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犯條例】屯門人自費義載 回饋成長地:香港人唔好睇小自己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6月9日,成千上萬香港市民上街反對修訂逃犯條例。遠在大西北、有屯門人自掏8,000元,義載屯門人上街。「講真,一架旅遊巴一千到千五蚊。」不願成為焦點的香港人說:

「你願意做,慳兩個月錢,幾千蚊唔係做唔到,香港人唔好睇小自己。」

6月9日,屯門新墟VCity下的中港巴士車站有義載服務。連字也是搞手陳生親手寫上。

今午(9日)兩時,屯門新墟VCity下的中港巴士車站外出現一條白衣人龍。有拖著行李篋的遊客問,旅遊巴是否去紹關?白衣人友善地回話,「紹關前面,我哋係去維園」。近日屯門多個地區組織、屯門人發起義載屯門街坊到維園出席反修例遊行。這是其中之一。

屯門VCity下巴士總站今天出現白衣人龍(曾雪雯攝)

開車前聲明:我哋淨係想做一件啱嘅事

旅遊大巴開出前,活動發起人陳生再三聲明:「我哋係香港普通市民,無任何政黨、財團背景。我哋淨係想做一件啱嘅事,我講完啦,返位坐。」一句聲明換來全車掌聲。

有家長攜同嬰兒手推車乘義載巴士,需寄BB車。(曾雪雯攝)

長於屯門 長大後回饋屯門人

陳生是自小在屯門讀書、長大的香港市民。三日前,他心血來潮向中學同學提出包車義載大西北街坊。結果,小提議換來近十名中學同學與朋友熱烈回應,再換成今天(9日)屯門、元朗、天水圍三區,坐滿六架旅遊大巴。

陳生(黑衣者)與近十名朋友成了大西北義載計劃的核心。當中有紋身師、有人從事貿易生意⋯⋯(曾雪雯攝)

選址大西北,他笑言一是因為自小深受長征之苦,「真係好遠又貴」;二是希望服務自小長大的屯門,「想服務返呢區」。

屯門人:修訂逃犯條例影響經濟

但到底為何屯門人要為反修例出錢出力?陳生指修例最大問題是影響經濟、影響生活。從事批發小生意的他指,不少歐美、台灣客人亦憂慮修例令香港變質及影響外匯。「香港已經咩業都無,服務業都冇,真係推毀香港。我40歲無咩所謂,但下一代點發展?」

「慳兩個月錢,幾千蚊唔係做唔到」

六架大巴成本約港幣8,000元。他坦言拒絕一切大財團、政黨贊助,朋友間自費是為了證明香港人也有能做的事。「講真,一架旅遊巴1,000到1,500蚊。你願意做,慳兩個月錢,幾千蚊唔係做唔到,香港人唔好睇小自己。」

原先他們預計三區各一車,結果因為反應熱列,決定三區各加開一班車。民間自費,加開班次其實也是從他銀包掏出多一倍錢。「哈哈,咁咪慳多個月錢囉。」他說得淡然,「就算之後要移民,我都可以同個仔講我做咗嘢。」

陳生一直心繫屯門,他質疑有很多逼切民生議題,積壓多年卻被「送中條例」爬頭。「屯門公路幾十年無進步過,條路繼續咁窄,點解日日塞車?應做唔去做。」流著新西堅毅血統的陳生說得滿肚怨氣。

目前陳生已搬離屯門,他坦言自己是因為不忍屯門公路塞車才搬離屯門。(曾雪雯攝)

對於多區被質疑有外國勢力、政黨操控,陳生笑指:「我發現真係咩人諗咩嘢。」他質疑對方只懂用錢收買人遊行,而不相信人心,「佢哋唔信一個人會因為鍾意而保護一個地方」。

6月9日下午,屯門街坊下車後魚貫匯入維園。搞手與乘客就各散東西,自掏腰包的陳先生坦言:「咁我責任就係咁完咗啦。」義載是一場不留痕跡的一期一會,搞手與乘客連道別也沒有就轉身融入遊行隊伍,如川流融入大江。

義載是一場不留痕跡的一期一會,搞手與乘客連道別也沒有就轉身融入遊行隊伍。(曾雪雯攝)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