘疾人士,包括截肢者、精神科人士等。

去年,曾有輪椅男站起走路遭網絡公審,曹家華解釋有殘疾人士因平衡問題,或雙腿不能承受長時間步行,需以輪椅代步,「好多時只可以行十步八步,雙腳唔可以承受長時間行步,但就俾人覺呃資源」。

使用港鐵傷殘優惠 被途人質疑騙資源

乘搭公共交通工具成為這群有特殊需要者的唯一「選擇」,卻讓屢遇誤解。曹家華舉例指,這群殘疾人士他們港鐵入閘時響起優惠聲響,常被途人及港鐵職員誤以為濫用長者兩蚊乘車優惠,被投以歧視目光。「無論係肢體傷殘或精神病人士,有好時唔好睇表面就當人呃人。」他希望公眾能對殘疾人士多一點理解,勿只看表面便認為對方扮殘疾人士騙資源。

平日繁忙時間乘搭公共交通工具,神經纖細敏感的精神病患者或康復者常感到緊張及受壓。

咬手指被當眾指罵 成搭車壓力

然而,即使隱性殘疾人士順利乘搭交通工具,每一個旅途也為他們帶來無盡精神壓力。面對焦慮 ,情緒病患者或自閉症人士不時下意潛咬手指、低語等,卻被不理解的乘客視為「怪人」,淪為言語攻擊或欺凌下的受害者。「有精神科人士對聲音敏感,可能聽到煩躁、手震,當被指罵後,嚴重者或會唔出街,慢慢先畀社工發現」。

近年,私人企業Uber推出「Uber Assist」(關懷優步)服務。2018年首次向本地非政府組織推出「Uber 與你同步」社區計劃,提供100萬港元的乘車資助,至今已有五萬人受助。無障礙資訊網曾申請相關計劃,逾百名殘疾人士免費乘Uber到香港多區參與無障礙城市定向活動。

私人企業Uber近年推出「Uber Assist」(關懷優步)服務,訓練司機了解殘疾人士的特殊需要。

關愛座獵人犧牲品:不被看見的殘疾人士 

思覺失調康復者Angel 當時因活動而首次使用Uber Assist服務,她形容體驗寧靜。平日繁忙時間乘搭公共交通工具,神經纖細敏感的她常會感到緊張及受壓。Angel乘車總不會坐下,一定會讓座。無障礙資訊網職員Kit長期接觸Angel,她指,「背後係佢哋好驚會俾人鬧,再攰、再暈都會避開同人接觸。」不被看見的殘疾人士成了關愛座獵人下的犧牲品。

Angel乘搭公共交通工具總讓座,她說有很多人比她更有需要,但長期接觸看不見殘疾人士的職工卻說,很多精神科人士都很怕因不讓座而與陌生人爭執,再累也選擇忍。讓座可以是恐懼內化的表現。

司機:一句說話、眼神都可以帶來好大傷害

「通常佢哋會好緊張,無一般人咁放鬆,好似好繃緊」,Uber Assist司機盧先生指。退休人士盧先生是首批受訓的Uber Assist司機。他說自己最初也曾以有色眼鏡看待這批看不見的殘疾人士,但因為參與計劃讓他多了一份理解。

Uber司機盧先生指自己接載過的殘疾人士乘客比健全者更有禮貌,總是不停說唔該,「可能佢哋以前經歷得太多唔好的待遇」。

「盡量令佢放鬆」

「一句起兩句止,問佢冷氣夠唔夠,盡量令佢放鬆。」他漸漸學會與隱性殘疾人士相處,例如你在車廂揚起音樂,有特殊需要的乘客繃緊的神經和緊握的雙手就能慢慢放鬆起來。「你難保自己有日都會有需要。」盧先生說,「教育係好重要,教育大眾應該用乜嘢行為去幫佢,你要教育先明白點做。你一句說話、眼神都可以為佢帶來好大傷害」。

盧先生腳部曾經受傷,體會行動不便者搭車的困難。這亦成為,他退休後成為Uber Assist司機的伏線。

四萬人使用Uber Assist 增幅逾六成

Uber傳訊代表Bonnie指,目前全港約有3,000名Assist司機。不少退休司機只做Assist服務,接待各種或看得見、或看不見的殘疾人士。她指,當初Uber落戶香港時打算發展在地化服務,針對坊間缺乏支援特殊需要使用者的服務,2017年起開始試行Uber Assist服務。她認為社會對相關服務需求殷切乘客量由2017年25000多名增至2018年40000多名,增幅超過六成。

Uber傳訊代表Bonnie指,Uber請來不同關注傷殘人士組織、導盲犬機構,培訓參與Uber Assist 的司機。

殘疾人士乘車難,多年來仍是一個未解的難題。曹家華期望殘疾人士能有更多選擇,如常人一樣,「共融係一視同仁,個個都係人」。共融是還殘疾人士有選擇生活的權利。

「共融係一視同仁,個個都係人。」曹家華說。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