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三十】兩萬人荃葵長征 一位街坊踏上守護六四記憶不歸路

最後更新日期:

「我問自己仲可以做咩?」八九民運,軍隊開槍射殺平民學生一幕,舉世震驚,荃灣街坊鄺國全,當時這樣反問自己。自此,他由一位小學教師,毅然從政,當了16年區議員,「荃葵當年係屬於民主派系統」。每年五、六月,他都會把珍藏的八九民運相片集帶回學校,薪火相傳。

這位荃灣老街坊的六四故事,要從30年前五月的荃灣環市大遊行說起。每當提及八九民運與香港關係,我們總會想起1989年5月28日的「百五萬環島大遊行」。 其實,當日集會遊行亦在全港遍地開花。《文匯報》當年曾推算屯門、葵青、北區、沙田有達十萬人參與地區遊行。荃灣、葵青兩區街坊更曾出現跨區長征,遙遙支援2,000公里外的八九民運。

葵青區議員梁耀忠憶述:「街坊會自發拎布寫橫額,同我哋搞反加租好唔同」。鄺國全也說:「當時逼爆沙咀道球場」。六四30周年,兩位地區政壇老將,為荃葵區街坊說一段30年來,鮮被鎂光燈關愛的香港八九回憶。

攝影:黃偉民

1989年5月29日發行的《大公報》曾繪影繪聲地描述了荃葵二萬人遊行的場面。

荃葵二萬人大遊行 搞手曾親赴民運現場

據《大公報》所載,荃葵環市大遊行由22名荃灣、葵青區議員發起。街工立法會議員兼葵芳區議員梁耀忠是這當年的22人之一。當年他代表四五行動成員親赴北京天安門4日,把在港籌得款項轉交北京學生。1989年5月20日北京正式戒嚴當日,梁耀忠抵達北京。他目睹大批喊反官倒、反腐敗的年輕人,僅能睡在報紙上的一幕。當中不少是來自各省市聲援而來的清貧中學生。「當時感受好深就係點解當權者咁殘忍,見到年青人咁付出,都可以唔理佢哋。」

80年代,區議會選舉開放地區民選議員。梁耀忠於1985年代表荃灣工人學校「新青學社」,出選葵芳、葵興當選,學社其後改組為街工。

另起爐灶原意:照顧無法赴港島的荃葵街坊而設

其後,當北京學生發起5月28日「全球華人大遊行」,遠在香港的梁耀忠遂積極響應。當時,民促會遂發起「528港島環島大遊行」。「但唔係個個可以去,有街坊喺其他地方都想參加」,於是,22名區議員為街坊另起爐灶。他坦言難忘街坊積極參與,自發籌備物資,「街坊會自發拎布寫橫額,同我哋搞反加租好唔同」。

當年,他與另外六名民主派議員被稱作「葵青七子」,八九民運時他們曾在地區籌辦大遊行。

由二十二位荃灣、葵青區議員發起響應北京學生呼籲進行的大遊行,於昨日下午分別由葵芳及荃灣沙咀道球場出發,兩區遊行隊伍在德士古道匯合,組成龐大隊伍,環繞荃灣市中心遊行,人數達二萬多人,圍觀者亦數萬。
《大公報》,1989年5月29日

葵荃聯區遊行史無前例。但梁耀忠坦言,多年來甚少回顧這場地區遊行,「你問我細節好多真係唔記得」。綜合多份當年報道,遊行起點為葵芳與荃灣街坊,分別從葵芳石地球場與荃灣沙咀道球場出發,環市遊行後再返回荃灣沙咀道球場。梁耀忠依稀記得沿途地標:「有經過葵涌廣場,當時仲係徙置區,再由大窩口行出葵涌。」

