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犯條例】示威中的少數 南亞裔社工不敢走前線:怕被當黑社會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2019年6月12日,數以萬計的市民自發佔領金鐘政府總部,要求政府撤回《逃犯條例》修訂。警方下午施放胡椒噴霧、催淚彈、布袋彈、橡膠彈驅散示威者。煙鎖金鐘,示威者困在濃濃的煙霧之中,眼淚止不住地流,當中包括一群黝黑膚色的少數族裔人士。

少數族裔社工Raj(化名)並非前線示威者,仍吃了幾枚催淚彈。雙眼紅了、哭了,但他仍不願離開,反而留在後方為其他示威者洗傷口、派物資。在警方步步進逼下,示威者由金鐘節節退守至中環,直至晚上11時,Raj仍留在現場,隱身於漆黑中默默付出。「我是土生土長的香港人,香港有事,我當然不能袖手旁觀!」

煙鎖金鐘,示威者困在濃濃的煙霧之中,眼淚止不住地流,Raj紅了眼眶,但並沒因此離開示威現場。(黃桂桂攝)

很遲才出現的少數族裔「反修例」聯署

早於五月尾,各個反對《逃犯條例》修訂的聯署如雨後春荀般湧現,卻沒有看到少數族裔人士的身影。Raj說:「我感到很羞恥,為何其他人都有搞聯署,卻獨獨缺了我們?」於是他及一眾朋友在6月5日開了一個少數族裔人士反對修例的聯署「Statement on the amendment bill on the Fugitive Offenders Ordinance from Ethnic Minorities in Hong Kong」。然而聯署開始初期,反應並不熱烈,前幾天只得數十人簽了名。

「很多少數族裔人士根本不知道這條條例在說甚麼。」Raj無奈地說。他表示,即使是在香港土生土長,很多少數族裔人士的中文程度連小學生也不如,致使他們無法閱讀中文報紙,不清楚在香港發生的各種時事,因此對修例一事一無所知。

當看到在香港較少數的族群也發起聯署,而佔更多數的南亞裔人士卻沒有反修例的聯署,令Raj感到羞恥,於是自己發起聯署,更不斷向身邊人解釋修例的影響:「不一定要簽,但起碼要知。」(羅君豪攝)

為自由來港:「不想香港變印度、巴基斯坦。」

即使知道《逃犯條例》修訂是甚麼一回事,不少人亦抱持事不關己的態度,「很多人會說,修例與我們(少數族裔人士)無關,而且只要奉公守法就不會有事。」Raj激動得提高了聲量,「我們也是香港人!這條條例關乎所有香港人,當然也關我們事!」又有人選擇隻眼開隻眼閉,「他們即使明知新疆集中營事件,仍選擇看中國經濟發展蓬勃的那一面。」Raj說,少數族裔與內地在文化及宗教上不同,正正讓他們在修例後不能「倖免於難」。「我們離開印度、巴基斯坦來到香港,就是喜歡香港的自由,條例通過後,香港就不再獨特,我們不想香港變成印度、巴基斯坦。」

Raj說,6月12日早上,他出門前爸爸很擔心、很害怕,近乎哀求地對他說:「你唔好去啦!」(梁銘康攝)

六九遊行喚醒了少數族裔人士

為了守住香港的自由,他於6月9日與朋友一同上街遊行,成為103萬人中的一分子。出乎他意料的是,「六九遊行」過後,參與聯署的人數由幾十人急增至480多人。「這103萬人喚醒了少數族裔人士,他們在電視上看到那麼多人參與遊行,才真正感到恐懼的來襲:『睇嚟呢條條例真係好恐佈,連本地人都咁驚,即係我哋都會有麻煩。』」Raj說,他希望參與聯署的人數可以突破777人,「我想告訴林鄭,支持我的人比支持你的人還要多!」

不被視為香港人的香港人

然而,作為香港中的少數,令他們在參與示威時吃盡苦頭。「我們走出來遊行,有人鬧我們:『關你咩事啊?』大佬,我喺香港長大㗎,點解唔關我事?」他深刻的記得,6月9日那天,有議員看到他們參加遊行,指著他們說:「多謝外藉人士也願意走出來。」Raj聽到後內心沉了一沉,「我是土生土長的香港人,不是外藉人士。」

不能站在示威前線:怕被視為黑社會

黝黑的膚色在這群少數族裔人士與本地人之間築起一道牆,更令他們不敢亦不能站在陽光底下示威,「我們永遠不可能站在示威的前線。」他解釋,這並非因為他們不想,而是「與眾不同」的外形使他們比較容易被標認,「而且,市民若在電視上看到南亞裔人士參加示威,便會自然反應地將我們視為黑社會,令示威變得不純粹。因此,我們只能躲在後方。」

Raj站後方,仍被催淚彈的煙霧薰得流出了眼水,看現這樣的香港,他感到很是痛心。(曾梓洋攝)

參與集會 為示威者洗傷口

儘管少數族裔人士參與示威困難重重,Raj仍選擇站出來。6月12日下午,他來到夏愨道及告士打道一帶,站在人群之中,聽到有人高呼:「香港!」他便呼應:「加油!」並慢慢沒身於人潮之中,遠遠望去,已分不出哪個才是黝黑的Raj。

在警方發射催淚彈時,身於示威後方的Raj與數以萬名香港人一樣,被鎖於煙霧之中,雙眼湧出苦澀的淚水。他退到救護站淋水,然後便一直留在救護站,為其他受傷的示威者洗傷口。面對警察的步步進逼,他跟隨示威者一直後退至中環。直至晚上11時,滿身汗水的他仍在現場派水、食物、口罩等物資。Raj說,站出來的原因很單純:「香港是我的家鄉,我也有責任保護這個地方。」

膚色黝黑的Raj被人潮淹沒,與普通示威者沒有兩樣。(黃桂桂攝)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