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城變幻時】從車房、酒吧到吉舖 港鐵熱退減租難復舊貌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與西營盤相隔兩個港鐵站,堅尼地城作為港島延線的終點站,變化跟西營盤有何分別?守護堅城聯盟成員黃健菁(Cherry)於堅尼地城居住了13年,她帶我們於城內大街遊走,訴說當中的變化。「我覺得堅尼地城的變化更大,港鐵的影響更直接,街坊小店一下子就被高級食肆取締了。」

攝影:鄭子峰

守護堅城聯盟成員黃健菁(Cherry)認為港鐵站的出現加劇了當區的變化。

科士街:車房變酒吧街

我們相約黃健菁於堅尼地城站外等候,當我們問及堅尼地城的變遷時,她毫不猶豫帶我們到對面的科士街逛逛。「以前這裡整條街都是車房,但現在則變成酒吧及西餐廳。」記者統計,單是科士街的酒吧及西餐廳已有十間,而酒吧之間有一間格格不入的回收店及食油店。訪問當日接近中午時份,部分食肆還未開業,黃健菁說轉角有間酒吧剛營業的時候,常有外國人聚集,聲浪甚大惹來樓上居民投訴。

黃健菁於堅尼地城居住了16年,親瞪這裡的變化。

科士街的酒吧上方是民居,而一路之隔則是西環邨,餐廳種類跟民居的需要割裂,「我曾聽過有朋友說,他們特意來堅尼地城消遣,因為中環太貴。當然這裡有外國人居住,但他們明顯都不是日日去酒吧,所以外區人來較多。」

黃健菁搬來的時候,科士街還是滿街車房,但接近港鐵站落成前一兩年,酒吧及西餐廳開始進駐。

按2016年中期人口統計,堅尼地城的人口有1.7萬人,平均年齡為43.1歲,60歲以上人士佔23.8%,非華人居民佔14.8%

港鐵影響直接

港鐵西營盤站於2015年落成後,該區社區幹事張啟昕認為,西營盤早於正街扶手電梯啟用時已漸漸改變;而同一條延線,黃健菁認為港鐵則直接影響店舖的面貌。「在最近港鐵站一帶,明顯變化得最多,店舖在兩三之間內全變食肆,但每當滿約後,食肆又再易手。」食肆難以經營與租金直接有關係,按澎達旺鋪網上資料顯示,科士街576平方呎的鋪位,租金約5萬,平均呎價為87元。離港鐵範圍較遠的厚和街,呎價為59元,相差約三成。 

黃健菁帶我們到位處厚和街附近的小型理髮店門外,店鋪面積約100多呎,位處樓梯下方,位置有限所以每次只能服務一位客人。該店店家曾跟黃健菁反映當區租金於過去五年急劇增加,「那個舖本來月租數千元,但現時加到每月萬多元。」

吉舖冇人租 「業主已認清現實。」

港鐵進駐初期租金上漲,有小店直接被食肆取替,但不少上一手食肆離場後無人承租。以酒吧林立的科士街為例,縱然位置就近地鐵佔進地利,但記者於上月統計,科士街已有8間吉舖,據稱堅尼地城的吉舖大約有20間。離港鐵站相隔兩條街的加多近街,黃健菁遙指轉角位的一連串吉舖,她說這原是千多呎的茶餐廳,但已結業了約兩年。

美聯工商舖區域營業董事張殷焌稱,堅尼地城早於過去兩年,店舖租金經已回落,並預計短期內不會上漲。

美聯工商舖區域營業董事張殷焌稱,堅尼地城早於過去兩年,已經消化港鐵帶動的升幅,現時店舖的出租呎價約於40元至100元之間;與五年前港鐵站剛啟用相比,租金已下調了兩成,「堅尼地城與銅鑼灣、尖沙咀有別,這裡是較以住宅為主,業主早已面對現實的情況,租金已相對下調。」然而,面對食肆每隔兩年頂手,張殷焌稱堅尼地城多特色西餐廳,主要是500至1000呎店舖,而顧客的口味亦「貪新鮮」,所以同區轉舖或頂手的機會均多。

黃健菁曾試過到厚和街附近吃早餐,價錢約要上百元。她說在附近平民茶餐廳較少,不時會到區外用餐。

「社區發展不健康」

縱管現時租金已下調,但黃健菁說堅尼地城的面貌早已不復在,她認為過去五年社區發展的步伐太急促,現象並不健康。她舉例,整條厚和街均是高消費食肆,單是簡單的早、午餐也要上百元。「雖然這裡有不少中產家庭,但他們都想有多些平民化的選擇,所以有時反而會到其他地區消費。」

按2016年中期人口統計,堅尼地城的每月主要職業收入中位數為21,190元

最後黃健菁帶我們來到吉席街,這裡的店舖種類較多樣化,有洗衣、藥材、寵物店等,黃健菁笑說好像這裡最接近十多年前堅尼地城的面貌。然而,社區發展在所難免,有街坊曾向她反映希望區內能有大型購物商場,甚或開設更多酒吧帶動人流。「我們要細想這些跟堅城是否配合呢?現時區內規劃已經一處豪宅、一處舊樓,十分混亂,加上還有不少吉舖,這樣下去跟民生貼近的店舖只會愈來愈少。」

堅尼地城的舊貌已不復再,黃健菁希望能保留剩餘的小店。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