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犯條例】50 聾人無聲上街 聾健同行打手語: 林鄭下台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民陣今日(6月9日)發起反對逃犯條例修訂遊行,不少市民響應大會要求,身穿白衣自發參與。

維園現場叫喊聲不斷,「林鄭月娥下台」、「反送中」等口號傳遍港島之際,約五十多名聾人自發組織遊行團隊,以手語高舉口號,進行一場無聲抗爭。

他們說,過往政府諮詢政策未有提供手語傳譯,今次修例,聾人群體亦未收到相關資訊,政府只指市民反對因對條例不明白,所以這回他們一定要站出來反對:「我們都是香港一分子,不想這裡變成大陸。」

攝影:梁銘康

下午二時,距離遊行集合時間還有半小時,銅鑼灣港鐵站外已站滿人。約五十名聾人圍繞維園出入口噴水池位集合,他們是響應本港唯一聾人自助組織「聾人力量」號召上街遊行,而遊行隊伍當中,有些是長者,有些一家三口帶著小朋友前來。

組織本來預計只有三十多位聾友參與,但最終有五十多人,比想像中多。聾人們分發飲料,自製標語,當中也有健聽朋友同行。

聾人力量發起人、聾人路駿怡(Connie)站上高位,先用手語打出反對的口號,如「反送中」、「林鄭月娥下台」、「反對逃犯條例修訂」。其他聾人跟隨學習,又打出「OK」手勢表示明白。

約在下午三時半,維園噴水池站滿人,仍未能順利起步,人群躁動不安,不停喝倒采,這時健聽傳譯員胡歷恩(Kim)走上高位,兩手舉起姆指再向下指,向現場聾人描述現場氣氛,聾健市民一同喝倒采。

聾人遊行隊伍在維園噴水池旁等候多時也未起步。

聾健同行喝倒采 「林鄭下台」

下午五時,聾人力量在內的遊行隊伍已經在維園足球場等候了三小時,仍然未能出發,大部分人都選擇坐在地上。有些聾人分享食物,互相照顧。人群不時高呼「開路」、「開路」,聾人Aaron做出開路的手語,其他聾人們亦一同做動作,呼籲警察開路。

下午五時半,遊行隊伍不經指定出口,選擇跨過維園外一個個的圍欄。互不相識的市民互相扶持,終於起步遊行。

聾人團隊中,亦有健聽同行者。在遊行中,他們負責傳遞現場訊息。Kim說:「無刻意安排做傳譯,我都係香港人,我都想一齊參與。」

聾人團隊中,亦有健聽同行者。健聽者Kim說:「無刻意安排做傳譯,係我都係香港人,我都想一齊參與。」

成立特別小組 開聾人學堂解構修例

在遊行前數天,十二位不同背景、年紀的聾健傳譯員在上周六成立特別小組,在上周三舉行民間學堂,向聾人解釋逃犯修定條例。

Connie是其中一位傳譯員,她透過傳譯表示,很多聾人理解修訂逃犯條例資訊時有遺漏,立法會會議、新聞節目亦不設手語傳譯,即使讀報紙時亦未必百分百明白,於是他們一班聾健傳譯員決定開辦聾人學堂,請來立法會議員一同「三口六面」向聾人解釋條例。

雖然只有短短四天籌備,但最終成功令六十名聾人出席。他們本來想像中只有十多人出席,但最終「老中青都有」,他們更要臨時找個更大場地舉辦。

聾人缺知情權 今日不缺席遊行

Connie解釋,手語是聾人的第一語言,書面語是第二語言,即使報紙、政府文件有報道條例,聾人因為學習背景不同,未必人人明白政策內容。加上過去政府政策缺乏手語傳譯,等同剝奪聾人社群的知情權,令他們過去缺乏社會事務參與。「當連件事都唔知道,自然覺得唔關我事。」

而最近逃犯條例修訂在社會引起熱議,聾人社群亦曾一度覺得與自身無關。「直至網上有文宣講條例令你簽唔到證、失業,令聾人會諗件事原來關我事,所以都踴躍出席。」

與健全人士的宣傳方法不同,小組深入不同的聾人群組,以單對單與聾人見面,解釋條例與自身關係,之後一傳十、十傳百傳播資訊,成功令聾人參與。

他們認為,香港與內地的司法制度不同,條例修訂對香港人勢必影響,而他們時不時出席社會運動,提出手語等方面的倡議,假如成功修訂,之後未必再有機會表達訴求。而政府指修例已經深入諮詢社會的說法不成立,「咁多聾人都唔知咩事,何來充分諮詢?」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