1989年5月28日,香港除了「百五萬環島大遊行」,其實,當日集會遊行亦在全港遍地開花,惟地區遊行多只得文字記錄。

荃葵遊行人士匯合後環繞荃灣市中心遊行,按當年報導指人數達二萬多人。

街坊馬路遊行  司機、警察忍讓

「同今日遊行氣氛完全唔同」,他指記得遊行氣氛凝重,不僅沿途汽車態度忍讓,「你會感受到佢哋好尊重」;警方更因人數眾多而容讓街坊沿馬路前行。

按當時報道,荃灣遊行隊伍由沙咀道球場出發,老街坊鄺國全認為遊行人士或由此直路前往德士古道匯合葵青隊伍。

荃灣中資公司掛大字報支持北京學生

兩萬人在荃灣匯合再浩浩蕩蕩環市遊行。不少荃灣街坊沿途加入,包括荃灣長大的小學老師鄺國全。60、70年代,荃灣區一直是鄉事勢力根據地,區內亦有不少左派社團勢力。但八九那年,鄺國全指幾乎整條沙咀道的中資公司都在門外掛大字報支持北京學生,包括已搬走的中聯國貨(今川龍街、沙咀道交界)、現已結業的沙咀道新華銀行(今中國銀行沙咀道分行)。

鄺國全指幾乎整條沙咀道的中資公司都在門外掛大字報支持北京學生,包括現已搬走的中聯國貨。

荃灣插隊街坊證尾站:逼爆沙咀道球場

他記得最後大伙是在沙咀道球場集會,「當時逼爆沙咀道球場」。這位老街坊分析指,「荃葵當年係屬於民主派系統」。他指80年代荃葵民主派勢力崛起,尤以葵青為甚。如有份發起遊行的梁耀忠,就是在80年代爭取葵芳邨重建而打響名堂,繼而在1985年當選葵青區議會葵芳及葵興選區議員。與民主派李永達、單仲偕、梁廣昌等並稱「葵青七子」。當時地區議員組織、大廈互委會都積極參與,遊行一呼百應。

鄺國全528遊行末段集會時,「逼爆沙咀道球場」,當時他仍只是個參與者。1989年9月12日,六四百日祭燭光晚會,鄺國全就拿著咪高峰走上司儀台。

+5
+4
+3

因六四參選區議員:「我仲可以做啲咩?」

鄺國全曾積極參與八九民運,他的人生自六四而徹底改寫。6月3日深夜,鄺國全一個人坐在客廳看亞洲電視的直播,看著軍隊開槍殺人,「眼巴巴睇住電視,喊到阿媽起身問咩事?」

鄺國全當時一邊半工讀師範學位,一邊教書,自胡耀邦逝世當日起已關注民運發展,「上街有行動就去,唔問邊個搞」。六四有一幕,鄺國全終身難忘,「坦克撞完欄撞人,只係好似壓住啲嘢咁。」

六四讓鄺國全由一個普通街坊走上前線。「我問自己仲可以做咩?」。1989年9月12日,荃灣街坊在荃灣沙咀道球場舉行百日祭燭光晚會,鄺國全就拿著咪高峰走上司儀台。「當極權成為事實如何保存香港?」兩年後,他毅然從政,參選出選1991年地方區議會選舉,由此一邊當小學老師,一邊在荃灣區當了16年區議員,當年他曾處理荃灣七街重建項目(今荃新天地一帶)。

鄺國全(左)自小在荃灣長大,當年一家經營報檔,此為已故媽媽的報檔原址。八九那年,報紙成關心北京事態的重要資訊,他曾見證瘋搶報紙的一幕。

每年五、六月,鄺國全會把多年珍藏的八九民運相片集帶回學校,包括當年《文匯報》出版、現已絕版的《血洗京華實錄》。「我要話畀學生知呢段歷史,每年由頭講一次」。鄺國全這批珍藏六四書都是從家人的荃灣報檔取回來,如今家人的報檔已撤出荃灣,他手上的絕版六四刊物,如同他保存的荃灣地區史一樣,去向未明。

鄺國全最近作詩悼念六四三十,莫失莫忘「三十寒暑六四情,民主自由叫不停,誓抗中共來打壓,力將燭光點燃呈」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